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尔摩沙札记

方远文学2017-12-20 03:09:33


从前台湾被叫做“Formosa”,拉丁文和葡萄牙文中的“美丽”。

一转眼在这岛上已经呆了三个月,从夏天到冬天。宿舍张贴出关于寒假闭舍的公告。终究是要回去的啊。

其实我对高雄是否有冬天这件事存疑。最低气温19度的时候,路上有人穿起羽绒服,室友打电话给在台北的同学:“19度馁!冷死啦!”真可爱。

一个朋友在长春,那里早就下了雪,而台湾南部的恒春,才是名副其实的终年如春。

我常常出门,到处逛逛。


(淡江)

看了许多次日落,每一次都难忘。从台北大稻埕一直沿着基隆河-淡水河骑脚踏车北上。淡水的殖民建筑,年代都不久,夕照透进拱门和花窗。渐渐地暮色四合,渔人码头晚风轻拂,这一刻,你想要握住谁的手。


(高雄爱河)

夏天夜晚在爱河旁散步,吉他手的歌声在风中飘着。刚刚退役的男生喝啤酒庆祝。许多人在摆摊卖手工的小玩意儿,给喜欢的女孩买一个发夹,夹起她被风吹得有些乱的头发。


每个城市都离海很近,有时候你想去海边吹吹风,那就走吧,多么容易就可以实现的愿望。

说到海就会想到垦丁,贝壳沙滩白得耀眼,海水清澈,浪潮起起落落,昼夜不停。从高雄出发,快到恒春时,车窗外突然出现一大片海,叫人惊喜。

你还可以去浮潜,缓慢在水中漂着,透过蛙镜向下看,热带鱼从眼前游过,珊瑚礁五彩斑斓,不小心呛了一口水,真咸。


河滨自行车道,纯粹为骑行者设置,一路风景如画。沿途设有休息站和观景台,车道不宽,遇到迎面而来的骑行者,付以一笑。


在台湾,发票还可以看作彩票,每两个月开奖一次,发票号码末尾3个数字与公布号码相同就可中200台币,概率蛮大。如果你只在台湾进行短期旅行,等不到开奖,就可以把发票捐到这些箱子里,若中奖,奖金将会捐给这些慈善会。


在台湾你能看到比大陆多得多的摩托车,空气污染污染严重。尖峰时刻红灯转绿的时候,摩托车都冲在前面,速度很快,万箭齐发般壮观。

为何台湾更多摩托车而非电动车?答曰觉得摩托车加速的马达声有力,感觉比电动车快。二是觉得电动车充电很麻烦(…好吧)。

摩托车跟汽车比,也有很多优势,方便,省油。



谈谈吃的。虽然舒国治先生已经说得够好了。

常见的卤肉饭,是平民的美食,红烧肉丁配白饭,带有一点点甜味的酱汁是江浙人的口味。加一颗卤蛋,就是一顿好饭。

牛肉汤面没有牛肉,要吃肉就要点牛肉面。

米糕是咸的糯米饭,有的是将肉与饭放在小铁筒中一起蒸,倒扣出来,浇上酱汁,加些香菜。有的是单独蒸好糯米饭,再盛到碗中加上肉燥、鱼松、黄瓜等等。卖了三十年的米糕,老板还是会问你:“觉得怎么样?有哪里需要改进吗?”

台湾这蕞尔小岛,竟有300多家夜市。

肉圆木瓜牛奶蚵仔煎芋圆药炖排骨挫冰都让人难忘。一碗鱼羹,就可以温暖一整个夜晚。有的店家,只是做一样食物而已,比如只卖绿豆汤。单纯的执着,也可以认认真真做出了名气。

几乎每家摊位都曾经被媒体报道。然后老板会把那期报纸放大贴在显眼处,或者用小电视反复播放报导他们的那几分钟。


要打印?要缴罚单?要买车票?要吃关东煮?你都可以去二十四小时不打烊无处不在的便利店。


便利店跟夜市一样,是深夜党的慰藉。

街头巷尾最常见的早餐店,是三明治蛋饼汉堡。反而很难找到一碗普普通通的白米粥,这时心里涌出深深的乡愁。

11月,选战正酣,到处都是竞选广告看板,扫街拜巷的助选车的喇叭传出一句句“拜托拜托”,“多谢多谢”。经常可以得到免费的纸巾。

投票当晚就进行统计,票数时刻刷新。结果是北蓝南绿的格局崩盘,国民党惨败,浊水溪、大安溪甚至基隆河防线都沦陷,只能退守中央山脉。“国民党遭受到前所未有的严重挫败,由选前4都11县市萎缩至1都5县。在野的民主进步党則由选前的2都4县扩张为4都9县。(wiki)”

新选出的台北市长柯文哲是无党派人士。他可算是弃医从政,之前是台大医院的创伤部主任,台大医学院教授。在台湾,医生的收入、社会地位都非常高。医学是最热门的专业,成绩最好的学生都去当医生。台大医学系是大学联考时分数最高的,如果分数差一点点不够去台大医学院,有的学生会宁愿选择其他学校的医学系而放弃台大。医生治病救人,普遍受到尊敬。反观大陆,一些无良媒体常常挑起医患矛盾,其实是很糟糕的一件事。

美国选举有一个说法,“从两个烂橘子里挑一个不太烂的”。

台中前任市长胡志强仍旧参选,之前的政策是公车8km免费,竞争对手林佳龙就说他会10km免费。这种钻牛角尖的政策也蛮有趣的。

选前一周,在台北看支持柯p的彩色的游行,口号有:为台北拥抱,摈弃蓝绿阵营的斗争。他真的似乎给人希望,很多年轻人在他的竞选总部做志工,非常热闹。


(自由广场)


在很多地方都可以看见101大楼,曾经的世界第一高楼,(深深感受到了台湾朋友对哈利法塔的恨意)这里的大陆游客密度超高,大概仅次于阿里山日月潭。


(唐山书店)

台大附近有全世界最多最好的中文二手书店。


青田街曾经住着台大的老教授们。有许多日式老屋和老树,日子缓慢深刻。

台北故宫建筑没有北京的大气,但有太多美丽的青铜器、瓷器、书画。展厅中人潮济济,走走停停,常常惊奇发现“原来你在这里”。擦身而过的日本游客不停感叹“su go i de su ne”(真是厉害啊)我对着那只天青无纹椭圆水仙盆看了好久好久。

台湾并不完美,它的城市发展滞缓,大多数媒体眼界狭窄,网路上也会有缺少知识没有思考能力的人,也流行用pps和风行看免费电影。但应该承认在华人世界里,似乎没有什么比它更好了。

我会想念这里的风景,这里的人。

再见。福尔摩沙,美丽的岛。


编后语:我们每个人之于另一个人,每个群体之于另一个群体,都是海洋上的一座座孤岛,有着各自的进化历史,各自的生态系统,却因海底山脉的联结,海水的温柔抚摸,而牵起手来,海峡的两岸,亦是如此。“人类的自我安慰和相互安慰,主要办法是寻找’意义’”,每个“意义的岛屿”都在宣称着自己的极端重要性。海峡这边,自由是个陌生人,人们喊不出对于她,生命与爱情“皆可抛”的告白。也许,这是很多华人漂洋过海至海峡对面,至太平洋对面的理由吧。

——阿牧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