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是“解铃还需系铃人”,现在是“解铃还需藏铃人”,当然此“解”非彼“解”……

琴奇书话2017-12-08 00:25:28

看不完世界那么大  看一看琴奇书话


以前是“解铃还需系铃人”,现在是“解铃还需藏铃人”,当然此“解”非彼“解”…… 

文·摄影 ∕ 张阿泉

 

凡年代久远的人类生产生活资料,即便是微小之物(如邮票、电影票、火柴盒、电话卡),都具有“实证”意义,如把其中某一种用具“挖深井”式收集起来,便会形成“主题文化”,其意义甚大。铃铛作为特殊器物,亦早为少数有心人锐意穷搜。


2013年7月,淘铃人叶坚华在沪举办了一次“铃铛文化展”(展出了他10多年所觅1000馀种铃铛),上海市收藏协会会长吴少华评论说:“铃铛蕴藏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从人们的生活、劳动,到音乐、宗教,都有铃铛的身影”,“如今在中国收藏领域,铃铛收藏仍相对空白”。


填补这“空白”的人,除了上海的叶坚华,还有一位“恐龙级”铃铛收藏家,他就是我区著名方志研究编纂专家邢野。邢野“主藏”内蒙古地方志(拥有一座“内蒙古通志馆”),其铃铛收藏属“副藏”,大致与藏地方志同时起步,时间跨度逾40年。最初是无意散购,渐成规模后便刻意聚拢。至今,邢野所藏铃铛达4000馀种,蔚成大观。

 

因音乐与铃铛结缘


邢野早年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1971年他从内蒙古清水河县乌兰牧骑调入呼和浩特市文工团,主要做器乐演奏与研究(铃铛属打击乐器),慢慢与铃铛结下深缘。



邢野先生在向记者“解铃”



邢野先生的内蒙古通志馆内,到处都摆放着他所收藏的各式铃铛。


邢野是一个“以藏为生”的人,具备特殊搜索禀赋,这种能力在收藏铃铛上亦得以尽现。任何时间地点,只要是发现了他不曾见过、不曾得手的铃铛,“必欲取之而后快”。他所收藏的铃铛,质地多样,主要包括金、银、铜、铁、铝、陶、瓷、玻璃、景泰蓝、水晶、玉、石;功能多变,入乐为乐器,入宗教为法器,入劳动为工具,入生活为饰物;造型多态,包括圆形、方形、六棱形、八棱形、建筑物形、鱼形、钟形、烟斗形、戒指形、绣花鞋形、石榴形、元宝形等;工艺多法,包括铸造、焊接、打磨、镶嵌,也有用炮弹壳、钢盔改制的;发音多色,或含胆或悬舌,以摇晃、撞击或风动方式发声……清晰再现出铃铛的演变发展史。


铃铛背后是整个生活


邢野认为:“铃铛与人生关系紧密,一个人活在世上,从出生到百年,不分贵贱、长幼、男女,也不分地域、民族、国籍,有谁可以离开铃铛?谁都离不开。”


关于铃铛的文化特质,邢野在长期寻觅过程中体验深刻,约略可总结出以下几点:

其一,铃铛是打击乐器鼻祖;

其二,铃铛可测朝代兴衰(构造巧、声音好、鎏金嵌银、传世多的铃铛多产于强盛朝代,反之则产于没落朝代。因古代金属少,如非盛世,金属多用于制武器、造锅、铸钱币,便无多馀金属做铃铛)

其三,铃铛涉及造型学、美术学、音响学、文字学、冶炼学,是“文化综合体”(铃铛以纯圆、椭圆形直筒居多,因中国人“尚圆”,圆形也最坚固抗压;筒短壁厚收口则音高亢而紧,筒长壁薄开口则音低沉而泛;铃铛多铜质,身上多有阴阳刻图案与镌字,传世老包浆自然熟旧黄亮,磨损自然,可资鉴赏与考证)

其四,铃铛具有提醒、容器、信物、娱乐、审美之功(较大的驼铃,既可防掉队,又可遣寂寞,翻过来还可当水桶;铃铛上有姓氏、字号,凭铃铛可查验货物、邮件;铃铛清音悦耳、不吵闹,有共鸣和泛音,可增添生气、灵气、地气)



邢野先生收藏的好大一枚驼铃,形制雄伟,敲击有声。据他介绍,这种驼铃除了防止骆驼掉队、点缀驼道寂寞,还可倒过来做盛水的容器。


其五,随着历史变迁,铃铛逐渐从生活用品演变成吉祥、祝福的代言。


无人能解的“铃铛情结”


40多年来,邢野“心系于铃铛”,用力甚殷。常言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而他心中强烈的“铃铛情结”无人能解。邢野长期奔走各地,每到一处,总要先去古玩市场淘铃铛,经常是倾囊而购(没钱时甚至拿手表去换)


铃铛是草根藏品,普通的只几元钱,但贵的也有数千元,并不富有的邢野像老太太买菜般讨价还价,但有时亦果断“出血”(他曾淘到一对儿辽代契丹族铁质鎏金缕凤铃铛,费3600元),因他明白“这个东西是可遇不可求,错过就没有了”,必须抓住机会。他曾在街上发现一个人自行车上有一个别致的拉铃,商量许久人家就是不卖,最后他干脆花50元买下了自行车;他还看中过一个卖牛奶人吆喝用的摇铃,对方说“这是吃饭的家伙”,不肯卖,经过软磨硬泡也终于得逞。



邢野先生收藏的一对儿辽代铁质鎏金风铃


不少媒体报道过邢野的“铃铛传奇”,他也总向记者阐述自己对“铃铛文化”的根本理解:“没有铃铛,这个世界是寂寞的,人类的历史也要改写。铃铛都经由z不同时代的人抚摸、把玩过,它们身上承载着厚重的历史。”



2013年11月24日上午,邢野先生在接受内蒙古电视台的采访。



著名乡邦文献研究专家、收藏家邢野先生在繁忙的工作之馀“发呆”,他有一个精彩观点“野史往往就是正史”。


2007年6月与8月,邢野先后获内蒙古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的“民间收藏大师”和“铃王”称号。目前,邢野的“铃铛梦”仍在继续,以后计划建立一座专门的铃铛博物馆。




  张阿泉简介  


资深媒体人、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内蒙古第二届“十大藏书家”之一,主张并践行“博览群书与实地调查并重”,著有《躲在书籍的凉荫里》、《慢慢读,欣赏啊》、《书读长城外》、《碧绿与蔚蓝》、《把心放进一个嘎查》等十数部非虚构类“野味”小书,习惯用“文”的语言表述“野”的内涵。

编辑:常羽

琴奇书话 ∣ 一个有逼格的文化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商务合作/投稿

1148748891@qq.com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