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长征路上向“绝命后卫师”致敬

重走长征路2018-07-03 08:20:51

中央电视台热播的电视剧《绝命后卫师》,为人们揭开了中央红军长征路上担任后卫的红三十四师最后的悲壮历程。

在中央红军突破敌人第四道封锁线、抢渡湘江的血战中,红三十四师6000(大部分来自于闽西的龙岩、三明)担任全军后卫,在掩护中央纵队、各兄弟军团抢渡过湘江后,未能赶上渡江的大队,最后殒灭在湘桂交界的群山中。

以最壮烈方式牺牲的红军师长陈树湘生平简要

陈树湘,曾用名陈树春,1905年生于长沙县一个贫苦的佃农家庭。从小给地主当童工,1914年因家乡遭大旱,随父流落到长沙市小吴门外陈家垅,以种菜为生。

1919年,时期,开始接受新思想,参加了新民学会发动的长沙反日爱国运动。

1921年,定居长沙,从事建党活动。陈树湘因为常去长沙清水塘挑水送菜,因而结识了等一批湖南早期革命活动家。

1922年秋,加入

19257月,加入

19267月,同长沙近郊一批农协骨干随北伐军参加了攻打长沙的战斗,并夺取溃兵枪支10余支,组建了一支农民自卫武装。

1927年,“”后,潜至武昌叶挺部新兵营当兵。后调任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第四连排长。

19279月,随部在江西参加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并随部队上

红四军成立后,历任红四军三十一团七连连长、特务连连长、特务营党代表和二纵队四支队政委等职。先后参加根据地历次反“会剿”战斗和开辟赣南、革命根据地的斗争。

19301月至19336月,先后(长)汀连(城)独立团团长,独立七师、独立九师师长,红十九军五十六师(亦说为五十四师)师长,红三十四师一〇一团团长等职。

19343月,被任命为红五军团第三十四师长,担负保卫北区根据地的任务。

1018日,奉命移师,率全师作为全军后卫部队开始长征。

1212日,他因伤重弹尽被俘。当他从昏迷中醒来,为了不让敌人以他邀功,乘敌不备,用手从身上伤口处掏出肠子,大喝一声扯断肠子而壮烈牺牲,时年29岁。

师长陈树湘如此壮烈地牺牲,实现了他“为苏维埃新中国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誓言,写就“断肠铭志”的壮烈故事!

现在能看到的陈树湘像,是根据红三十四师幸存者韩伟将军口述画出来的。

19341218日,《大公报》长沙版刊登了《伪师长陈树香(湘)之生前死后》,“伪师长陈树香(湘),长沙人,原名树春,住小吴门外瓦屋街陈宅。现年二十九岁,母在,妻名陈江英,年三十,无子女……”这也提供了陈树湘生平的一些记载。

毛泽东、朱德等率领红四军东征闽西,把井冈山武装斗争的火种播种到福建。红三十四师即是以福建闽西子弟兵为主的红军“老”部队。在电视剧《长征》中有这样一组镜头:刚刚从腥风血雨中渡过湘江的毛泽东坐在担架上,一面询问着抢渡湘江的战况,一面频频与王稼祥、张闻天等人交谈,关注着红军下一步的行动方向,但当他得知三十四师被阻隔在湘江对岸、遭敌围困时,一再悲愤地感叹道:“我的三十四师!”“我的三十四师!”

周恩来是几天后从全州来人那里知道了陈树湘师长牺牲的消息,并且看到了长沙版《大公报》上刊登的消息,他大声说:“走着瞧吧,我们不会便宜他们的!”

