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巴黎的礼拜天

外交财悟2018-01-13 06:25:08

1957年春季的一个雨天,一个年轻人走在巴黎圣米歇尔大道上。

在马路的另一边,走过来一对夫妇,看起来像个小老头的男人,穿着一条磨得很旧很旧的牛仔裤,上身一件格子衬衫,戴着一顶棒球帽,还有一副金属边的眼镜。


年轻人认出来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欧内斯特·海明威,三年前刚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海明威。


海明威正在二手旧书摊前和一群巴黎大学学生们有说有笑,年轻人感觉他那么地有活力,充满激情。作为记者出身,年轻人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很想上前去采访一下偶像或是直接表示自己绝对的崇拜,但由于语言的问题,什么都没有做。

只是隔着马路,对着海明威喊了一声:“大师!”大师回头,举起他的手,用孩子般的语气回以:“再见,朋友!”


这是这个年轻人和大师海明威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见面。四年后,海明威离开了人世,又过了二十年,这个年轻人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这个年轻人叫马尔克斯,《百年孤独》的作者。

故事过去了将近60年,但巴黎就是这样,依然是一个充满遇见故事的城市。


一转眼,来到巴黎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海明威说,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有幸,我在年轻的时候在巴黎生活过,更幸运的是,我依然还在巴黎生活着。

巴黎的四季温度适宜,不太冷的冬天和不太热的夏天,我想这也是很多名人、大师们愿意在此生活的重要因素之一吧!


每个周一到周五都在忙碌工作,上、下班的路上倒是看惯了无数个日出与日落的场景。一到礼拜天,和国内熙熙攘攘的购物商场完全不一样,巴黎的商店超市全都关门歇业。大街上也没有了行色匆匆上班族,到处都是带着墨镜、喝着咖啡、晒着太阳的巴黎市民和游人,悠然自得、浪漫温馨。

在我看来,每一个巴黎人的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礼拜天情节。


在欧洲,巴黎是最不缺博物馆的一座城市。在这个博物馆林立的城市里,既有卢浮宫、奥赛、蓬皮杜这样广为人知的博物馆,也有东京宫、集美、马蒙丹这些稍显小众却独具味道的博物馆,更令人诧异的,还有地下墓穴博物馆、下水道博物馆、浪漫生活博物馆、情爱博物馆,这些新奇有趣、充满想象的博物馆。


刚到巴黎的那段日子,每个礼拜天,我都会去各个博物馆探寻艺术的气息。


在卢浮宫里驻足凝视天使之吻和维纳斯的优美身段;

在奥赛为德加的芭蕾舞女优美裙摆、塞尚的静物、毕沙罗的风景而痴迷;

在蓬皮杜见识到了保罗克利描绘视觉名为“作品的讽刺”展览;

在橘园为莫奈八幅巨大的睡莲和雷诺阿弹钢琴的女孩而屏息凝神;

 在大皇宫排上四十分钟,只为看一眼委拉斯凯兹笔下蓝裙的玛格丽特公主和镜中的维纳斯;


在达利博物馆感受一个超现实主义和偏执狂患者眼中的世界。

无论是大大小小哪一个博物馆,到了礼拜天,博物馆成了家庭的聚会,在整个博物馆里弥漫着温馨的气氛。


总能见到带着孩子的家长、年轻的小情侣、步履蹒跚的老夫老妻们,在一件件作品前驻足、凝视。总会有不少七、八岁的小朋友拿着画本趴在地上,用稚嫩的笔触画下自己眼中那个纯净无暇的世界;也会有充满艺术气息的青年,坐在名家的作品前聚精会神的描摹。


当我混迹在这些人群中时,也开始慢慢融入他们的生活,逐渐开始明白为什么欧洲总是会有杰出的艺术家层出不穷。因为艺术,已经成为他们日常生活的点滴。


在过去的印象里,跳蚤市场不过就是买卖一些二手、破旧东西的集市。来到巴黎以后,有机会亲自感受一下巴黎跳市的繁荣与喧闹,才知道有这么多人流连忘返其中确实大有魅力所在。


在跳蚤市场的最大乐趣在于“淘货”。很多跳蚤市场,放眼望去都是摆满了旧衣服、旧鞋子的摊儿,粗粗一看,怎么也不觉得是能淘到什么宝的地儿!

在专业“淘宝”的同事带领下,虽然这边翻翻那边看看,但很快找到了值得一淘的摊儿,一个专业卖鎏金钟。同事面露喜色,兴致勃勃地向我介绍起来如何分辨是铜鎏金还是镀铜的,哪个时期的钟表有什么特征,如何看钟还能否正常走针……第一次觉得,原来“淘宝”也是需要掌握很多知识的。

慢慢地,跟同事去逛得多了,也渐渐知道该淘些什么宝贝,比如宝蓝色的法国里莫日瓷器、精致细腻色彩柔和的西班牙雅致瓷器,做工精巧年代久远的铜鎏金钟、性能良好运转正常的四百天钟,作者不太出名但笔触细致的各种风景静物油画,栩栩如生又有历史感的铜雕塑等等。

虽说都是一些旧物拾,但每一个钟表、每一幅画、每一个雕塑、每一件瓷器,甚至每一把椅子,都有着悠久的历史,代代相传,带着时光的印记等待下一位主人。


在跳市中,感受各种文化的深厚底蕴和厚重的历史感,这才是淘宝的真正魅力所在吧!


在巴黎,天气常年多为阴冷,阳光成了最大的奢侈品。


每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卢森堡公园、杜乐丽花园、皇宫花园、战神广场,随处可见带着墨镜或交谈或看书的人,草地上坐满了手拿啤酒三明治野餐的青年,还有嬉笑打闹的孩子……

在阳光的沐浴下,一切都是那么明亮而优雅,生活充满了希望。


除了公园,那些远离巴黎市区的小镇是很多家庭在礼拜天度假的选择之一。一家几口人带着自家的小猫小狗,开着房车到郊区小镇享受田园时光。

虽然,我在巴黎只身一人,但从来不缺少一起出游的小伙伴。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车到诺曼底海边只为吃一顿鲜美的一号生蚝;在春暖花开的五月到吉维尼小镇看一眼无数次出现在莫奈画作中的花园与睡莲;在葱葱郁郁的夏天到卢瓦尔河谷走近壮观宏伟的香波堡、精致典雅的舍侬索城堡。

这一切,都让我更贴近这个停留在黄金时代的国度,感受时间的流逝与美好的定格,探寻淹没在历史尘埃和繁琐日常中的文化、艺术、哲学、时尚与浪漫。


巴黎的礼拜天,没有工作日的匆忙,没有逛街的琳琅满目,有的只是四散的咖啡香气,墨镜下难掩的满足的笑容,还有随处可见的艺术气息。

时光的推移在这里显得尤为缓慢,而你,只希望这样的日子,慢点,再慢一点。


回到文章开头的故事,1957年那个春雨的日子里,马尔克斯遇见了他一生的美好,而我相信,那一定是巴黎春天的某个礼拜天。

 

作者

江源,90后女外交官,2013年考入外交部,目前在中国驻法国使馆常驻。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