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东方安澜文学2018-01-11 17:09:13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一

 

  一个木匠,半个铁匠。木匠家什,都是快刃,所以对铁刃,有很高的辨识能力。

 

  最常见的,是凿子夹灰。铁器冶炼过程中,在钢和铁融合的时候,中间层落了灰尘或其他杂质,致使在使用时,凿到硬货、或干脆坏时辰到了,钢刃会掉落下来;即使没有掉落,夹层中嵌进了木屑,也不能用了。如果凿子有七八成新,一般是可以到铁店里免费调换的。

 

  以前的铁店,是有人情味的,哪怕你对半成色的凿子,也可以帮你拿作坊里,放炉子里重新烧一烧,加点钢,收费低廉,堂倌也总是笑眯眯的。我刚学生意,就有几次,赶早市,把一大把旧凿子坏凿子拿铁店里去,让作坊里“錾”,也就是回炉刃口部位重打一下。

 

  二

 

  新的家什,不管是凿子、斧头,还是别的什么,使用前,要开刃。就是磨出刀刃的锋口。

 

  头遍开刃,是小徒弟的活儿。在粗砺的砂轮上磨出头刃,有些枯燥。有时候,蹲在磨刀石前,一蹲一两个小时,脑袋发胀脚底算麻,苦恼足,却只能硬硬头皮一声不吭,这是古法学生意的苦。

 

  头遍开刃磨熟,包括凿子的平面和斜面,二遍才有师傅在水磨青方砖上出锋刃。要把凿子刃口磨的刚刚好,有些技术含量的。钢火七八分旺,太旺易脆、太淡易软;脆了刃锋易碎、软了刃锋易卷,两相都不得好。所以第一次开刃,得老师傅把握,把握的好,凿子耐用,其他快刃家什也是这理。

 

  三

 

  衣不如新,铁不如熟。所谓用熟家什。世上的东西,独独这木匠家什,铁疙瘩玩意儿,它就六七成、七八成最好用。

 

  刀刃面,和凿子座身有一个角度,大致是45度。如果刃面薄,35度,行话称“磨的太嫩”,刃口易卷;如果刃面厚,55度,“太老”,凿子敲下去,木屑闷在孔里,不出屑不好用。这个刃角,凿子还好一点,特别是推刨的刨刀,对精准尤其计较,刃角稍微偏差,就不好用。不是简单的不好用,而是不好用到你抓狂。

 

  所以用家什,要爱护。正经木匠,家什常新。用久了的家什,是有灵气的。成色熟络的家什,有三个好:一是经历了初用后,没有了夹灰的顾虑;二是刃口的角度已经磨熟,钢火处于最好的时候;三是经过一段时间的使用,趁手了。

 

  四

 

  说来你不信,老木匠也会淬火。不过毕竟是木匠,跟铁匠隔了一个行当。牛逼不好乱吹。淬火的一般是凿子,小物件。斧头什么的,就没这能耐了。凿子用长了,钢火退了,老师傅有时会大发狂兴,一般趁冬天取暖,生一堆旺火,给凿子淬火。

 

  我看见的淬火一点不神秘。在旺火上,凿子刃那一头,烧的七八分红,然后马上浸在水里,“嚓”一声脆响,一阵青烟,就完成了。淬火,凭的还是对火候的掌握。你还别说,淬的好,真能使一把旧凿子起死回生。后来有了经验,浸机油里,淬火的效果更好一些。

 

  凿子旧,火来淬,能起死回生的,本来钢火就不错。一件家什,最难相的,就数钢火的质地。而且,这些能超级服役的旧凿子,十把里不知能不能挑出一把。

 

  五

 

  进入九十年代,街边走摊卖斧头凿子的多起来,价钱也便宜,好奇,就街边买了试试看。

 

  走摊的家什,都是洋货,跟铁店里的土货比,各有千秋。洋货用钢,异以寻常,我们不识,姑且称“混水钢”。现在猜测,可能是合成钢一类吧。这类铁货,没有夹灰一说。钢火还是有的,有的脆有的软,质量参差不齐,难得买得到好的。基本碰运气。而且走摊的飘忽不定,还没的换。

 

  新奇过后,还是去铁店里。再后来,对比下来,有些譬如刨刀、锯条、榔柱,还是街边的好。而且走摊上还有铝制的墨斗、铁质的曲尺、帆布的工具袋,极大的丰富了木匠家什。以前这些,都需要自制,耗时费力。老辈木匠看到,觉得你们选购现成家什没出息。木匠家什就是这样,有了现货,就不需要做了;有了对比,才有选择的丰富性。

 

  六

 

  洋货还有一个不好,有些行货,一看就是外行打作的。

 

  譬如斧头。洋斧头刚出现时是前后角对称,一看就是外行。这样的斧头实际使用起来,容易脱梢。因为甩出去用力,斧头重心集中在前面,你捏住斧头柄,斧头容易甩脱。土打的斧头,前角短后角撇出,甩起来重心后移,有后劲。

 

  土打的斧头,斧肚薄,斧身匀称,斧身造势卖相好,用起来削利。斧头,是木匠吃饭家什里的重要物件。起先,斧头用处极多,斧头也极考究。规矩的木匠,一把斧头拿出来刃口一划水线,斧身黝黑发亮。后来电锯普及,斧头的作用下降,除了凿眼时甩甩,用处不大了,洋斧头因为便宜,后来造型也改进了,才大有市场。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