很多年后,周恩来同志在《党的历史教训》中回顾湘江战役时,十分沉痛地说起红三十四师,“我们一个师被截断了,得不到消息,牺牲了。”

英勇顽强的红五军团三十四师最后的战斗历程

红三十四师的前身是独立第七师,全师6000人基本上是福建籍将士。1934年10月10日从福建宁化湖村抵达城关后,编入红五军团。

1934年1018日,全师奉命移师,作为中央红军全军后卫部队出发长征,代号“吉安”。

11月11日至13日,突破国民党军第三道封锁线时,红三十四师在湖南汝城延寿拼死阻敌,虽遭受较大损失,但掩护红军大批骡马、辎重通过了延寿向西的山间小道。

突破国民党军第四道封锁线时,红三十四师奉命担任中央红军总掩护任务,处于长征队伍的最后面,先后在湘桂边境(湖南道县、广西永安水车一带)阻击敌人,与数十倍于己的敌人鏖战四天四夜,掩护红军主力渡过湘江。掩护任务完成后,全师由原来的6000多人锐减到不足1000人。

11月28日,五师在新圩和敌人接火,红三十四师即从雷口关赶到水车布防。

30日凌晨,红三十四师掩护最后一支红八军团过了河。由于战场情况不准确,军委仍然命令三十四师去新圩以北的枫树脚接替在新圩阻击的十八团的防务(实际上十八团没有到达新圩)。师长陈树湘召集连以上干部会议,传达军委接防命令,要求全师赶到枫树脚,掩护主力红军过江。会后一〇〇团立即出发,师长带一〇一团走在中间,师政委程翠林带一〇二团殿后,急行军赶往枫树脚。部队过水车灌江浮桥遇到敌机轰炸,牺牲了200多人。

12月1日上午,当红三十四师带着辎重骡马的数千人队伍沿着羊肠小道,爬过峡谷陡壁,经过菁爬上1100多米高的时,才发现枫树脚至新圩防线已被敌人占领,不仅没能接替防务,连通往的路也被敌人截断。军委指示他们:“由板桥铺白州露源前进,或由扬柳井经大源转向白露源前进,然后由白露源再经鰲鱼州向大塘圩前进,以后则由界首之南的适当地域渡过湘水。”这样,红三十四师就完全陷入了人烟稀少的崇山峻岭之中,行走在陡峭的羊肠小道上,翻越1000多米高的宝界山,人困马乏,粮食断绝,更拖延了到达湘江边的时间。中午,当红三十四师赶到湘江边,江面已被敌人封锁,这时,他们接到红五军团参谋长刘伯承的命令:如果过不了江,就返回湘南打游击。红三十四师遂西经板桥铺、湛水抵流溪源。

此时,敌人聚歼红军主力于湘江之东的企图未能实现,恼羞成怒,敌中央军周浑元部、湘军刘建绪部、桂军夏威部以及地方民团在湘江东岸的灌、全、兴地区疯狂“会剿”,“扩大战果”,叫嚣要杀个片甲不留。红三十四师余部陷于重重包围之中。

12月2日  红三十四师师长陈树湘和参谋长王光道率领余部翻过宝界山进入全州境内,当晚宿营箭杆箐。

12月3日凌晨,经军委同意,红三十四师沿建江北上,准备经安和、凤凰,寻找适当的位置渡河西进,不意行至安和乡文塘村时,遭桂军夏威部第四十四师的伏击。红军饥饿疲劳,被动应战,遭受重大伤亡,师政委陈翠林、一〇二团政委蔡中牺牲,渡江已无希望,改向兴安以南前进的道路也已经断绝。战斗中通讯器材损失,与军委失掉联系。

师长陈树湘、参谋长王光道率领突围出来的1000多人退至茶皮箐。根据当天凌晨军委的最后指示“在不能与主力会合时,要有一个时期发展游击战争的决心和部署”,陈树湘召开师、团干部紧急会议,决定从敌人力量薄弱部位突围出去,返回灌阳,到群众基础较好的湘南打游击。在向灌阳前进时,沿途遭敌阻击和袭击,部队被冲散,到达灌阳深浦源时,已不足1000人了。因为饥饿、疲劳、伤病严重地威胁,伤病员、落伍掉队增多,部队大量减员。当他们行至新圩附近之罗塘、板桥铺等地时,又遭蒋余荪、唐炳煌、陆胜玉等带领的民团和桂军的包围、袭击,受到很大损失,全师只剩下四五百人。

