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盲眼突能见光明

善缘护生2018-04-15 17:20:59

我在深圳生活多年,1998年就会背诵《大悲咒》,但多年来并未对佛教做进一步了解。

去年年底,经我们商场茶叶专柜一位许姓师兄介绍,我结识了刘师兄,那几个月我就一直和他去放生。认识他一两个月时,我学佛就开始精进了,随后又认识了久闻大名的黄师兄,通过他的讲解,我对佛法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和理解,从此就一直参加黄师兄在初一和十五组织的放生活动,也常常参加佛教的其他活动。

2005年那年,父亲66岁,在山东老家安居,他是行医几十年的老中医,当时已离休多年。他喜欢喝酒,在那年的920日左右,因我要回家商量结婚的事情,他一高兴就和老同事喝了很多酒,第二天出去办事时发现眼前有蝴蝶飞。根据多年行医经验,他知道自己可能是大脑有问题,就叫我弟把他送进了医院,经检查是脑血栓前期,还没完全形成,就马上办理了住院手续。可是,出院后留下一个后遗症,医学上称为偏盲症。他曾是医生,知道现代医学对于偏盲还束手无策,医院的医生也说这病至今都没有治愈的个案。

2006年春节前,他来到深圳,一是和我们聚聚,二是可顺便去广州看看病,看看有没有希望遇到在国外有治疗经验的医生。我将父亲的病情告诉了许师兄,她送了我一部《地藏菩萨本愿经》和一部《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让我读给父亲听。当时我觉得《地藏经》太长,读了几部没坚持下来,《心经》我则在每天早晨起来诵给父亲听,父亲闭着眼用心地去听,同时也天天坚持去锻炼,我还买了补充钙质的保健品给他喝。

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将父亲的病告诉了黄师兄,他给了我一张光盘,我一看,又是《地藏经》,黄师兄说,让我父亲看三个月,会有好转的。我让父亲看《心经》和《地藏经》的同时也看光碟,父亲眼睛不好看起来很费力,但还是勉强去看。我不但初一、十五去为父亲放生,有时周末也去为父亲放生。结果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见效了!

那是今年3月份的一天,我们一家去珠海旅游,晚上回来的路上,大约七八点时,父亲说:

“我怎么感觉右眼好像能看清楚了。”我当时没在意。第二天早晨,他起来就能看报纸了,以前他看报都是拿着放大镜凑着报纸看,而现在他无须借助放大镜,也不用凑得太近,总之就如常人一样地看报纸了。

接下来还有更意外的惊喜,父亲右胳膊拐弯处有肌肉萎缩的症状,已经好几年了,他的眼睛好了没多久,肌肉萎缩也逐步好转了,他的右肩膀多年来都是麻木的,右手臂无法抬高,有一晚上,他做了个梦,手突然一猛伸就听到“喀”的几声,他的肩当时就非常轻松了,现在也能抬起来自由活动了。

离开深圳回山东前,父亲梦到了地藏菩萨,光头,拿着金锡,坐在他的床边,好像想对他说什么,但又没说,然后就突然醒了。当时我爸还不好意思跟我讲,怕我怀疑他说假话。他回山东老家后,可能没有经常看《地藏经》,但时常看《大悲咒》的VCD和《心经》,这我是知道的。

这些事发生在我父亲身上,确实是一个奇迹。佛法真是不可思议!

广东深圳吕明德2007-12-23

文:摘自《地藏王菩萨感应录》。

图:来源网络。

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涉及侵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会及时处理。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