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天下:文艺复兴时代的意大利军事一瞥

明眸启智2018-02-12 06:46:53

“上帝的敌人,没有仁慈和怜悯”。


直到近代,意大利只是一个地理名词。


由于中世纪中后期教皇与神圣罗马帝国两百多年的对抗,意大利形成了皇帝党和教皇党两大敌对派系。派系斗争、地方自治以及贸易路线争夺等因素驱使下,亚平宁半岛上的战争绵延不绝。到了文艺复兴时代,佛罗伦萨共和国、威尼斯共和国、米兰公国、教皇国和安茹王朝的那不勒斯王国成为主要的割据政权,另外还有数十个相对较小的城邦和市镇。政治分裂与军事冲突为雇佣军的滋生泛滥提供了温床。


供需两旺

频繁的战事令意大利传统的民兵和封建骑士越来越力不从心。地中海贸易积累起巨额财富的意大利诸国招募“职业军人”不但经济上可行,而且将城邦公民从军事义务中解放出来,充分发挥其在贸易、商业、手工业和金融领域的比较优势。民兵和骑士组成的军队虽然也有胜绩,但召集过程缓慢,服役时间有限,军事素质参差不齐。雇佣军则可以随时应战,而且有丰富的作战经验。民兵往往难敌重装骑兵的冲击,雇佣军步兵在实战中获得的经验以及良好的协同配合,足以战胜重装骑兵。百年战争(1337-1453年)开始后进入意大利的英国长弓手也需多年训练才能胜任。


1260年的蒙塔佩尔蒂之战是意大利雇佣军历史上的转折点。托斯卡纳地区的佛罗伦萨和锡耶纳分属教皇党和皇帝党,势不两立。前者的三万大军在蒙塔佩尔蒂遭遇锡耶纳的两万人联军。兵力占优的佛罗伦萨一败涂地,锡耶纳雇佣的几百名德国骑士功不可没。文艺复兴的伟大诗人但丁在《神曲》里提到了这场战役。此前,意大利仅有少量来自德国、法国和本土贫困地区的雇佣军。此役之后,雇佣军的能力被广泛认可,数量在中北部城邦日益增加。


蒙塔佩尔蒂之战,教皇党与皇帝党的军队


十四世纪上半叶,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亨利七世、巴伐利亚的路易维格和匈牙利国王路易一世相继领兵入侵意大利,导致外国雇佣军激增,德国人、弗兰德人、匈牙利人在意大利军队中比比皆是。但丁曾认为亨利七世是意大利的救星,相信他会带领四分五裂的意大利走向统一,不料1313年亨利七世在锡耶纳突然去世。这一时期产生了很多著名的雇佣军军团,大多数指挥官(condottieri)不是意大利人。1339年米兰维斯康蒂家族的罗德里西奥获得维罗纳人资助,创建了由德国人组成的圣乔治军团(Company of St. George),这是第一只意大利人领导的雇佣军军团。1342年沃纳。冯。乌斯林根组建了德国人的伟大兵团(Great Company),主要兵种是重装骑士,实力最强时有一万军人以及两万随军人员。乌斯林根以凶残著称,他的胸甲上刻着“上帝的敌人,没有仁慈和怜悯”。


《布勒丁尼和约》的签订标志着英法百年战争第一阶段(1337-1360)结束,大量失业的英国、德国、勃艮第、普罗斯旺的雇佣兵翻越阿尔卑斯山来到意大利,包括英国人约翰。霍克伍德爵士。白色军团(White Company )成立于1362年,由英国人、德国人和后来加入的匈牙利人组成,初期由德国人阿尔伯特。斯特兹领导,规模最大时约有五、六千人,最惨时两百多人。霍克伍德长期担任白色军团的指挥官,曾受雇于比萨、佩鲁甲、米兰、教皇、那不勒斯、帕多瓦和佛罗伦萨,是意大利历史上最著名的佣兵将领之一。



