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川访谈:叩拜老庄,赐予我人生智慧

晴空万里南飞的燕子2018-04-15 19:57:13


 

叩拜老庄,赐予我人生智慧

作者:灿川

 

朝晖透过清晨的薄云,斜斜的射在庄严的红墙碧瓦上。此刻,沐浴灿烂的阳光,我行走在《天静宫》的宫墙院落之内,只见,楼阁丹红,轩窗掩映在晨光中,幽深的宫墙内,房屋列在两侧,曲室幽然,玉栏朱楯,回廊连属。宫观尤为壮观,老君殿居中,高大庄严,宫中一道道殿阁,林立其中,松柏交翠,庄严肃穆,气势非凡,富丽堂皇,庄重大方,气魄宏大,具有古色古乡的味道,琉璃瓦在晨光中,闪耀着耀眼的光辉,好壮观的《天静宫》。

 


而我此行的目的,就是拜访老庄涡阳的故里《天静宫》。曾经仓海难为水,对太上老君---老子,并不很熟悉。行走在人生的路上,半辈子的人生,我并不知道老子《道德经》的大智慧,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匆忙的人生天命之路,遇到庄子,大有闭目塞聪的感叹,而似乎这个历史节点,我才知道逍遥的重要性。

 

—1—



 

人生的一个十字路口,让我有幸来到老子、庄子的故里,来叩拜2500年前这两位哲学家、思想家、文学家、道家的创始人和继承人。

 

半生奋斗的人生之路,时常感到疲惫,倦意,像是没有尽头的一趟旅行,奔波而劳累似乎才是此行的目的,昏昏然的跟随时代的列车前行。

 

天命之年,遇到老庄,荣幸之至,不断求索的路上偶遇,亦是必然。走过豆蔻年华,跳过花信年华,跨过不惑,迈入天命之年。历经过人生的春、夏,尝过人生的酸甜苦辣,面对这个物欲洪流、急功近利的社会,而今,能够静下心来,探寻一下“道”,明白一些老庄的人生智慧。也许,这是与老庄的缘分,亦是天意。

 

就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且美好的一天,怀揣崇敬之心,往涡阳《天静宫》、蒙城的《庄子祠》跪拜老庄。




《天静宫》也俗称《老子庙》,坐落在安徽省涡阳县涡北街道的郑店村,游人并不多,香火并不旺,寥寥的稀稀落落的几处行人,偶有人烧得几把香。


我不知晓,天地之间是否可以通过时空传送智慧;我不知晓,我的一烛香是否能够让2500年前的老子感受到,我的虔诚尊崇;我不知晓,老子铜像前的跪拜,是否能够表达得了我对老子的崇敬。

 

我只知道,此后,我要认真的阅读《道德经》;我只知道,此后,我要实践下老子的智慧;我只知道,此后,我要学习庄子的智慧;我只知道,此后,我要悟悟“道”。

 

—2—

 


 

曾经在这个夏天,前往吉林《五龙宫》访过“道”,参见了《五龙宫》的张道长,那是机缘。只是这次与《天静宫》李诚明主持擦肩而过。

 

那是在《天静宫》里,我已经看罢《天静宫》的主持经历。拜过老子后,跟家里的先生驱车赶往隔壁的《老子博物馆》。博物馆就在《天静宫》的东侧,只见小土路旁长满了茂盛的荒草,远处有些农村大片的庄稼和一些刚刚拆掉的一些房屋。一处很古旧的四合院落的古建筑矗立在此,房子显得破旧,秋日的杂草掩映在院落的四周。我心里似乎有些悲凉的感觉,一看便知,《老子博物馆》少有人访候。似乎,这经济社会里,一切都在为金钱奔忙和劳碌,忙碌的人们,已经忘记了我们祖先的智慧。

 


博物馆与西面红砖碧瓦的《天静宫》,形成鲜明的对照,怎么看,都不像我心里的博物馆,如果不是上面写有《老子博物馆》,这里很像是一大户人家久远的民房。大门已锁,已近中午,没有游人,心里正在感叹,见远处奔驰而来一辆车,开到博物馆前停下来,家里先生问道:“博物馆的人哪?中午不开啊?”,我见那穿长袍的道士转过身来说“中午回去吃饭了。一会会来。”我见到一个眉清目秀约三四十多身穿道服的中年人。

 

只是此刻没去多想,我想或许就是《天静宫》里面的一个道士吧。他径直向前走,我才发现,这是天静宫的一个东侧门。回过神来,他已经走进了宫内。

 

—3—

 


 

这时,从远处近乎小跑一样的速度奔过来一个人,似乎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忙忙的对我们说“我刚刚走出去,见到你们开车过来,我又急忙的往回赶。”先生问:“刚才那个开车的是《天静宫》的道长吧?”他答:“是的。”

 

