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读金批水浒传|水浒中的《狂人日记》

庸风2018-05-15 15:39:36

前面出现了好多山寨,好多剪径,好多大王,惟到了清风山,居然跳出三个要拿活人心肝做醒酒汤的。而后,书中便渐渐多了这种山大王将人剖腹挖心还要分而食之的流程来。做这种勾当,老实说,其实很无谓。这世上多的是牛羊猪狗,何苦要吃人心人肉?孙二娘家的人肉包子也不是包给自己吃的,而是卖个别人的。

吃人肉,多半有以下这些原因:

一、饥荒。穷饿到底,易子而嚼。二、恶魔。杀人为乐,吃人成瘾。三、唬人。假意吃人,恐吓他人。四、仇恨。恨之入骨,生食其肉。

青风山上这三位,我觉得应该是第三种可能居多。

这三位:锦毛虎燕顺——贩羊马的;矮脚虎王英——车行的;白面郎君郑天寿——打银的。无非是折了本钱,见财起意,被拉入伙。武艺手段出身关系,没有一样可以拿出来说道的。占了好大一个山头,近在青州府,正在清风寨旁。这青州府里,清风寨中还真有几个好武艺的军官,有本事的武将。你说他们拿什么来立足存身?拿什么来威慑他人?总要做出个凶神恶煞的模样来才行吧?试问,有什么事是旁人不敢做不能做不屑做的,说出来又能让人觉得你面目狰狞吓破肝胆的?想来想去,吃人最好。

不但要吃,还要有讲究的吃。为什么要有讲究的吃?因为有讲究才会被人知晓,被人知晓才会被人传扬,被人传扬才会江湖闻名啊。你看他:

  • 只见一个小喽啰掇一大铜盆水来放在宋江面前,又一个小喽啰卷起袖子,手中明晃晃拿用一把剜心尖刀。那个掇水的小喽啰便把双手泼起水来浇那宋江心窝里。原来但凡人心都是热血裹著,把这冷散了热血,取出心肝来时,便脆了好吃。

前文借王英口说了,这心肝取下来并不生吃,做的还是醒酒酸辣汤。至于一刀下去后,取出了心肝,拿到后厨,是丢了人心再找牛心做了吃的还是真个人心下汤里了,这个就谁也不知道了。反正这活杀取心吃人这事儿便坐实了。

这些个其实并非真要吃人,若真要吃人,定当知道吃人不是个好勾当,哪里会有大排场,多半偷偷的吃,暗地里吃,不让人知晓的吃,这样才吃得长久嘛。也正因为这寨主不是真心要吃人,所以才会听绑在柱子上的宋江说话。如果真是个吃人的,哪里耐烦你说什么?你看到那些杀猪宰牛的,听到猪叫牛叫还停下来问猪牛说些什么的吗?

若是要认真论吃人的事儿,那便是一部狂人日记了:山大王们是假装吃人,其实不吃人,官大爷们是假装不吃人,其实把骨头都吞了也没人知。


宋江一道自家姓名,燕顺便扯着王英和郑天寿跪倒在地,说出一番长话来,最后,又总结一句曰:

  • 仁兄礼贤下士,结纳豪杰,名闻寰海,谁不钦敬!梁山泊近来如此兴,四海皆闻,曾有人说道,尽出仁兄之赐

好,其实前面说的都是套话废话行话,只有最后我标红的这一句是实话。燕顺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就知道抓住机遇,绝不放手。适才说了,这三人能耐不高,在江湖上的地位多半也是靠半蒙半吓得来的,那么怎生才能出头怎生才能站稳脚跟呢?当然是背靠大树好乘凉了。梁山泊这棵大树大不大?梁山泊这棵大树还是眼前这个宋江宋公明栽的呢。就算宋江让你杀,你敢不敢杀?你杀了宋江,万一走漏了风声,够掉几个头?所以,看见宋江你拜不拜?从江湖义气讲,仗义疏财宋公明就是江湖上一面旗帜,谁敢来掀翻这面旗?江湖日子还过不过?白道已经没路了,要是黑道也不想走,难道是要上吊吗?从自家利益出发,从此在江湖上便是有了依靠,跟了老大的人了。既然这老大是用“义”字说话的,只要咱们门面功夫做得好,大腿抱得牢,宋老大也不会亏待咱们对不对?