雇佣军是门好生意

意大利语condottieri本意是签约人。雇佣军为雇主服务会签订军事合约,于是condottieri就用来指雇佣军和雇佣兵将领,本文主要取佣兵将领的意思。condottieri领兵打仗就是一门有利可图的生意,基本不考虑政治理念和派系之争。雇佣军军团之所以叫做company,不仅是指军事单位的连或团,也表明雇佣军的公司性质。很多组织成熟的军团比如白色军团,会雇佣会计、秘书、银行家、律师、公证员等专业人员,完全就是一个现代商业公司,而condottieri本人甚至可以称为军事企业家(military entrepreneur)。


一个军事服务合同(condotta)包含很多条款:防御还是进攻,军事行动的时长,士兵总数,兵种配置,武器、马匹和大炮的数量,供给保障的方式,甚至佣兵将领的妻子孩子作为人质的期限,谁拥有法定的下令权,如何分配战利品等,事无巨细都囊括在内。早期最常见的合同多是三个月(有时加上三个月的延期),这是一个意大利传统军事行动所需的时间。


雇佣军能成为一个行业,吸引没落贵族、骑士和农民加入,除了冒险、荣誉等因素外,平均收入也不低,即使不考虑敲诈和劫掠所得。十五世纪初,佛罗伦萨一个典型雇佣军人的收入略低于熟练工人,大约是一年40佛罗林,普通体力劳动者的年收入是20到25佛罗林。1371年教皇格里高利十一世为一个战斗单位(5个人)支付月薪18佛罗林,到1404年减少到15佛罗林,1430年暴跌至9佛罗林。收入下降的原因可能是十四世纪中叶黑死病之后人口恢复后导致本地雇佣军供给过剩。下面的清单更能说明雇佣军较高的收入待遇。


1349年佛罗伦萨军人与政府雇员月收入比较(单位:铜币,1佛罗林=64铜币)


除了最高级别,大部分军人的收入都高于当时的公务员,最高的德籍雇佣军骑兵队长月收入高达1,920铜币(相当于月收入30佛罗林),比政府高级官员还高,最普通的盾牌手也比厨师和军队招募负责人收入还高(虽然有点不可思议)。这个工资单里没有指挥官的收入。1381年霍克伍德为佛罗伦萨效力时,他的年薪是4,000佛罗林,而当时佛罗伦萨工资最高的文职官员科卢乔•萨卢塔蒂,一年只有100佛罗林。早期的薪水支付是委托给雇佣军将领,雇主相信他会按月发给其手下,但在巨额资金的诱惑下,有时雇佣兵工资会被指挥官克扣甚至侵吞。除了工资,雇佣军将领的合法财富来源还很多,社会地位很高,后面详细介绍。(*最高执政官的收入不是他一人独有,包括了38位随从、助手或亲属)



雇佣军如何打仗


意大利雇佣军的基本作战单位叫lance(直译为“枪”)。一个枪最少由三人组成:一个骑士、一个军士和一个非战斗的侍从组成。在早期,骑士尤其是英籍雇佣军团里的骑士经常下马作战,其作用相当于步兵。大多数意大利的骑士宁愿保持骑兵冲击的传统方式。三人枪有时配备一到两个长弓手或十字弩手,这样就可以变成五人的枪。五条枪可以组成一个桩,五个桩就构成一个中队。一般的雇佣军团至少拥有50-100条枪。军人通常有很好的坐骑,因为意大利的养马知识在欧洲最先进。


意大利骑兵


意大利的步兵发展经历了反复。纯粹的步兵被认为易受攻击,很长时期步兵只负责守城,较少参与野战,除非是十字弩手。他们大多数并非雇佣军,是传统的意大利民兵。十五世纪中期以后步兵又受到重视。一部分有良好盔甲防护的成为重装步兵,另一部分则在军队里充当射手,使用手铳(handgun)和火绳枪(arquebuss)。十五世早期,轻骑兵出现在意大利战场,主要用于侦查和追击败军。十五世纪后期,威尼斯人长期雇佣的希腊和达马提亚轻骑兵,甚至土耳其的轻骑兵,开始为其他意大利城邦效力,也承担了更多作战任务。他们的武器种类很多,包括长矛、可投掷的短矛、锤,曲线性的刀剑、十字弩和盾牌。


