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精粹   I   两个五毛钱的故事

北墨文穓2017-10-24 00:02:47

问:怎样才能每天收到新鲜“精神早餐”?

答: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北墨文穓”关注!




  这是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两个真实故事。

  时下流行老友聚会。10月下旬,曾在共青团江苏省委工作的一位民营企业家发帖,邀请当年的同事们到他的地盘上走秋,30多位上世纪80年代唱着《年轻的朋友来相会》一道共事、如今基本退休了的老团干们,齐齐聚集到江宁一外叫“鸦屋”的地方。茶叙室里刚一落座,面对丰盛的果盘和瓜子茶点,从省政协副秘书长任上离岗的罗有康与从省旅游局领导岗位退休的周同立调侃起来,“同立,记得吗?你在铜山挂职县委副书记时,我们几个去看你,你在宿舍用花生招待我们喝了两瓶酒。”周同立大概是省级机关第一批下派市县挂职锻炼的干部,时在80年代初期,那时候没有公款接待,出差到哪里,在招待所办理住宿手续时,领取餐券,凭票吃份饭。去看望同立的同事晚饭吃好后来到他的宿舍,周同立拿出爱人带来的花生,从床肚下摸出两瓶节日供应的白酒,算是招待了远道而来的同事一场。当大家都哄笑在这恍如隔世的旧日趣事中时,专程从太仓赶来的昔日团省委青农部部长奚菊芬,非常虔诚地捧着茶杯,走到老书记林祥国面前:“老林(当年,团省委从不称职务),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我欠你五毛钱,30多年了……”

  奚菊芬告诉大家,老林在团省委副书记任上分管青农部时,一行人去连云港开会,会间,林祥国抽空一天回赣榆老家看望生病的母亲,回南京报销差旅费,负责填单的奚菊芬认为老林请假一天,这一天不应该享受五毛钱住勤补贴(有人回忆是八毛,但好几位说是五毛),于是,同行人员中,领队的副书记住勤补贴比大家少了五毛。报销时,会计问清楚当天老林仍然返回了住地,认为按规定可享受住勤补贴,但此时所有单据都已审批完毕,不便重新造单,奚菊芬也就“欠”下了这笔搁在心头30多年的感情债。奚菊芬几乎是噙着泪花说,“那时候,我们的月工资是30多块至50多块,五毛钱是钱!所以,五毛钱的欠债一直窝在我心里,也鞭策我认认真真、踏踏实实走过了在工作岗位上的人生40年。”

  奚菊芬的五毛钱故事刚讲完,担任过南京中医药大学党委副书记的王家法接过话头:“我的记忆里也珍藏着一则五毛钱的故事。1983年深秋,团省委组织部蹲点盱眙农村整顿基层瘫痪团组织,已经担任省委常委的团省委书记孙家正(后来任过国家文化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下来验收检查,县委书记赶到乡下接待省委领导,在乡政府食堂吃过晚饭,家正书记掏出五毛钱放到桌上,我们每人都不声不响地留下了五毛钱。”王家法感慨万千,说以后的几十年中记不清吃过多少顿该吃的饭、不该吃的饭,但那几张五毛钱的镜头总是难忘。特别是有时参加一些不该参加的饭局的时候。

  两个有点荡气回肠的五毛钱故事,一下子点燃了昨日战友的青春情怀,此时举杯互致问候,这场聚会的仪式感就远远大于吃什么喝什么了。大家一致要求已从省政协副主席岗位上退休的林祥国致祝酒词。老林当仁不让,举起酒杯,直奔主题,说大家都已从六奔七了,这个时段讲得最多的两个词是健康和快乐。快乐的前提是健康,健康不仅是身体健康,更重要的还有心理健康,身心都健康才有真正的健康和快乐。刚才有人说今天是老团干聚会,为什么要加“老”字呢?青春万岁!共青团员永远年轻……年纪最轻的李进早已按捺不住,吹响了青春的萨克斯,年过70的何晓劲大姐和当年的男高音朱德良一齐亮开青春的歌喉,一场21世纪的“年轻的朋友来相会”的青春圆舞激情演绎开来!



纯文学干干净净

真善美直抵人心


散文   诗歌  散文诗

欢迎来稿

收稿邮箱:410319415@qq.com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