12月4日  红三十四师余部退至新圩附近的罗塘、板桥铺一带,又遭到桂军和民团袭击。当晚翻过观音山,到达半山腰的洪水箐宿营。

12月5日拂晓,红三十四师在洪水菁遭到桂军和灌阳民团伍铭烈、易生玉等部偷袭,仓促应战,持续到天黑。战斗中又有一批战士伤亡和流散。深夜,陈树湘指令一〇〇团团长韩伟(图8)带领该团余部担任后卫,掩护师直属机关和第一〇一团、一〇二团余部向湘南突围。部队刚通过苗源,正准备过先公坝渡灌江时,被敌警戒部队发现。在后卫的奋力阻击下,陈树湘率三十四师由原路退回,在八工田渡过灌江,沿泡江翻越都庞岭向湘南转移。担任后卫任务的一〇〇团30多人顽强战斗,大部牺牲,小部流散。突围出来后,三十四师集合起来的只有200余人了,在师长陈树湘率领下向湘南转移。

12月6日凌晨  师长陈树湘率领所部200余人,在第一〇〇团团长韩伟率领的30余人的掩护下,在先公坝渡灌江,遭桂军和民团的袭击,未果。团长韩伟等完成最后的掩护,6人跳下山崖,他和另外2人跳崖后幸存,被当地老乡搭救。

12月7日,师长陈树湘率领余部翻越都庞岭,由八工田渡过灌江后,分数股绕道进入湖南道县空树岩村一带。这时桂军已从灌阳方向尾追而来。

12月8日,红三十四师余部沿道县、永明边界,撤退至道县清塘乡小源村一带,与国民党道县保安团200多人激战半日,击毙敌人数名,并补充了部分枪支弹药。

红三十四师在险恶的环境中,仍不忘发动群众,途经立田村时,见该村人穷地薄,是个开展革命活动的好地方,于是决定把多余的枪发给村民。在发枪之前,在祠堂里召开了群众大会。会上,红军首长号召村民拿起武器,跟共产党走,打倒土豪劣绅,实现人人有田种,个个有饭吃的理想。会后,将60多支步枪、数十枚手榴弹和数百发子弹发给了群众。立田村村民为感谢红军,专门杀了一头猪款待红军。抗日战争时期,立田村村民用红军所送枪支组建立田抗日自卫队;解放战争时期,该村成为桂北游击队的重要根据地,那些枪支,又为解放灌阳发挥了作用。

12月9日,红三十四师余部继续经营乐源直入永明八都,在上木岭、大宅腹又与永明之敌交火。红军一路且战且退,当晚退至永明上江圩。

12月10日,红三十四师余部进入湖南江华县境铜山岭,沿北麓,经下蒋、桥头铺到达牯子江渡口,用木床划渡潇水时,遭埋伏在岸边的江华县“铲共义勇队”袭击,陈树湘腹部中弹,肠子流出。战士们用担架抬着流血不止、脸色惨白的师长向驷马桥(四马桥)方向退却。

12月11日,红三十四师余部到达驷马桥(四马桥)时,只剩下百余人;到达草木田,又遭到道县保安团第一营的阻击。激烈的枪声,惊醒了昏迷多时的陈树湘,他强忍巨痛,在战士们的扶持下,指挥部队边打边走,退至银坑寨占据有利地势,击退了敌人。陈树湘命令部队改变原来行进计划,撤出早禾田,到牛栏洞会合,向癞子山进军。江华“铲共义勇队”副总队长陈锜急电道县、宁远保安团,连夜组织“围剿”。省保安军成铁侠部从宁远鲁观方向赶来,江华县“铲共义勇队”也尾随而至。前有阻敌,后有追兵,形势十分严峻。