很多雇佣军使用百年战争中名声大噪的长弓,但长弓手培训时间很长,后来十字弩改进后就可以取代长弓,因此意大利使用十字弩较普遍,利古里亚地区的十字弩手技艺尤其精湛。十五世纪下半叶,手铳引入意大利,军中十字弩手减少。手铳生产很容易,但杀伤力不大、不方便使用。本世纪末期,火绳枪渐趋成熟,准确性和威力都远胜手铳,后者遂遭淘汰。十六世纪开始,在米兰、教皇国和威尼斯等国,火绳枪步兵已成为主力兵种之一,骑马枪兵也开始在军中配置。

从左至右依次为十字弩手,弓箭手,重装步兵,下马骑士、步兵


盔甲的进步,左图:十五世纪早期雇佣兵;右图:十五世纪晚期


外籍指挥官多喜欢雇佣有丰富经验的老兵,但很多意大利本土的青年参军接受培训。意大利籍佣兵指挥官阿尔贝里戈·达·巴比亚诺建立的军团就只招募意大利人。刚进入军团的青年作为非战斗人员或者骑士的侍从,学习骑马和照顾马匹、掌握不同盔甲的作用并学会正确的穿着,学习使用各种武器等。在战斗中,他们尽量靠近自己所在的枪,帮助伤员脱离战场,必要情况下投入战斗。十五世纪,意大利年轻人加入雇佣军,与成为神职人员、医生或者律师一样是正当的职业选择。


百年战争第一阶段,英国在克雷西战役和普瓦提埃战役大胜法国。英国以寡敌众,凭借长矛兵和长弓手重创法国重装骑兵。霍克伍德的战术思想来源于这两此战役。他重视步兵和弓箭手的配合,同时不为成见束缚,很善于运用骑兵的机动性。1387年的卡斯塔尼亚罗之战充分体现了霍克伍德的灵活战术。爵士率领的帕多瓦军队(8,600人)数量少于维罗纳的军队(11,600人加上人数不明的民兵),为此他选择了易守难攻的地势,以步兵和弓箭手防御。当对手投入主力进攻时,他率领重骑兵和骑马长弓手以及十字弩手,从貌似不可能通过的侧面沼泽地绕到敌军背后,发动致命突袭,击垮了维罗纳军队。维罗纳的雇佣兵将领及五千多军人被俘,总伤亡人数为七百死,八百受伤。


在外籍指挥官时代,虽然军团领袖很珍惜士兵性命,城邦战争仍多是真刀真枪的拼杀。比霍克伍德多活了十五年的本土将领巴比亚诺先后受雇于米兰、那不勒斯和匈牙利国王。巴比亚诺轻视步兵和弓箭手的作用,完全依赖骑兵的冲击力和机动性。他的战术强调“战争的艺术”(the art of war),对后来的战术思想发展影响很大。Sforzeschi学派和Bracceschi学派代表了十五世纪上半叶意大利的两大战术体系,前者重视纪律、控制和集中优势兵力,后者强调出其不意和骑兵的机动性。


虽然战术思想体系成熟,但意大利式的战争偏重精巧的谋略和虚张声势的战术,战争变成了博弈游戏,古罗马军团的勇敢和荣誉失落已久。这在一定程度即是文艺复兴时期充满欺诈和阴谋的意大利政治斗争的投射,也受到雇佣军盈利性质的影响。雇佣军人几乎从不在晚上作战,每年心照不宣地进入冬歇期。很多情况下战争的目的变为避免战争,除非是在完美的有利条件下。佣兵将领的原则是减少伤亡,从雇主那里榨取更多财富,甚至交战双方的指挥官串通合谋欺骗雇主也有案可查。