我埋怨先生“是道长啊?你怎么不早告诉我,我好跟他聊几句,跟他聊聊道。”先生说“我一看就是道长,看那气度非凡的感觉,怎么可能是平常人哪?”我心里这个后悔,与《天静宫》道长擦肩而过,竟没有聊上一句话。

 

倒是《老子博物馆》的看门人,很是令我们欣慰,进了博物馆的大门,这是很久远的老宅子,让我想起庭院深深的话来。大中午,只有我跟先生两个人,这让我想起几次去过的杭州《灵隐寺》,人挤人,人挨人,人碰人,那旺盛的香火,似乎人们都在祈福平安,祈求进财,祈求幸福。而这样来《天静宫》、《老子博物馆》,祈求智慧的或许还不多见,从这寥寥的游人就可以看出来,人们似乎对古人给我们留下的智慧,并不想祈求的太多。

 

看门人,带我们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看过来,每个房间里都是这《天静宫》附近出土的一些有关的文物,柱础、残匾、石碑、陶灶、石神像、青铜器等等,五花八门,林林总总的出土文物,这些文物在述说着两千五百年前老子时代的过往:在涡阳这里,出了一位伟人,写了本《道德经》,最后,驾着青牛去了。留给我们的是5000多字的《道德经》,是与宇宙、天地、人生的有关“道”,这智慧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精髓,思想博大精深,散发着人类智慧的光芒。

 


我们想感谢一下《老子博物馆》的看门人,给他一些钱,他怎么都不肯收,口里一直在说“我们这里有规矩,不能够收游客钱的。”一直是觉得这一方水土,或许是曾经历史上有老庄的关系,人都那么朴实,那么厚道,那么的淳朴。

 

—4—

 


 

《天静宫》的“道之源展厅”,看到的“伟哉老子”,这位2500年前的仙风道骨,留给我们的是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大到人生的智慧,是一本天书。而我,荣幸之至,在这个二十一世纪的这个节点,我瞥了一眼:“道法自然”“无为而治”“上善若水”“知足常乐”“见微知著”等等人生的智慧。

 

也许,有人说,人生的秋季,或许只有吃好、玩好才对。但是,人生的四季,你能够说是春天重要,还是夏天重要,亦或是秋天更重要吗?一直觉得,人生之秋,也是一个播种的季节,也许会有收获,就像冬小麦。也许不会有收获,就像深秋栽的一株小树,抗不过冬天的寒冷。但是,大千世界,谁都难以说有没有来世,一切玄之又玄,皆在宇宙天地之间的道中。

 


也许,来世再来的时候,我们能够凭借着这些模糊的记忆,来找回我们这世的智慧。就像,2500年前的老子,谁能够想象到,透过时空,他的智慧,能够在地球上蔓延。这智慧,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改变着我们的世界,统领着智慧人的思想天空。五十年前,我这里一条微信,你那里立刻就看到,这岂不是天方夜谭?这或许也是“道”,在主宰着。


—5—

 


 

拜别看门人,初秋的午后,淮北平原大地,绿油油的稻田地,一片一片的深绿色玉米地,蓝天、白云、微风,都感觉那么亲切,似乎都在庆贺我的这次遇到,遇到老子,碰到庄子。一路风尘,赶往《庄子饲》,我想在庄子的故里蒙城,尽快的拜访庄子,我知道,“道”,离不开庄子的继承。

 

当我真真切切的跪拜在庄子像前,似乎心也跟着逍遥自在起来,庄子有关的人生智慧故事:《鲲化鹏飞》、《庄周梦蝶》、《庖丁解牛》、《大瓠无用》一直在脑中萦绕。

 

这样美好的一天,行走在淮北平原大地上,犹如鲲鹏一般,心飞上了九天。

 

谁说智慧不能够穿越时空,当《道德经》,当《庄子》两本书捧在我手里的时候,似乎感知老子和庄子就在我面前,娓娓跟我道来,尽管有些难懂,可我依旧是想听懂他们的语言,“道”是什么?何为“逍遥”?何为老庄的智慧?

 


感觉老庄的书,沉沉的,重重的,也许,我半生都读不完,可还是想读一读。恳请老庄,赐予我人生智慧。

 

2016年9月20日


 

     




作者简介


李燕。笔名灿川、晴空万里-南飞的燕子。资格证书:全国监理工程师,一级建造师,安全生产教育师资证书。爱好:文学写作,旅游,心理学。现已出版《建筑工程监理从入门到精通》《建筑施工项目经理从入门到精通》《从大学生到监理工程师》《建筑工程项目业主代表入门》由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发行,可以到各网上书店及各新华书店购买。


更多作者原创,请点击“阅读原文”,进入作者微信平台。


 


咱们村山货大集

打造舌尖上的长白山

美味的营养  吃出的健康

邮箱或电话:[email protected]

《咱们村》原创媒体

第605期


长白山下第一湖白山湖,家乡人的资讯平台:文学原创,生活百科,旅行摄影,山货特产。咱们村--地球村,让咱们村走出深山,让世界认识咱们村!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