12月12日,陈树湘伤势进一步恶化,他当机立断,命令一个班抢占曼头岭对面山头打掩护,其余人由参谋长王光道率领,迅速冲过敌人的火力网,而他自己和两名警卫员留下来掩护部队转移。部队撤离早禾田后,陈树湘在警卫员的搀扶下隐蔽到道县驷马桥洪都庙养伤,但不久被敌人发现,3人不幸被道县保安团第一营何汉部抓获。陈树湘面对猖狂的敌人,坚贞不屈,拒食、拒医,继续与敌人斗争。

12月17日,保安团抬着陈树湘送往道县县城,向上司邀功请赏,行至蚣坝石马神村红都庙时,陈树湘乘敌不备,用手从伤口处伸入腹部,抠出肠子,使尽全力,大叫一声扯断了肠子,壮烈牺牲,时年29岁。陈树湘牺牲后,残酷的敌人又杀害了他的两名警卫员,并将陈树湘的头颅割下,先后在道县城西门外和他的家乡长沙小吴门外中山路口悬挂示众。

当地群众将陈树湘的无头遗体及一同牺牲的警卫员遗体悄悄安葬。

由红三十四师参谋长王光道率余部12月13日从道县牛栏洞进入宁远,翻过几座山,半夜到达宁远香花铺的小南海,估计敌人不可能立即追上来,就分散在小南海和李家村休息,并找了一个土豪黄东升,杀他家的猪做饭吃。但省保安军成铁侠部还是从香花铺廖洞村追了上来,激战半小时,王光道负伤,11名战士牺牲。老乡王玉桂把余下红军从村旁的一条小路带走,此后,不到百人的红军队伍由一位副连长率领,且战且退,经横冲、庙冲到九疑的海源岭,后又遭省保安军成铁侠部、道县保安团唐季候部和宁远、蓝山保安部联合追剿、反复围捕,终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指战员大部分牺牲或被捕,少数隐蔽起来。

经过宁远水市镇小南海战斗后,红三十四师建制消失,结束了光荣的革命历程。但红三十四师胜利完成了掩护红军主力渡过湘江的重大任务,在与主力失去联络后,仍然坚持战斗到最后一刻,英勇悲壮,体现出人民军队钢铁般的意志和大无畏的革命精神。

1935年2月17日,中央苏区分局参谋长龚楚率领团长周金淦、政委石犹生的七十一团1200多人从江西于都突围,西行上千公里,避开国民党军封锁线,沿途寻找红三十四师失散人员,并曾建立蓝山县麻江源苏维埃政权。后来红七十一团和当地游击队遭受围剿,龚楚叛变。

跳崖后幸存的红三十四师一〇〇团团长韩伟,几经辗转,于抗战期间找回到部队,1955年授中将军衔,曾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1992年病逝。他是红三十四师唯一幸存的团以上干部。

作为全军后卫的红五军团三十四师经过血战,在完成掩护中央红军抢渡湘江后,遭敌重重包围,走完了最后的战斗历程。

我们重走长征路到道县县城,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找到陈树湘师长的墓!我们一定要向这位以最悲壮方式牺牲的红军师长致敬!

我们事先做了查询、检索,发现陈树湘师长的墓碑太小、太不起眼!因此我认真做了“功课”——从网上的照片分析,只看出陈树湘烈士石碑所在地点的要素是:浅灰色,半人多高,在潇水河边的绿化灌木丛里,附近有石栏杆,几十米外是一座拱桥,背后的街道上有“华峰宾馆”的招牌。

果然,我们进入县城后,打听了七八次,包括警察同志都说不准。我们下决心沿潇水河边有石栏杆、又有绿化带的地方寻找,天已暗下来的时候依然无果,我们选择了靠近潇水河边的旅馆住宿。匆匆吃了晚饭,我们又开始沿河边绿化带寻找。终于,在夜幕中,我们找到了“红军三十四师师长陈树湘烈士之墓”墓碑!附近是夜幕中拍下的照片有些模糊。

第二天清早,我们第一件事就是来到陈树湘烈士墓碑前,清理墓碑周边,把我们的队旗覆盖在墓碑前,告慰陈师长,长征胜利了!当年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已经发展成为如今强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了!

