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陵冬游记

蓝乌鸦的天井2018-02-18 02:49:47

你 不 来 看 我 的 日 子 里 - 我 失 了 魂


十三陵冬游记


早起天灰蒙蒙的,似乎并不适合出游,纠结许久,带了公交卡,双手揣在兜里,便往北方投去。地铁车厢内人越来越少,列车缓缓上升,出了地下隧道,眼前豁然一片开朗。郊区的苗圃和林地平坦开阔,呈出灰白,太阳停在枝头,如一颗大红柿子。几栋别墅匆匆闪过,平静的湖面漂着薄冰层。再换车,城郊的农村便近在眼前了,矮平房,光秃秃的果园和空无一人的路面。几经波折,我们总算找到了藏在村后的景区大门。


大红门建在三角缓坡的顶端,红色鲜亮,高大方正,一派皇家贵气。躲过几个票贩的纠缠,穿过门洞,景区入口就在百米开外,眼前的这段路却叫人怀疑走错了地方,坑洼的旧土路,杂乱的树林列在两旁,路口旁的小推车上散发着一股暖热的烤红薯味道,农家生态园的指示牌不时从树梢间露出一角。


神道入口游人无几,稀稀拉拉立着几个小贩,买票进门,眼前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两座大华表伟岸地矗立在楼前,蟠龙云海刻在柱体之上,姿态威严,亦清晰可见;再往里,又是相同的两座华表,四座华表位于建筑四角,南北东西对称,其下是东西相仿的花坛。


此刻,一条白石路出现在面前,笔直向前延伸,两排大石雕护在两边,这便是神道无疑了。我来过十三陵,算来已有十三年之久,那遥远的记忆只有在相册里才能偶然翻到,再次来访,已是故地重游,虽无惊喜,但满是回忆。



神道只是一条路。在北方冬季里,满是枯枝黄叶的一条砖石路。


路面很是开阔,中高,嵌着两大块白玉石,两边略低,由青砖铺就。园内静悄悄的,连来往的鸟雀似乎也不多见,路两旁的大柳树垂着干枯的柳枝,密密地悬在路上方,柳叶早已脱光,只剩下细细的柳丝缠绕在空中,只在头顶留下不规则的一溜儿蓝色天空。


再见石像群,它们依旧保持原状,纹丝不动。十三陵的石像以路为轴,东西对峙,姿态却全然相似;造型简单,却古朴厚重;无灵动鲜活之态,却威严耸立。


此刻,太阳升至半空,柔柔洒下片片金芒,落在西首的石雕之上,映出暖意,石马站姿端正,跪姿庄重;石象硕大笨重,眼神平和,象牙光滑,长且尖;石狮子鬃毛成圈状,盘绕凸起于颈间,纹路发黑,已不清晰,狮身多水蚀的黑斑;间有一石兽,不知其形,未闻其名,然颇有特色,眼眶深,眉毛高,透出哀色,令人怜悯;神道尽头则是文武官员,文官手持笏板,面有微笑,作彬彬行礼状;武官铜盔铁甲穿戴,腰悬宝剑,横眉立目,英气逼人。



出了神道,向西北方去,望着远处平地凸起的丘陵,穿过几个村子,在空旷的山坳里,车缓缓停下来。定陵到了。


一进门,温度骤降。翠柏森森,植满整个庭院,满目绿树灰砖,肃穆萧索;几株龙爪槐张牙舞爪地迎在门前,一人高时枝杈始弯曲盘绕,龙腾云端样互相交错,衬在苍翠的柏树林前。大步向里,直路通向高大的明楼,路旁仍是层层柏林,树干笔直窜天,树冠自下而上成三角状刺向空里。



明楼十余米高,裹藏在众多苍松翠柏之内,露出一面斑斑驳驳的砖墙面,几百年之后的今日,大片光滑的墙皮早已剥落,内里坑洼粗糙的砖层裂开,墙体满是霉黑,白色的水蚀纹四处延伸。从明楼西侧一角登墙,头顶悬着几株从墙体斜出的柏树,脚下的楼梯笼罩在茂密的枝叶之下,难见阳光。


陵体是一大圆丘,上生翠柏,密林环绕;整座陵园明楼为中心,大圈城墙外围守护,森严隐蔽。沿城墙走,移步往西,城墙空无一人;脚下大树根在墙砖下隆起,四处蔓延;路面时而拱起,时而破损,坑洼的路面和砖缝间塞着枯黄、干而碎的柏树枝,凹凸起伏,甚是难走。

一段残破的城墙弧形向前伸去,内侧是齐整的护陵木林立,深邃黝黯,寒气弥漫,游人在林边小路走过,往地宫方向去了;墙外是大片的果林,密密匝匝的灰白枝条将视野割得破碎,旧叶铺开散落,青灰一片;土路上的塑料、纸片随风乱走,沙沙作响;偶有一棵柿树上还有几颗灰红的柿子孤零零垂在枝头,总算是为这青灰世界添上了一丝暖意。


抚墙垛远眺,山体映在天幕上,随意勾出几道起伏的曲线,像不规律跳动的脉搏,日头红红的,圆圆的,亮亮地嵌在西方山巅的小亭之上,却无暖意。郊外的冬日午后,寒气早早从四面八方朝我围拢过来,沧桑的墙垛转眼冰凉扎手,我缩回手来,看着那沧桑的墙体,几片冻干的黄色小苔紧贴其上,点点清晰可见。



挪动脚步,绕墙行走,视野愈发开阔。大片的果林在山下排开,与城墙一路之隔,却与墙内风格迥异透,果林映出黄黄的日光,透出几分生气。不远处的小屋在林间隐没,鸡鸣狗吠声清晰可闻。此处城墙也已到尽头,与一段高大红墙连接,将小屋、果林和鸡鸣声隔在人间。

几百年前,墙内天上,墙外人间;几百年后,墙内、墙外皆为凡尘。


坐车返回时,天色已近全黑,景区和村庄远远地落在了飞驰的车后,窗外山体的白石层依稀难辨,一晃而过,我靠在座位上,沉沉睡去。



作者简介:尔玉,

文学院的“叛逃者”,

多年的“愤青球迷”,

世界上最伟大的“作词家”。




有空来喝茶哦~

蓝乌鸦的天井随时欢迎来玩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