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佩】防汛一线的“方大喇叭”——记奋战在老洲乡抗洪一线的区直机关工委书记方红华

铜陵市义安区老洲乡2018-07-03 09:59:10


方红华(右)与裴振彬雨中巡堤的背影

方红华工作笔记一角


方红华腿上的“防汛印”

当汛情不容乐观的时候,义安区防汛指挥部审时度势,从区直部门选派第一批22名有着丰富乡镇工作经验的领导干部进驻乡镇,参与防汛工作,方红华就是这其中的一员。

 

不忘初心,永葆共产党员先进性

六月石榴红似火,而比石榴更红的,是一颗牵挂汛情驿动的心。长江沿岸的江南小城铜陵水情告急,有人甚至在网上调侃“请到铜陵来看海”。

“那几天雨下得不停,老方当时在家里就自行准备好了牙刷、毛巾等生活用品和雨衣、雨靴、手电筒等防汛用具。”方红华的爱人江群告诉我,在还没有接到组织部调令的时候,方红华在家里面就已经作好了随时出发的准备工作。因为老方曾在洲圩区工作过七年,他时刻关注水位的涨幅。像一名战士一样,一声令下立即出发。

7月3日早上七点,方红华接到组织部通知,他作为派驻老洲乡指导组的组长,立即奔赴基层一线,参加防汛。在进驻老洲乡以后,服从洲区防指和乡防指的指派,工作组四人中的方红华和区交通局的张玉发同志驻点幸福圩,科技局的肖敢作同志和财政局的周桃福同志进驻成德圩。“工作组每位成员首先准确定位自己,把自己当作普通的一名共产党员,战斗在防汛第一线。”张玉发说,今年47岁的方红华已经有23年的党龄,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从他庄严地举起右手入党宣誓那天起,便牢记宗旨,不忘初心,永葆入党时的激情和热忱,以一颗赤子之心时刻展现共产党员的先进性。

7月13日上午,我来到“老洲乡幸福圩防汛抗旱东线指挥分所”准备拜访一下方书记时,乡派出所辅警王振峰告诉我“方书记与裴主任大清早就一道巡堤去了”。中间的桌子上摊开放着一本笔记本,我走过去看了一眼,王振峰告诉我,这是方书记的笔记簿,方书记是一个“透明人”,他的东西随人翻看,检阅,因为他是一个没有秘密的人。因为忙,方书记几天来没有记工作日志,昨天他深夜抒怀写下几行字。

我凑过去一看,最新的一页上面以遒劲的笔锋书写了这样一段话:“‘两学一做’,关键在做,要做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在防汛抗洪工作中最能检验一名共产党员是否对党忠诚,对组织忠诚,是否能履行党的宗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灾区人民服务。”

这是青松高洁的品质。我想。

“方书记干事认真负责,丁是丁,卯是卯,自己眼睛近视800多度,还亲自去清障、巡堤。”共产党员、民主村村民苏忠告诉我,这里的百姓都熟悉方书记,当年方书记在这里任职时,主要就是联系民主村,方书记善于做群众工作,他声音洪亮,村民们都昵称他“方大喇叭”。“到后面几天就变成了‘方哑喇叭’了。”乡公路站职工张马能补充道。

驻守在这里的老洲乡工会主席胡敬强告诉我,方书记来到老洲乡后,立即投入防汛工作,首先是清障,督促民主村的两委班子严格按照防指的要求,将民主村三条防汛地段(即民主村东线防汛地段、西线防汛地段、幸福圩防汛地段)所有的杂树、杂草全面清除,以便于查险查漏、发现管涌、滑坡、跌窝等险情,及时处置,其次是巡查值班值守,督促值班人员在查堤过程中,一定认真仔细,重点查低洼处、大堤的底部,发现问题一定及时报告。他一直在幸福坚守了六天六夜。后来又投入到疏散转移群众的工作中。

 

迎难而上,用真心细心耐心做工作

“昨天方书记还成功动员了31人。”

7月13日,老洲乡党委委员、组织委员董智慧告诉我,因为故土难离,也因为颇具自信心,有的群众对疏散转移工作不理解,所以该项工作开展起来并不顺利,而方书记走群众路线,有独特的工作方法,他在幸福圩坚守六天六夜后,被乡党委派到民主村担任群众工作组组长,他首先进行了细致的摸排,民主村现居住人口幸福圩内177人、大圩内727人,共904人,需转移的老弱病残幼人员共计269人,方红华用两天的时间,完成幸福圩48名群众转移的任务后,又通过四天的努力,转移了民主村大圩内128名村民,也就是说6天时间幸福圩和民主村大圩一共转移群众176人。