临行前,我们列队,一起向陈树湘师长庄严地行军礼!向我军这位以最壮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生命的红军师长告别!我们希望有一天,陈树湘师长的墓碑能够竖立在道县最显眼的地方。

 

后记:据“中红网”特稿《“为苏维埃中国流尽最后一滴血”的中国工农红军第34师师长陈树湘石像在烈士墓旁潇水边落成》,在陈树湘牺牲80周年之际,陈树湘烈士墓不再被隐没在灌木丛中,烈士的雕像也竖立起来了。这次新增的一像、一碑、一牌由时任红三十四师一〇〇团团长的韩伟后人(儿子京京、儿媳微微、孙子小小)捐建。

在纪念活动现场,一位年轻人在烈士墓前突然跪下,嘶哑的嗓音中迸出:“陈爷爷,我是韩伟的孙子小小。爷爷,我来看你了!”在场的人们无不为此动容。

一群军人们——解放军全军医学科学技术委员会神经内科分会专家们(他们组成了“陈树湘烈士亲友团”),朱德外孙刘武大校,红三十四师第一任师长周子昆烈士之子周林,毛泽民烈士外孙曹耘山,曾任红五师师长的李天佑上将之子李亚滨大校,沈阳军区某摩步旅“红三连”(其前身是陈树湘担任大队长的红一军团特务大队)代表,来到新竖起的烈士雕像旁。

韩伟的儿子韩京京和爱人来祭奠陈树湘师长,站在新的墓碑前。军旅雕塑家刘林制作了陈树湘塑像。

我们还仔细查阅资料得知如下:

——师长陈树湘被俘地,在四马桥镇塘坪村(从道县县城或宁远天堂镇向南约二三十公里都可到),村旁一片竹林中的冯都庙遗址,遗存的蹄形门栏、圆柱台墩、四角立柱仍在原地。

——师长陈树湘牺牲地,在道县蚣坝镇石马神村附近将军塘,残存的墙壁上,挂牌“陈树湘烈士牺牲地”。

——师长陈树湘埋葬地,一说遗体掩埋于当时道县城外的一座小山坡上,由于城市建设变化大,小山坡被削掉大半,而剩下的另一半成了道县第二中学的花园,二中的老校工李冬德说,这里虽然一直没有立碑,但是当地很多老百姓都知道这里长眠着一位红军师长;另一说,遗体葬于现城内、潇水之滨,上关大桥西头北侧,中心粮库后面,第二中学左后方的飞霞山上,人称“双巴祖”。

此外,在兴安县城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园里,竖立着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纪念碑,附有碑文。

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纪念碑碑文》:一九三四年十月,中共中央机关和中央主力红军共八万多人,先后从福建的长汀、宁化和江西的瑞金、于都等地出发长征,于十一月底到达桂北湘江江畔,与数倍于我的国民党军队展开了殊死鏖战,最终中央红军以折损过半的惨重代价渡过湘江,胜利地突破了国民党军设立的第四道封锁线,向贵州挺进。在参加长征的中央红军队伍中,有以龙岩、三明为主的近三万名福建籍将士,他们中有上万人在湘江战役中英勇捐躯。特别是担任全军总后卫的、基本上由福建籍儿女组成的红五军团第三十四师近六千将士,为了掩护中央机关和大部队行动,被围阻在湘江东岸,经过浴血奋战,最终弹尽粮绝,绝大部分壮烈牺牲。福建人民为红军长征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付出了巨大牺牲。为了褒扬福建籍红军烈士在湘江战役中悲壮惨烈、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迹和气吞山河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告慰英烈忠魂,激励后人,特立此碑,以示铭记。湘江战役牺牲的红军烈士永垂不朽!

