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恋歌

马小磨2018-07-03 18:39:14

 秋日恋歌

马小磨

秋雨过后,田野里的色彩逐渐丰富起来。灿烂的黄、深沉的绿与成熟的红,似乎对秋色分外怜爱,错落有致、彰显斗艳。

驱车走向野外。一路所见,白杨树比夏日里挺拔了许多,枝干上的叶子由于秋雨的缠绵已所剩无几、光泽不复,然而却舞动得越发热烈与奔放。难道它们不知道自己不久将在风中飘落吗?

阴霾过后,碧空湛蓝、高远,阳光也更显顽皮,明亮地晃着人的双眼。包谷地里,忙碌的人们早将玉米棒子掰走,只剩下来不及收割的青中泛黄的包谷竿。那低垂的长叶,在散发着泥土芬芳的轻风中簌簌响着,似乎在回忆,也似乎在低语诉说着丰收的喜悦。

转过来,便是一片片平整的田地。翻犁过的土地里,白色的秸秆茬毫无规律地立着。人的心情忽然随之好转,或许秸秆的“立”正给人以启示,给人一种精神吧?不管经历怎样的“翻犁”,但始终要“立着”,因为生命曾经茂密与辉煌,必然要傲然展示给世人,哪怕只有几日。

远处,时时传来突突的声响,原来是村民开着拖拉机正在平整土地。机身后,大都拖着一个犁耙。随着地形,村民不时转动着方向盘,有的随着车身的摆动不停扭动身体;有的在转弯处回头看看车身后的犁耙,直到它安然转过弯道。犁耙过后,田地里留下道道浅痕,土壤变得十分细碎平整,在阳光中蓬松着。农妇便沿着浅痕走在蓬松的土壤上,左臂挎了一个提篮,右手不时从提篮里抓上一把化肥撒下。地头停放着两三辆摩托车,也有顽皮的孩童会提着小箩筐在附近玩耍。这一切都显得温馨、安详,柔柔地暖在人们心间。秋带给他们的,应该不会有阴霾,只有希望吧?不然怎会如此安然?

乡村附近,道路两旁早已布满晾晒着的一块块玉米和黄豆。村民在临靠行车道的边缘摆放了一个个酒瓶和石头,围成了一个半封闭的圈。他们便在这圈内忙碌,不时用木锨从这头推向那头,将成片的玉米或黄豆推开成一排排的沟壑状,再转至另一方向,继续前一动作。

尽管晨风微凉,他们额头上却已渗出汗珠,古铜色的脸上被金黄的玉米粒和黄豆映照着,挂满笑容。这笑容如流淌的河水,缓缓地浸入心田,感染着身边的人。此时,闻着淡淡的谷香,整个身心都充盈着说不出的惬意。前方不远处,几堆花生秧、玉米杆垛子零落地靠在路边,三两只母鸡躲在垛子旁边觅食,兴致很浓,夸张地用爪子刨土,继而低头啄几下。周围十分安静,母鸡的扑翅、啄食声清晰传来,使人恍若隔世,感觉时光停滞。


车渐近,未敢鸣笛,发动机声响却已惊得母鸡四处逃窜,让人突然想起李清照“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的场景。正感叹着,车已驶远,出了村落。

村外种着几排杨树,笔直笔直的。因为秋雨的缘故,叶子并不茂密,却也并不干枯。迎着光的叶子周身透亮、薄若轻纱,绿且黄亮;背着光的叶子依旧墨绿,虽不惹人注目,却留给人们一片深沉与遐想。车行树移,随着视角的转换,几排杨树相互交错,叠影重重,加上黄亮与墨绿的叶片,景致更加扑朔迷离、娇媚无比……秋韵正浓,一派祥和。

我忽然惊叹起来,理解了秋的美丽。原来,秋赋予世间万物的是一种平和、内涵,一种成熟极致而不张扬的艳丽。这种艳丽必须经历叶的离开和时间的历练,这或许就是黄叶热烈奔放地舞蹈之原因吧。

 

 



作者:马小磨,简约女子,喜画与诵读,也喜温暖的字。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