方红华熟悉老洲乡的一草一木,男女老少,他知道民主村村民苏样榜家开的小店是村民的“欢乐汇”,大家喜欢聚集在这里畅聊,所以他以这里为中心宣传防指3号令,后来大家一看到他就说“方大喇叭”来了,哄笑之下,疏散撤离的内容也熟记于心了。

方红华走村入户的第一户是裴永胜90岁高龄的母亲李氏,他与同事做了一个多小时的思想工作,详细地了解了她家里的情况,认为这个老太太不能被安置在集中点,一定要安置到子女家中,于是方红华拨通了她儿媳妇电话,将她用车安全地护送到她儿子家中。李氏一开始坚决不同意转移,她耳朵有点背,方红华就凑近她的耳朵“喊话”,耐心细致,告诉她应当与儿子儿媳团圆,尽享天伦之乐。老太太被感动了,伸出颤微微的手握住了方书记的手说,感动地说着“谢谢”。

幸福圩最低洼的一户是张开云老夫妻俩人,有七十岁左右了,为了家里几十只鸡,一直是不愿意转移。方红华带村干部上门耐心细致地做工作,并将他在碎石岭一所学校当校长的儿子张正球请回来做父母工作。方红华到半夜还在想着这件事,又请村委会委员金信林再次上门,与他家儿子一道去张开云家做工作。

不仅自己上门做群众的思想工作,方红华还发挥老村干部、老党员、老村民组长、老村民代表、教师五类人群的作用,用“三心”的办法做群众的转移工作,一曰真心,关心群众疾苦,和群众心贴心交流,详细了解转移群众家庭情况,及时与转移群众的子女取得联系,让子女回家接老人;同时及时与区安置办取得联系,建议一定要将群众安置好,生活照顾好,一定要让被安置的群众满意。二曰细心,对20位残疾和重病在床的群体,交待其子女,将其转移到高处居住,对其子女根据自愿,不作防汛人员安排,以便其安心照顾家人。三曰耐心,主要是有些群众对转移不支持、不理解的,不采取强行的办法,也不动用强行的力量强制群众转移,而是带领村里的几位老同志,一遍一遍上门做思想工作,直到让老百姓心悦诚服,心情舒畅地自愿转移出去。

 

以苦为乐,具有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

“到了老洲后,我与老方一道巡堤,做疏散转移群众工作,虽然有苦,有累,有不解,有误解,但老方常常给我们打气,他常说‘我们在幸福村圩内防汛,看到幸福两字,感到很幸福;与李树福同志在一起,觉得很舒服(注:谐音树福)’。”

在老洲乡司法所所长张诚的引导下,我找到了正在巡堤的方红华和裴振彬,裴振彬告诉我,这是一种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在方红华的小腿肚上,有一圈明显的印痕,这是“防汛印”,是因为长期穿胶靴摩擦肌肤而留下的印迹,“先是发红,然后发痒,最后就形成了印迹。不仅仅是这样,参加防汛的同志,脚上穿的鞋不透气,基本上都被捂出了脚气,痒得钻心,蚊虫叮咬更是家常便饭……”

“老裴,你也真是的,别讲这些了。”方红华扶扶眼镜说。中等身材的方红华头发已经明显偏长,看得出是忙碌间无心打理。谈起采访,他连连摇手,说我只是一名普通党员,只想着做好自己的工作。“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老洲乡工作过七整年,对这里的一草一木、老百姓,我都非常有感情。你要多写一写我们这个群体,工作是大家干的,乡、村两级担负职责的同志和大堤上与洪水抗争的同志们,他们才是老百姓的守护神哇!”

我找到了方红华口的“舒服”——李树福同志,民主村的党委副书记、村委会副主任,他说:“方书记是百事通、多面手,既能抓防汛,也能做转移工作。方书记与工作组的同志一道严守防汛纪律,从未请过假,从未私自回去,他儿子方征从大连海洋大学放暑假回来,方书记已经5个多月没有见到儿子了……”

“早上我们顺查了一遍,现在我们倒查一遍去。”方红华对老裴说着就走了,而这时候已是大雨如注。

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我拿起相机,拍了一张最美的背影。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