  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

  福建省民政厅·老区办

  中共龙岩市委、龙岩市人民政府

  中共三明市委、三明市人民政府

  二○一一年三月立

报纸记载,这些血洒沙场的福建籍英烈大都成为无名英雄。近几年,经过福建、江西民政部门多方查找,查出有名有姓的在册福建籍烈士1114名,其中龙岩籍606名、三明籍508名,并在灌阳县革命烈士纪念园内修建了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无名烈士纪念碑,这1114位福建籍红军烈士英名分别镌刻在12块碑上。

红三十四师血战湘江的最初战斗地在广西灌阳县水车乡。在水车乡修睦村矮山脚中学旁,有红三十四师无名烈士墓。墓碑上对联:先烈精神千秋颂 英雄浩气万古存 百世流芳

国民党飞机轰炸水车乡浮桥时,红三十四师上百人壮烈牺牲。湘江战役后,水车乡的乡亲们冒着生命危险,将找到的18位闽西籍将士遗体,分两穴安葬。1990年,水车乡中学师生捐资4235.3元重新修葺了两座烈士墓,并立“红军烈士墓”碑以示纪念20104月,受市委、市政府委托,市政协主席袁德俊率领三明市政协考察团一行9人,赴当年湘江战役主战场——广西兴安、灌阳及全州三县追寻烈士踪迹,祭奠英灵,寻找核实有关史料,并就建设陈列馆和烈士纪念碑园、修建烈士墓等永久性设施与三地领导商谈。随后,福建方面投入了20多万元对红三十四师烈士墓进行扩建和修缮。

重修红三十四师烈士墓的碑记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团第三十四师,是一支基本由闽西龙岩市、三明市)子弟组成并在闽西建立的英雄部队。全师辖一〇〇、一〇一、一〇二共3个团,近6000人。在中央苏区反“围剿”中,红三十四师英勇善战,屡建战功。从1934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开始,一直担负着全军总后卫的重任。1934年11月底,红三十四师与中央红军各部在突破国民党军三道封锁线抵达桂北湘江地域后,遭到30万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为了掩护中央红军主力渡过湘江,红三十四师奉命扼守灌阳水车一线,与尾追之敌展开激战,红三十四师损失惨重。尔后,军委急电红三十四师接防新圩。12月初,红三十四师在完成掩护红军主力过江任务后,通往湘江的道路已被全部切断,再次陷入重兵包围之中。英勇的红三十四师,与数万尾追的国民党军在新圩、水车等地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血战,全师将士以简陋武器和血肉之躯,打退了国民党军一次又一次进攻。因孤军血战,最终弹尽粮绝,除少数突围外,大部分壮烈牺牲。湘江战役后,水车乡群众冒着危险,把找到的18位红军将士遗体分两穴安葬在此。1990年,水车乡矮山脚中学组织师生将两座墓进行修整,并立“红军烈士墓”碑。2010年春,福建省龙岩市、三明市和省民政厅、老区办,多次组织人员到灌阳了解红军烈士情况,并拨专款重修红三十四烈士墓。工程于2010年9月启动,2011年3月竣工。青山埋忠骨,绿水颂英雄。红军烈士英灵与山河同在,与日月同辉,永垂不朽!中共灌阳县委员会 灌阳县人民政府立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

我的母亲也是福建籍红军(但没有赶上长征),福建也是我的老家,我格外为福建籍红军惊天地泣鬼神的英勇气概而自豪,特意和队友持队旗在红三十四师烈士墓前留影。

如今,可以告慰陈树湘师长和红三十四师英烈们的,是在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他们的英雄史迹被搬上了屏幕,亿万人民不会忘他们!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