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40岁再听勃拉姆斯!——勃拉姆斯作品中的生死思考

高保真音响杂志2018-01-30 08:15:19

点击上方 高保真音响杂志 可订阅哦!


在勃拉姆斯以音乐表现人生苦乐的述说中,死亡主题是其中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这也是每一个严肃的艺术家都不可避免涉及的命题。而这种对生死问题的思考,在勃拉姆斯各个时期的作品中都有涉及。



《维特四重奏》

1853年,20岁的勃拉姆斯拜访前辈罗伯特·舒曼,舒曼慧眼识珠,对勃拉姆斯的才华大加赞赏。他在自己主编的《新音乐》杂志上撰文向人们介绍勃拉姆斯,并预言说勃拉姆斯将成为德国音乐的希望。勃拉姆斯感激舒曼的知遇之恩,正是舒曼的推荐,他很快在音乐界成名立足,因此,勃拉姆斯视舒曼为恩师。


但一年后,舒曼突发精神失常而投河自杀未遂,后被送入私人精神病院。勃拉姆斯得知消息后立刻赶到舒曼的家中,主动承担起照顾舒曼7个孩子的重任,他与舒曼的妻子克拉拉和孩子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1856年,舒曼去世,勃拉姆斯心情沉痛,第一次感到死神的存在,这促使他对人生进行了深刻地思考。


1878年德国著名画家伦巴赫作的《克拉拉·舒曼》像


在与舒曼一家人朝夕相处的日子里,勃拉姆斯深深爱上了大他14岁的克拉拉,克拉拉不仅贤惠文静,而且是当时少有的女性钢琴家。克拉拉的内心明白勃拉姆斯的深情,但她也知道他们之间还存在年龄、儿女和师生等他人看起来的障碍,所以她与勃拉姆斯始终保持着超出一般友谊的友情。不过,这样使得勃拉姆斯更加痛苦。


勃拉姆斯的《c小调第三钢琴四重奏》(Op.60)构思于1854年,完成于1875年,是勃拉姆斯写的最早、发表最晚的一首钢琴四重奏曲。它的写作时间正是舒曼发病到去世和他向克拉拉诉说衷肠的时期。许多年后,勃拉姆斯将这部作品送给他的朋友比尔罗特时写道:“我把这首四重奏纯粹作为一件古董送给你——它是穿蓝色燕尾服和黄色背心人的生活的最后一章的一幅图画。”后面这句话勃拉姆斯引用了歌德的《少年维特的烦恼》结尾处描写维特死去的词句。不要以为这是勃拉姆斯随便说说,这乃是他写作这部作品时的真实心境。勃拉姆斯在写给出版商的信中说得更清楚:“你必须在封面上画上一幅画:一个用手枪对准的头,这样人们对可以形成一个音乐的观念!”勃拉姆斯当时竟有自杀的念头,因此也有人把这部作品称为《维特四重奏》。


罗伯特·舒曼和妻子克拉拉


这部作品的第一乐章以沉重强烈的和弦开始,寓意着厄运袭来,随后弦乐走出焦虑不安的旋律,仿佛是一颗心灵在受煎熬。第三乐章的慢板,弥漫着忧郁低沉的情绪……不过,我更喜欢与这部作品同时构思的另一部作品——《第一钢琴协奏曲》,它们反映的情绪是一样的,但《第一钢琴协奏曲》更强烈、更恢宏和深邃,它是我最喜爱的勃拉姆斯乐曲之一。


《德语安魂曲》

勃拉姆斯对死亡有切身感触是在1865年,这一年二月勃拉姆斯的母亲去世,他的母亲比父亲大16岁,在家中慈祥善良,任劳任怨,她是家中唯一令勃拉姆斯感到温暖、依靠和挂念的女性。对于她的去世,勃拉姆斯心中的哀痛不言而喻,他陷入了深深地悲恸与思念之中。


勃拉姆斯决定创作一部《安魂曲》来祭奠母亲和恩师舒曼,经过思考,他没有按着传统天主教中的拉丁语经文写作安魂曲的唱词,而是采用了马丁·路德翻译的德语《圣经》中的章节,并且也没有加入传统安魂曲中“末日经”关于最后审判的描写。因为马丁·路德发起的新教对死亡的理解与天主教极为不同,新教否认了炼狱的存在,认为人的死亡是复活前的睡眠,是人类解脱痛苦的一种宁静状态。勃拉姆斯认同新教对待死亡的观念,从而放弃了对末日审判恐怖景象的描述,还在第五乐章加入了女高音独唱“母亲怎样安慰儿子,我就照样安慰你们”。这是勃拉姆斯对母亲的追思怀念之歌,情真意切,令人动容。


因勃拉姆斯的这部作品的唱词出自德语《圣经》,故被人称为《德语安魂曲》,亦作《德意志安魂曲》。它由七个乐章组成,整个乐曲表达的情感和寓意与传统的安魂曲有所不同,它体现了另一种关于生死的理解,即死亡是人类摆脱苦难而得到幸福的一种解脱,它是与上帝同在的新生命的开始,它并不阴森可怕,就如同你来到这世上一般。


我喜欢《德语安魂曲》,认为它是我听过的安魂曲中最朴实感人的,虽无惊心动魄的效果,但那宽广温暖的旋律和歌声,能让一个伤感的灵魂得到安慰,进入到一种平静超脱的境界。


《勃拉姆斯幻想》

在与勃拉姆斯交好的画家中,理解勃拉姆斯音乐内涵最深刻的,当属马克斯·克林格(Max Klinger)。早在1880年,23岁的克林格就与勃拉姆斯相识,当时勃拉姆斯是47岁,已写出《第一交响曲》和许多著名的室内乐作品,克林格将勃拉姆斯视为长辈和老师。年轻的克林格完全理解勃拉姆斯音乐中的悲剧情怀,还有他那流溢在古典曲式结构中的浪漫主义激情,而且对勃拉姆斯的内心也能颇心领神会。


