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依然阴天的广州。

意匠2018-07-03 08:16:21

3月14日    阴天    广州




这里是依然阴天的广州。

今早出门时的绵绵春雨,把我的眼镜打湿了。我摘下眼镜,一路模糊地走到了地铁口。

又是那个拥挤的3号线。人群中有的低着头,有的正视前方,有的被电视上的广告吸引着。我跟着大队伍缓慢地前进,总感觉自己像个被俘虏的犹太人,正一步步地走进希特勒的毒气仓。越来越会挤地铁了,知道哪个车厢比较松动,到了哪个站可以有位置坐。“很会挤地铁”将是我们的又一大特长了,“安静”也会是我们的优点之一。车厢里的人都很安静,像被冻住了似的。列车正在高速地前进中,我静静地观察着车厢里的人,我猜想着里面有多少人是本地人,又有多少是外地人呢?当初他们是因为什么而离乡别井聚集到了这个城市。有的人因为梦想,有的人因为生计,有的人因为爱情……有的人可能是因为可以远离纷争。虽然家离广州不远,但我还是个异乡人。



哒啷……微信上弹出一句话——我要结婚了。

 “真的吗?”

 “真的!我好希望你能来。”

 “一定,一定。”

她是我认识十年的好朋友,在此之前我还没听到她恋爱的消息。

那一天,我做着她陪嫁的姊妹,看着她穿着美丽洁白的婚纱出嫁了,那么美,我看哭了。我们认识了那么多年,圈子总会有重叠。她和她以前的那个他,什么吵吵闹闹没有经历过呢。我看着他们俩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可能因为他们俩外形的俊美,我总抱着一个幻想,他们会像王子公主那样,拥有一个梦幻的婚礼。

大学毕业后,他却出国了。

两年后,她也嫁人了。她有一个超梦幻的婚礼。应了我当时的一句话,婚礼不搞得如此漂亮豪华,还配不上她的美!

我把照片发上了朋友圈,同学们看到了都纷纷点赞评论。但他没有。就如之前胡杏儿结婚了,可能没有太多人记住她老公的名字,舆论都一片倒地把焦点落在了黄宗泽身上。我自私地把自己代入,设想着他们的内心。我相信他们还很爱很爱对方,现在依然爱着,只是像好朋友那样爱着。

每个人都会有一个难忘的前任,回想起来会笑,也会心酸。各色各样的前任才能拼凑起现在的自己,很多都已经不联系了,不是没爱过,只是怕想起来曾经那么爱过,那么傻,那么天真。我还能不断看到他们俩会在朋友圈里互相问候,那么自然,也那么亲切。爱情,最后变成了友情,一种很纯粹的友情,比起那些骂骂咧咧“世上的男女没有纯粹的友情”,这些经历过爱恨情仇过滤的友情或许是至纯至真的。

他们婚后,也来到了广州生活。



上周末,朋友来我的公寓玩。她对我说,有一次她的朋友当着很多人的面在数落她,说她这个说她那个的,她在这里七八年了,还是觉得自己没有成就。我没等她说完,回了一句:“这个关她什么事?”她诧异地看着我。她是个很单纯的小女生,耳根软。她似乎很赞同别人对她的这一些说法。我倒不认为她过得有那么糟。在我眼里,一个会编导会拍照会修图,喜欢带人出去浪的善良女子,比起一身铜臭的玻尿酸更美丽和吸引。

因为专业的影响,学习过心理学。人们懂得“取长补短”是对自己的自知之明,人们经常的“炫耀”也是在求关注,说话很“酸”不过是力不从心的无能为力。我相信弗洛伊德的那套理论,也相信行为、语言可以表现人的潜在内心,更相信“相由心生”这句话。你有一张美丽的面孔,因为你有善良的内心。现实是很残酷,广州的房价也一天天在涨,可是善良什么时候也能像房价一样高居不低,这就是时代的进步了。



我选择结束安稳的固定工作,来到这个纷扰的大城市,没有想过我会遇到多少难题,这也许是我的一种天真。人人总说大城市好赚钱不好生活。老是有人用“现实是残酷的”来打趣生活,每个人都在世界里呼吸氧气,谁能轻松地过一生。下班回到公寓,身体是累的,精神是满足的。离开家的独自生活,有时会感到孤单。我打开了音乐,又像拥抱了另一个世界。在我离开家之前,我外婆总担心我在外面会被欺负被骗,总拿她在电视上看的那些新闻来给我讲课。我轻轻地说,新闻里的坏消息都是给我们对比现在的好生活的呀。在我们家族的长辈眼里我是个怪人,我也是一个很怕麻烦的人,所以我都不会去做过多的解释。不知道应该说是幸运还是幸运,我很幸运地依然活着。


这里是依然阴天的广州,雾散了,看到了广州塔。

这里是依然阴天的广州,独在异乡,不为异客。

这里是依然阴天的广州。




 

 

 

本文小编    意匠工作室    兔歪丝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