会稽山风流记 | 其一

黄酒天下2018-01-11 09:22:23


导读


在我国的名山之中,就其历史文化的风流绚烂而言,应该无出会稽山之右者。像王羲之他们那样在山水之间流觞畅饮、抒情休憩,充分感受山林的美好、自然的情怀,已经成为现代中国人欠缺的一种审美能力。一篇《兰亭序》,在有限的尺幅中,包含了无尽的传统文化理念,而且使会稽山成为中国书法圣地,并铸就一个中国文化高峰。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这句出自《诗经·小雅》的句子,曾经被司马迁在《史记·孔子世家》中引用来赞美过孔子。会稽山峰林竞秀、山色灿烂、历史层叠、文脉辉煌……用“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来赞美会稽山,应当也恰如其分。



大禹与尧舜并称中国“上三代”圣王,他不仅治理了滔天洪水,还划中国版图为九州。大禹治水在九州留下许多传说版本,其中也包括会稽山旧志中的记载。


了溪


了溪

“禹疏了溪,人方宅土。”“谓禹治水至此毕矣。”这是录于宋嘉泰《会稽志》和宋宝庆《会稽续志》中的文字。我无从计算,大禹治水的故事从口耳相传到文字记载,到底历经了多少年代。在人们的印象里,大禹是一位近于神的人物,而在会稽山的禹井、禹穴、禹陵、禹庙、碑林,却能让你感受到一位圣贤的真实存在。

而会稽山旧志上说的大禹治水的“了溪”又在哪里呢?

了溪,在(会稽)县东北一十五里,源出了山,合县南溪流以入于剡溪。”(宋嘉泰《会稽志》)遗憾的是,我没能找到有关大禹治水更多的背景和细节文字,只为当地“石馒头”的传说找到了一个注脚:“禹治水,弃余食于江,为禹余粮。”相传,大禹在嵊州治水现场宣告治水结束时,民工们一个个欢欣鼓舞,情不自禁地把吃剩的馒头扔入山谷之中。于是,馒头变得像化石一样,这就有了“石馒头”的传说。


既然,大禹是一位有血有肉的圣贤,人们也关注他的情感部分。

“禹行动,见涂山之女,禹未之遇,而巡省南土。涂山氏之女乃令其妾待禹于涂山之阳。女乃作歌,歌曰:‘候人兮猗!’实始作为南音。周公及召公取风焉,以为《周南》《召南》。”或许,是《吕氏春秋·音初篇》最早记载大禹的恋爱故事。此时,三十岁的大禹看到涂山之女,可谓一见钟情。“候人兮猗!”涂山女娇又是何等的期盼呢?她唱出的,完全是发自内心的爱。然而,有情人又岂在朝朝暮暮?大禹一心治水,“冠挂不顾,履遗不蹑”,能够“三过家门而不入”。后来,《绝越书》(卷八)对大禹娶妻地点还作了说明:“涂山者,禹所娶妻之山也,去县五十里。”而“涂山,在(山阴)县北四五十里。”(宋嘉泰《会稽志》)

南方的梅雨季节,天像漏了似的。从绍兴冒雨去会稽山大禹陵,沿途纵横交错的道路、鳞次栉比的楼房,让我很难去识别大禹治水经过的“上涂村”“中涂村”“下涂村”。好在,远远地就看到大禹铜像矗立在会稽山的石帆山(上涂山)顶。会稽山,完全称得上是大禹的福地。他从这里出发,治水、封禅,事业步入巅峰。

最后,还在这里走向人生的终点。“禹东教乎九夷,道死,葬会稽之山……土地之深,下毋及泉,上毋通臭。疑既葬,收余壤其上,垄若参耕之亩,则止矣。”(《墨子·节葬下》)据当地人说,大禹在生前就把自己墓地规模形制设计好了。步入大禹陵,面对龙杠、拴马桩、石牌坊、神道、石像牲、禹庙,我依然能够想象得到两千多年前始皇嬴政巡游会稽山祭禹的威严雄仪。


“上会稽,祭大禹,望于南海,而立石刻颂秦德。”(《史记·秦始皇本纪》)秦始皇在秦王政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登会稽山祭大禹,不仅给会稽山留下了厚重一笔,也让会稽山多了一座以他命名的山峰——秦望山。

绕过禹绩台,淅淅沥沥的雨声伴着我膜拜大禹塑像。大禹铜像20米的身高,让我在雨中始终保持仰视的姿势。

由稽山书院和横山书院联合主办的“2016会稽山文化周暨第二届会稽山论坛”,将于9月24日至9月30日,在浙江省绍兴市举办。今年的论坛将邀请中央文史馆馆员、南开大学终身教授、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叶嘉莹先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多元文化特别顾问、北京大学中国画法研究院院长、南开大学终身教授范曾先生等人做主题讲座。文化周期间还将举办《稽山之光》雅集、稽山书院学友会成立授牌仪式等活动。敬请关注。




编辑:赵迪

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中国青年报》2016年08月03日文化地理版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出品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