佛罗伦萨的政治思想家马基雅维利这样评价雇佣兵的战场表现:“他们把所有的努力都投向使他们自己和士兵们免受任何恐惧的诱因或竭尽全力的需要的困扰;他们不是在混战中战斗到死,而是不要求赎金地获取俘虏。他们从不在夜间攻击有守卫的城镇,如果他们被包围了,他们也从不突围;他们从不费心用栅栏或壕沟加固营地。” 很多战斗结果佐证了马基雅维利的观点。1427年马可罗迪奥的战斗中,威尼斯的指挥官卡马尼奥拉几乎毫无伤亡地俘虏了超过一万名米兰俘虏,但双方都损失了不少战马。似乎骑士们从马上摔下来,就等着被敌方俘获了。不过马基雅维利的观点过于偏激,他只看到了最能支持其观点的案例。意大利雇佣军历史上,“不流血的战斗”的确时常发生,但战争的艺术还是要靠勇气和热血支撑。1487年,威尼斯击败了神圣罗马帝国的军队,闻名天下的瑞士雇佣军就在帝国部队里。意大利战争中,米兰和威尼斯尤其是后者,屡有胜绩,而且是最有战斗力的力量之一。



敲诈、劫掠与屠杀


意大利诸政府雇佣职业军人是为了以最小代价在最短时间内赢得战争。早期的短期合约可以让城邦及时解聘能力不足或消极怠工的佣兵指挥官,但这样的合约显然不为佣军将领喜欢。他们的目的在于尽可能多地从雇主获取报酬,因此会想方设法拖延战争,同时在战场上尽量减少己方的伤亡,因为军人就是军团的财富来源,一次鲁莽的战斗就会毁掉一支队伍。雇佣军将领会不断为新雇主作战以期获得更多财富,毫无忠诚而言;有时城邦和某支军团签约,仅仅是为避免竞争城市抢先下手从而对己构成威胁。霍克伍德领导的军团常与多个打算雇佣的城邦同时谈判,他最后的选择主要是基于金钱回报。


那个时代很多雇佣军队无论是否受雇,都会劫掠和敲诈政府、市民和农民。1342年托斯卡尼、罗马涅和翁布里亚地区遭到乌斯林根抢掠。1350年,北拉丁姆地区的教皇采邑遭到乌斯林根军队的破坏。很多城邦不得不花钱消灾。1342年,切塞纳、佩鲁甲、阿雷佐、锡耶纳和伦巴第地区的几个市镇贿赂乌斯林根以避免伟大军团的抢劫和破坏。1353年,乌斯林根之后的指挥官阿尔巴诺领兵从比萨、阿雷佐、佛罗伦萨和锡耶纳等地榨取赎金。城邦军队即使击溃雇佣兵团,也无法保证未来的安全。1358和1359年佛罗伦萨两次重创伟大军团,但1362年依然遭到雇佣军大肆破坏。1364年佩鲁甲战胜白色军团,后者指挥官发誓未来一年内不会骚扰佩鲁甲,然而几个月后这支军队就故地重游。1364年比萨的雇佣军兵临城下,佛罗伦萨行贿敌军将领逃过一劫。


1381年,在锡耶纳政府交纳了四千佛罗林后,霍克伍德保证十八个月内不侵犯其领土。1384年,锡耶纳与霍克伍德、布列塔尼雇佣军和法内尔塞的联合部队长期交战。城邦高薪雇用的军团外强中干,一个指挥官被俘,另一个逃跑,最后被迫向敌军支付了一万六千佛罗林的赎金。从1342到1399年,锡耶纳三十七次贿赂雇佣军,共花费近三十万佛罗林。在黑死病、饥荒和敲诈劫掠的连续打击下,锡耶纳这座文艺复兴时期的名城,从辉煌走向衰落。


平和的城市,文艺复兴锡耶纳画派画家安布罗吉欧.洛伦泽蒂作品


野蛮冷血的毁城屠城也时有发生。1348年,乌斯林根带领伟大军团洗劫并摧毁了阿纳尼。1377年2月3日在红衣主教罗伯特授意下,布列塔尼、英国和意大利籍雇佣军血洗了切塞纳。超过五千居民惨遭屠戮,包括婴儿、孕妇和宗教团体的成员,数百女人被抢走,城市被一烧了之。当时的编年史学家认为这次毁城无异于特洛伊的陷落。罗伯特被称为“切塞纳屠夫”。两个著名的condottieri,霍克伍德和巴比亚诺参与了切塞纳屠杀,前者的军队一年前还参与了在法恩扎的杀戮。马基雅维利对雇佣军的诅咒部分源于他们这一时期的卑劣残暴行为。