克林格曾根据勃拉姆斯的音乐意境创作了一幅铜版画,在朋友圈中广为流传。几年后的1885年,出版商弗利兹·辛罗克找到克林格,请他为勃拉姆斯即将出版的两部作品《艺术歌曲集》(Op.96,97) 的扉页上创作两幅版画作品,克林格欣然应允。在此后的9年时间里,克林格对勃拉姆斯的音乐反复细嚼慢品,加上自己的感悟和幻想,创造了许多铜版画。


勃拉姆斯的好友,画家费尔巴哈1871年创作的一幅人像作品,现代的技法中透着古典的神韵



克林格认为铜版画这种黑白形式,最能单纯和强烈地表现勃拉姆斯音乐伤感与惆怅的情绪,他不断地修改作品,直到满意为止,就像勃拉姆斯写作他的音乐一样。他的这些创作一般不被外界所知,但勃拉姆斯知道,因为克林格向勃拉姆斯有所提及。


1894年克林格将多年积累的这些铜版画作品,精心制作了一本画集,在勃拉姆斯生日的时候作为礼物献给了勃拉姆斯。画集封面为牛皮革装帧,烫金题刻着《勃拉姆斯幻想》(Brahmsphantasie)字样,扉页上写着:献给我崇拜的勃拉姆斯先生,马克斯·克林格。


勃拉姆斯非常欣赏这些版画,在写给克林格的信中说道:


真是意想不到,我在你的画作之中看到了我的音乐,当我看着画面,仿佛音乐在耳畔响起,它就是我想说的话,你清晰地表达了出来,而仍然不失神秘感。我真羡慕你的绘画功力,我无此技能。但最终,我认为所有的艺术,都是由同一种语言表达的。


《勃拉姆斯幻想》共有41幅绘画,共分九个部分。第一、七部分为单幅绘画,其余部分由多幅画面组成,而且克林格在绘画之外还插入了勃拉姆斯音乐的乐谱片断,形成了绘画和乐谱并存的画面。


《勃拉姆斯幻想》的确很有深度,克林格有着学院派严谨规范的绘画功力,但他的绘画不拘旧套,他将音乐的理解和幻象结合起来,有一种挥洒自如、收放有度的艺术感染力,克林格的这种风格与勃拉姆斯有极其相像之处。


克林格的《勃拉姆斯幻想》中的第一幅铜版画《和弦》,画面充满神秘感,画面左边远处的山坳处,象征着死亡之岛,让人沉思浮想


克林格采用铜版画这种黑白对比的形式,极其恰当地表现出了勃拉姆斯音乐中孤寂冷峻的情调,而对于勃拉姆斯音乐中死亡主题的理解上,克林格也是颇有心得,表现得恰到好处。


《和弦》(Accorde)是画集的第一幅绘画,在这幅画中克林格巧妙地将死亡的主题展示出来:在波涛汹涌的海上,一位钢琴家在一座敞屋之上弹奏钢琴,一位女士陪伴。


他们的下面,两位演奏竖琴的音乐女神正在与一个恶魔争斗,借此寓意钢琴家的思绪在善恶之间博弈。在波涛起伏的海面上一叶小舟正艰难前行,而远方是高山峻岭,在两座山坳之间有一幢殿房,此景色让人想起了画家勃克林《死之岛》的画面情景,难道这小舟也要驶向死亡之岛吗?克林格此画的寓意颇深,但又不明确表达,显露出神秘性,其意味由观赏者自己体会吧!


画集第三部分《怀念》中的一幅图画,氛围之哀伤,可谓“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怀念》(Sehnsucht)是画集的第三部分,题目采用的是勃拉姆斯《五首艺术歌曲》(Op.49)中第三首的题目,表达的是单相思时思念与焦虑的痛苦情绪。其中的一幅画,颇有些“床前明月光”的意境,但人物姿态显出此景的情绪更悲痛凄惨,有一种痛不欲生的气氛。


《命运之歌》(Schicksalslied)是画集的最后部分,是克林格对勃拉姆斯的合唱曲《命运之歌》(Op.54)的幻想感受,由五幅绘画组成,其中一幅表达的类似“死神与少女”的主题:一位少女坐在开满鲜花的草地上,这时死神装扮成骑士模样来到身边,向她频频招手。这是死亡的暗示,任何美好的事物都隐藏着不安,甚至不幸,这就是所谓的人生无常。


克林格细致体会到了勃拉姆斯音乐背后的思绪和情感,关于《勃拉姆斯幻想》,他说:“我做的这些绘画,并不是描绘音乐,而是提供一些与音乐的灵魂相同的意象。”勃拉姆斯很欣慰这个忘年之交的朋友如此善解人意,他的那些关心了解他的亲朋老友都离他故去,唯有克林格还能倾心吐胆,他并不是完全孤单的。1896年克林格的父亲也离世,为了安慰好友失去亲人的痛苦,勃拉姆斯将这个缅怀和追思故人的作品《四首严肃歌曲》题献给了克林格。


《命运之歌》中的“死神与少女”,象征死亡的召唤


我认为,听勃拉姆斯未必要有足够的生活阅历,他的音乐充满温暖、宽怀和热情,虽有些低沉,但很耐听,能让你反复咀嚼,细细品味。勃拉姆斯音乐中深层次的问题,如死亡主题的表达,都是他博大精深的音乐中的一部分,也是他的音乐感人至深的原因。


我想,喜爱勃拉姆斯的人们会有比我更深的感受的。





…………………………………………………………


高保真音响杂志

微信号:HighFidelity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