所以,宋江只要把自家名姓一说,就是扯起一面“义”字大旗来,不管你真在乎这义字,还是假装在乎其实图的是个“利”字,总之,绝对不会再动宋江分毫。莫说是江湖上,就是在官府里,只要身子还在江湖上走动走动的,但凡有些瓜葛的,多不敢拿他如何。只有浑身跟江湖没关系的不晓得厉害,才会动他;又或者是高俅的侄子蔡京的儿,那是背后靠山稳得住,才敢动他。因此,金圣叹在燕顺这番话下批五个字:全书大眼目。意思尽在其中了。

这三个大王中,大家最熟悉的应该就是矮脚虎王英了。王英不是个好人,是个见财起意,越狱上山的出身,人品就先自低了,而且还好色。他这好色和小霸王周通还自不同。周通虽然有强作买卖的嫌疑,但是毕竟还下了聘礼,假装走了下程序呢。他呢?他直接就是抢上山就往房里塞,而且不拘何人,是个女的就要了。这个也是病,得治。最有趣的并不是王英好色,而是宋江劝他时,他的回答:

  • 哥哥听禀,王英自来没个押寨夫人做伴,况兼如今世上都是那大头巾弄得歹了,哥哥管他则甚?胡乱容小弟这些个?

大头巾大抵是借指儒生,又进而借代官僚。那句话的意思无非是说这世道不好都是官僚的错。金圣叹批:骂世语。而且觉得骂世的话偶尔出现就好了,经常挂嘴上就没意思了。

好,水浒一书中,宋江可骂官,觉得屈居自己做了吏,壮志不得酬;武松可骂官,枉死了自家兄长还诬陷自家入狱;杨志林冲史进鲁达都可以骂官,只说这些个贼官贪赃枉法惟利是图。但是王英骂官骂个啥?是官府让你见财起意的?是官府让你抢劫越狱的?是官府让你好色无厌的?但是偏偏前文那么多大丈夫就没有一个破口骂世,唯有这真小人为自家抢女人来上这么一句解释,当真是让人拍案叫绝。细想想,世上还真多这般人也。明明自家作奸犯科,偏偏都怪在旁人头上,还要假装自己是个弱势,都怪世俗害了他。这等人,跟这王英无异也。


金圣叹先生把这骂世的事情扯皮扯到李贽家去了,我觉得金先生也是看书看歪了。

顺便说一下李贽。金圣叹批水浒,李贽也批水浒。李贽当然在金圣叹前。那个批本叫做《李卓吾先生批评忠义水浒传》。李卓吾就是李贽了。李先生是文学家,也是思想家。总觉得他有些愤世嫉俗,为人宁折不弯。所以批书虽是自家乐事,但是落下文字时也是一样的直抒胸臆,往往便剑指朝堂了。若定要一比,李先生的气质大概和鲁迅先生有些相像。其实细看两家批本,还是有相近之处的。可惜金先生虽作文士狂放状,但是和这李先生这种思想政治观点上的怒发冲冠还是大相径庭的。在理念上,金先生或许是传统理学,李先生走的却是离经叛道的路子,定要说信奉,也是信奉的心学。所以,金先生并不喜欢李先生,有意无意间就讥讽上几句,或者和李批水浒唱上几句反调。而李先生却并无办法与金先生来一番争论。一如金先生如今也只能任辛先生评说,是一样的道理。

往期精彩:

辛读金批水浒传|高俅算个毬

辛读金批水浒传|不会打败仗的军师不是好朱武

辛说金批水浒传|水浒一书的门面家风

辛读金批水浒传|“伺候”好汉的一条龙服务

北斗七星高(上下合集)

辛读金批水浒传|到底是“智多星”还是“无用”

辛读金批水浒传|“东京瘦马”阎婆惜

辛读金批水浒传|武松之打虎

辛读金批水浒传|金莲与门帘

辛读金批水浒传|拿起戒刀立地成佛

更多精彩

搜索关键词  武松 鲁智深 林冲 宋江 杨志 生辰纲 潘金莲

更多关键词可自行尝试哦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