监管、改善与长期化

十四世纪七十年代百年战争重燃战火,到意大利冒险的雇佣军日渐枯竭,现有的外籍指挥官要么老去,要么返乡,意大利本土佣兵将领崛起成为主流。与外籍军人相比,本地雇佣军易于控制。意大利城邦政府设计出很多措施和制度减少雇佣军的机会主义行为、抢劫和杀戮,强化军团对雇主的忠诚和尽责。政府任命的督察官会驻扎到雇佣军营地,甚至亲临战场。他们传达政府的命令,考察雇佣兵的能力、监督工资的发放,报告战事进展,向指挥官提出建议等。

一套赏罚分明的制度逐渐确立,奖赏包括现金、礼物、年金等,惩罚包括罚金、解聘和处决等。例如,佛罗伦萨政府会给雇佣军双倍的月薪,如果至少五百骑兵的敌人被驱逐出交战地区。佛罗伦萨的佣兵指挥官保罗。维特利率军攻破了比萨的城墙,但因为犹豫没有发动进一步的攻击,丧失良机。结果他遭怀疑叛国,被押回佛罗伦萨囚禁,最终被斩首。


十四世纪后期一般雇佣合同的期限逐渐延长,从最初的3+3个月,发展到包括冬歇期的一年。由于吞并了周边诸多小城邦和乡村地区,1420年以后米兰、威尼斯和佛罗伦萨主导了意大利的争霸格局,亚平宁半岛的混战局面结束。在争夺伦巴第中部地区持续不断的战争中,米兰和威尼斯都动用了两万到两万五千人的部队。两国军人的契约延长到两至三年,契约续签也成为例行公事。契约里甚至包含了雇佣兵严重受伤后的补偿措施。政府提供兵舍给雇佣兵团,执行常规化的监督和检查,以确保军队装备和作战能力维持在适当水平。如果督察官发现士兵、马匹或装备不足时,他可以代表雇主征收罚款。监管的强化有效地减少了军人剥削雇主的机会,大部分雇佣兵放弃了朝不保夕的劫掠和勒索生涯,与地方和平相处,当然,偶尔的劫掠无法完全避免。


十五世纪装备精良的威尼斯雇佣军


到十五世纪中期,米兰和威尼斯的军队更像是政府控制下的常备军,军人最重要的素质是忠诚、纪律、长期服役与良好的军事技能。这一时期的将军更多地被称为captain,而不是condottieri(签约人)。1454年,米兰、威尼斯、佛罗伦萨和那不勒斯签订洛迪和平协议。此后直至1494年法国入侵的四十年里,意大利进入了相对和平时期。


佛罗伦萨在雇佣军的长期化、制度化、正规化上远远落后于米兰和威尼斯。洛迪协议后初期,威尼斯仍然保持着不低于八千人的常备军。威尼斯的多数将军们为共和国服务了至少十年,甚至有三十年之久,而且一般驻扎在领土边界,并早已成为威尼斯内陆贵族。同一时期佛罗伦萨的指挥官们的薪水都遭拖欠,欠饷总额高达到七万佛罗林;他们的合同到期时,佛罗伦萨政府只付清了不到十分之一。在六七十年代的两次战争中,佛罗伦萨要么从其他国家借兵,要么临时拼凑军队,常备军付之阙如。佛罗伦萨军事落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财力有限,远不如贸易立国的威尼斯财大气粗。1482年的战争中佛罗伦萨花费了十五万佛罗林,政府有如割肉;威尼斯在同期两年的战争中投入两百万杜卡特(杜卡特与佛罗林基本等值)。



将领的荣耀与悲哀

外籍佣兵指挥官在意大利能获得的地位和财富,霍克伍德爵士无疑都得到了。霍克伍德的诸多雇主赠予他的城堡、土地和房产分布于罗马涅、博洛尼亚、那不勒斯、卡普亚、克雷莫纳、佛罗伦萨、佩鲁甲等地。他被教皇正式授予领主权,还与维斯康蒂家族的一个私生女结婚。与出身贵族或骑士的将领不同,他从一个英国制革工人的后代晋升为意大利贵族阶层。霍克伍德在生命最后几年达到了职业生涯的顶点——担任佛罗伦萨军队的总指挥官。1394年霍克伍德死后风光厚葬,佛罗伦萨大教堂的墓地上竖立着为他定制的壁画。另一位有此殊荣的是托伦蒂诺,十五世纪三十年代佛罗伦萨的军队统帅。这两位将军是佛罗伦萨为数不多的个例。进入十五世纪,佛罗伦萨很难吸引到优秀的佣兵将领。

