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高新戒毒医院喝美沙酮3个多月 我的“海洛因生涯”结束了

北京高新成瘾自戒2018-04-15 07:22:52

国内权威「自愿戒毒医疗机构」官方平台


编者按

有这么一小群人,每天晨起晚睡,忙忙碌碌,和普通人没有区别,但是每天或隔天他们需要前往一个固定的地方,只为喝一口药水,这个药水就是美沙酮。

  美沙酮,又名盐酸美沙酮、美散痛、非那痛、阿米酮,是阿片受体激动剂。其突出的特点是镇痛作用强、口服有效,对阿片类毒品(如海洛因)成瘾者的戒断症状抑制作用持久,反复应用持续有效,适用于成瘾病人的脱毒治疗。

  在北京市朝阳区方庄东路9号就有这样一个固定的地方——北京高新戒毒医院美沙酮门诊,这里每天接待数十甚至上百人服用美沙酮。对于不了解他们的人来说,认为他们是“神秘”的人群;也有人认为这是“堕落”的人群。其实他们和我们一样,曾经都是正常人,只不过在生活的道路上,迷失了“方向”。而这类人群,更应该受到我们的关注和关心,今天,我们走近了这个群体。


  今年49岁的老张,2010年染上毒瘾。笔者在北京高新戒毒医院美沙酮口服门诊见到他时,他说,算上最近几个月喝的美沙酮,自己已是第8次戒毒了。

  “其实每个吸毒者都想戒毒,谁想像老鼠一样活着?可是心瘾难戒啊。”老张感慨道,正是在家人不离不弃的关心下,这次他已连续3个多月没碰毒品。

  门诊的杨顺才主任也表示,“吸毒者要成功戒毒,除了药物治疗,更多的是需要亲人、朋友乃至社会的关心,大家不能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他们”。

好奇之下试吸毒品,发觉上瘾为时已晚

  老张第一次接触海洛因前,他听身边一些朋友说,吸毒会让人,精力无穷、飘飘欲仙、忘却烦恼。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专门花钱请一名吸毒人员教他吸食。但是,第一次吸毒让他感到很恶心,并不断呕吐,“好像胆汁都吐出来了”。

  怎么和朋友说的感觉一点都不一样?难道是吸食方法不对?老张再次向那名瘾君子请教。这回,老张吸食后,发觉自己突然变得异常精神,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这次经历让老张十分意外,也由此对海洛因产生好感,但耳濡目染海洛因的危害也让他暗暗下决心,以后只要稍感不对,就立即停止吸食。

  “刚接触毒品时,好像没有立即上瘾的迹象。以后我只在感到疲惫的时候,才吸两口提提神。”老张说。

  可突然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处于一种莫名的空虚状态。

  “身上像被绑了铅块一样沉重,心里发慌,骨头里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又痒又难受,抓又抓不到,敲也敲不到。感觉生不如死。”老张在向笔者描述毒瘾发作时的样子时,眼眶突然红了。他说,那种痛苦,他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这时,老张才发现自己吸毒成瘾了,但为时已晚。从此,他开始了长达7年在吸毒与戒毒间挣扎的日子。


染上毒瘾后常失眠,性格变得非常怪异

  “吸毒之后,我的性格和思想变得非常怪异,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老张说,他原本是个有耐性的人,为了做成生意,他一次、两次、甚至几天几夜,都会陪着客户直到生意谈成。吸毒成瘾后,他渐渐变得暴躁、偏激、不能容人。

  “主要是因为失眠,吸毒者100%会失眠。”老张回忆,毒瘾犯时,难受失眠,吸了毒后,又兴奋失眠,他有时甚至整整2天没睡。无奈之下,只能借助大量的安眠药强迫自己睡觉,甚至一次吃10片安眠药才能睡四、五个小时。

  长时间的失眠导致老张的性格变得烦躁,做事也越来越缺乏耐心,和人谈生意谈不拢,就把桌子掀了,还会向对方喊:“不做就不做,你算老几?”

  朋友都说老张变了,变得难以捉摸。

  老张说,正是吸毒带来的这一系列后遗症,做什么事都没兴趣,只有毒品,才能让自己兴奋起来,“毒瘾发作时,吸毒者是无法理智地对任何事做出判断的,那时他们的头脑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抽上几口。”


家人始终不离不弃,下定决心戒断毒瘾

  当家人得知老张这种变化的真相后,一开始是惊讶、不可思议,他们不相信原本一个责任心那么强的人会去吸毒。但幸运的是,讶异之后,家人并没有放弃老张,而是接受了这个现实,并鼓励他进戒毒所戒除毒瘾。

  此前,老张进了戒毒机构7次,但每次出来后,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一次又一次复吸。即便如此,家人还是没有丢失对他戒毒的信心。

  “他的本性是怎样的,我清楚。我相信他只是一时迷失,一定还能再回头。”老张的妻子告诉笔者。

  家人一次次的鼓励,让老张倍感温暖,也倍感愧疚。

  “我能坚持戒毒到现在,家人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老张说。妻子陪着他,儿子鼓励他,“我再不戒毒,我对不起他们啊”。

  2016年11月,老张无意中听说了北京高新戒毒医院的美沙酮维持门诊,用美沙酮替代毒品,可以逐渐达到戒除海洛因毒瘾的目的,且在这里喝美沙酮不会留下案底。于是,在妻子的陪同下,老张来到北京高新戒毒医院。

  现在,老张每天坚持服用美沙酮,从原来的10cc到5cc,再到1cc的小剂量,他也已3个多月没碰过海洛因。此时,他情绪稳定了,人也开朗了,以前的自信又渐渐恢复了。“我要感谢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的妻子和儿子,若不是他们做我的坚强后盾,一直不放弃我,我这辈子可能就完了。”老张说。

  美沙酮门诊的杨主任说:“老张的海洛因毒瘾正日渐消除,在坚持服用一段时间的美沙酮,就可以尝试隔天喝、隔周喝,直至停掉,而这时毒瘾就能成功戒掉了。”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