同人不同命,很多优秀的佣兵将领下场悲惨。1431年,威尼斯政府诱捕卡马尼奥拉(就是俘虏米兰一万人的那位统帅),并以叛国罪处死,原因是怀疑他企图成为威尼斯公爵。十五世纪中期著名的佣兵统帅吉亚科莫。皮奇尼诺获得了足够多的支持后,谋求成为锡耶纳共和国的君主,遭到很多城邦反对。1465年在那不勒斯的乌奥沃城堡,他竟被自己的雇佣兵谋杀。

米兰统治家族的很多成员有佣兵指挥官的经历,威尼斯的政治领袖也多有海战经验。这对死敌竭力争取优秀将领为己服务。在与将领们签订的合约中,往往附带一系列优惠条款:比如采邑、地产的赠与,现金奖励,为儿子和亲属提供政府职位,为伤残或退休者提供退休金,他们来到威尼斯或米兰时会受享有盛大奢华的欢迎仪式。 最后一条分明是模仿古罗马,凯旋归来的将军会受到元老院和民众的热烈欢迎。文艺复兴本来就非常推崇古典、有强烈的复古倾向。米兰的斯福扎被看成是迦太基的汉尼拔,皮奇尼诺则是汉尼拔的死敌——罗马共和国的拯救者西庇阿,两位将军的结局却正好与这种比较相反。


左图:弗朗西斯科.斯福扎;右图:约翰.霍克伍德


成功爬到最高位置的将领当属弗拉西斯科。斯福扎。斯福扎的父亲出身乡村,也是一位著名的佣兵指挥官。斯福扎不但有过人的军事才能,更厉害的是他的政治手腕和外交技巧。斯福扎一步步打下坚实基础,广泛但谨慎地地建立人脉网络,并与威尼斯、教皇国和那不勒斯保持良好关系,在错综复杂、云谲波诡的意大利政坛竟如鱼得水。佛罗伦萨的美第奇家族是斯福扎的主要金主。1447年维斯康蒂家族的最后一个统治者菲利波死后无男性继承人,米兰成立共和国,陷入动乱。斯福扎早已娶了菲利波的女儿,趁乱占领了帕维亚和洛迪。1450年,在其党羽的支持下,米兰议会任命斯福扎为米兰公爵。佛罗伦萨最先认可斯福扎的公爵地位,意大利其他国家也陆续承认,不过斯福扎始终没有获得米兰名义上的宗主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正式授权。


斯福扎的次子、1480年以后米兰的摄政者卢多维科・斯福扎极力资助艺术家和科学家,米兰宫廷内精英云集群贤毕至,与佛罗伦萨庇护的文艺复兴天才相比不遑多让,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达·芬奇。为创作纪念老斯福扎的青铜像,这位大师陆续工作了十二年才建成模型。很多研究者认为,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是卢多维科的女儿。意大利战争爆发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授予卢多维科米兰公爵的封号,当然这是一种利益交换。


意大利战争时期的意大利


意大利战争

1494年,法王查理八世借口对那不勒斯王位拥有继承权,悍然入侵意大利,“平静”已久的亚平宁狼烟四起。实际起因是当时的米兰公爵乔万。斯福扎对长期摄政专权的叔父卢多维科不满,遂向岳父、那不勒斯的阿方索二世求助。卢多维科·斯福扎请求法国出兵压制那不勒斯及其后盾西班牙的阿拉贡王室。意大利诸侯向来有借助国外势力干预内部冲突的传统,但卢多维科引狼入室引发了灾难性后果:法国占领佛罗伦萨、米兰和那不勒斯,打破了欧洲强国在意大利的势力均衡。西班牙、神圣罗马帝国、英国、奥斯曼帝国、瑞士等国先后卷入,威尼斯、米兰、佛罗伦萨、教皇国、费拉拉诸邦分别反复与不同的强国结盟。战争持续了六十多年(1494-1559),意大利本土饱受摧残,文艺复兴终结,城邦国家体系覆灭。大部分地区包括米兰在西班牙控制之下,萨伏伊等地沦为法国的附庸,统一梦想遥遥无期。战后长期独立并在国际舞台发挥重要作用的只有威尼斯共和国了。


马基雅维利和同时代的佛罗伦萨史学家圭恰迪尼都认为法国和西班牙的军人远比意大利雇佣军优秀,但意大利战争的扩大化和长期化不是军人素质与作战能力的问题,即使米兰军队被法国雇佣的瑞士长枪兵击败过。欧洲主要国家都参与的这场战争,有着复杂深刻的历史、政治和外交上的背景和根源,而且意大利的分裂和城邦的利益冲突也被列强充分利用。没有一个意大利城邦能像法国和西班牙那样不惜血本地投入到战争中,到了战争后二十年,法国和西班牙多次因为财政透支停战。1557年两国政府先后破产。


在战争中,意大利藉雇佣兵将领为不同的军事联盟效力,不论雇主是西欧列强、还是意大利诸国,与母邦为敌也在所不惜,这正体现了condottieri的本色。米兰藉指挥官吉安。特里武齐奥率领法军在福尔诺沃战役中击败了米兰和威尼斯的联盟军队。拉齐奥的指挥官普罗斯佩罗。科隆纳则先后效力于那不勒斯、西班牙和教皇国。为法军在拉维纳之战击败西班牙的是费拉拉的炮兵部队。1525年帕维亚战役中,查理五世的帝国军队大胜法军,发挥决定性作用的火枪兵有很多意大利人。在帕维亚,瑞士长枪兵在一轮轮的火枪齐射下损失惨重。这是瑞士人面对火器兵种的第三次失败,之前的两次分别是1515年的马里尼亚诺战役和1522年的比克卡战役。热兵器时代的一丝曙光乍现。


达·芬奇是文艺复兴时期全才的代表,想象力远超时代。他的笔记里能看到机关枪、原始坦克和蒸汽动力大炮的草图。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都曾参与设计意大利的城防堡垒。一十年代后期,意大利人终于发明了梭堡系统,可以有效降低火炮轰击产生的破坏,法国炮兵部队的威力大不如前。到了八十年战争(1568-1648)期间,尼德兰人设计出了一种更复杂的棱堡。这种棱堡遍布于荷兰省,军人都躲在堡垒里向外射击,入侵的西班牙军队步履维艰。棱堡的出现导致欧洲战争的主要形式从一决胜负的野战转变为艰苦的攻城战。


1557年,最后一位重要的佣兵将领洛多维科•费拉里去世。随着意大利的衰落,condottieri退出历史舞台。此后雇佣军在欧洲的战争中仍不可替代。1688年后他们被称为职业军,但敲诈、劫掠和毁城还时有发生。进入十九世纪,欧洲各国相继通过反雇佣军法,公民军时代来临。


明眸壮游|发现之旅

意大利建筑、艺术与文化


2017年1月28日-2月9日


明眸壮游之理念

壮游招募|意大利建筑、艺术与文化

领队张霍普:我在哈佛等你


壮游阅读

10分钟意大利史(上):从希腊化时代到文艺复兴

10分钟意大利史(下):从文艺复兴到重新统一

“社会摇”卡拉瓦乔

社会摇”卡拉瓦乔(下)

荒野中的圣人:圣方济各

新时代来临-贡布里希讲述文艺复兴

如何一眼分辨西方艺术史的不同时期

读完这18本书,我们壮游意大利


“文艺复兴在意大利”系列

我们能否将这一切视为一场实验

文艺复兴是什么?

“代表月亮消灭你!”

文艺复兴在佛罗伦萨

文艺复兴在罗马

文艺复兴在威尼斯



⬇️立刻长按扫码,加入明眸成长社区⬇️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