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灞桥》笛声话今昔

昭华民族音乐2018-03-21 20:04:50

笛子独奏曲《灞桥

作曲&演奏:石磊

灞桥,位于西安市城东,是一座颇有影响的古桥。春秋时期,秦穆公称霸西戎,将滋水改为灞水并修桥,故称“灞桥”。 

自古灞桥多离愁,唐朝时,灞桥上设立驿站,凡送别亲人好友东去,一般都要送到灞桥后才分手,并折下桥头柳枝相赠。久而久之,“灞桥折柳赠别”便成了特有的习俗。而历代描写灞桥离别的词句也留下了许许多多的佳篇。 

由青年笛子演奏家、四川音乐学院教师石磊创作的笛子独奏《灞桥》仿佛更加把这种别样的情怀用笛声抒发了出来。然而,曲作者的真正意图是这样吗? 

“我的写作目的还真不是描写‘灞桥离别’的。这座桥在我的记忆深处留下更多的还是它的变迁。从我的家乡渭南到西安,灞桥是必经之地,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这里的村民完全依靠挖沙子维持生计一直到现在这里建成一座现代化的工业园区,我基本上见证了它的变迁。于是在这种情况下,才由‘情’而激,创作了这首作品。” 

听过石磊作品的人都知道,他的音乐创作基本有两大特色,既有运用创新技法的“新笛乐”作品,如《诙谐的影子》、《天山马》、《瞑》等等,也有特别擅长抒发人物内心情感的“抒情笛乐”作品,像我们熟悉的有《孤烟直》、《红高粱叙事曲》、《若秋》等。而《灞桥》就是这其中一首注重抒发人物内心情感的乐曲。 

乐曲的创作灵感来源于歌曲《灞桥柳》,原本婉约、惆怅又带有古意的曲调经过石磊的重新演绎,不仅表达出作者对昔日灞桥人民在艰苦岁月中的艰辛生活,同时加入了快板段和广板段,彰显出西部地区在大开发浪潮中崛起的雄壮气势。乐曲选用了C调曲笛来演奏,苍凉感与厚重感不言而喻。 

乐声起,两句带有历音技巧和撒气声的筒音长音,犹如历史上的灞桥在经历了无数风雨后依然矗立于此。慢板部分,是原歌曲的一段带有碗碗腔音乐元素的段落,石磊在这段旋律上没有做过多的修饰,而是强调气息的运用到位,气震音要求贯穿始终,且每一句都要饱含深情来演奏。原曲主旋律的叙事性很强,虽然两遍重复,却丝毫没有拖沓的感觉,反而让人觉得非常尽兴。气震音、指柔音以及虚指颤音的技巧使用无疑都为乐曲增色不少,在慢板结尾处的一个长指颤音的使用,使乐曲转入一段振奋人心的快板。主题元素在不断的发展下衍生出新的动机,不断变化,曲作者使用了resol la si的和声推进式手法,环环相扣、层层递进。随后双吐技巧的下行继而半音阶的上行以及模仿骏马嘶鸣的技巧,都展现出灞桥人民激昂奋进的精神风貌。快板之后直接进入的小广板,也是第一段主题的发展,依然是碗碗腔的音乐元素,前面两句的对话式乐句引申出的发展部两句对话使得整个情绪得到更好的释放。最后乐曲在一片欢腾中结束。 

笛子独奏曲《灞桥》韵味浓厚、曲意明了,技巧使用上没有使用过多的新技法,而是更多注重了“以情感人”,陕西碗碗腔的元素应用到位且出彩,乐曲虽然不到五分钟却能引人入胜。在石磊的诸多笛乐作品中当属是最有家乡深情的一首。

石磊,陕西人。竹笛硕士,著名青年笛子演奏家,四川音乐学院竹笛专业讲师,四川竹笛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音协竹笛学会副秘书长、中国排箫艺术研究会副会长。

多次在国内外举办专场音乐会。曾获 “扶贫杯”器乐大赛青年专业组金奖;第七届“巴蜀文艺奖”作曲铜奖等;第七届中国音乐“金钟奖”演奏奖; 2011年上海国际音响Grandprix最佳专辑奖。 被誉为“中国最具魅力青年笛子演奏家”。

参与录制的民乐专辑、歌曲专辑、影视插曲、动画音乐、舞蹈音乐等900余部;包括歌曲《姑娘我爱你》、《鸿雁》,影视《秦时明月》、《芈月传》等;出版《视觉维度的笛声》、《民族轻音乐》、《官方乐典》、《国乐瑰宝》、《笛鸣》、《乐府》等张专辑。

代表作品:《红高粱叙事曲》、《诙谐的影子》、《后天的梦》、《天山马》、《孤烟直》、《春叙》、《若秋》、《灞桥》、《瞑》等数十首。

撰写发表《四川音乐学院“十孔笛”》、《十孔笛发展·走向》、《阿诗玛叙事诗创作札记》、《笛曲天山马创演札记》等多篇论文。





文:蒋宁,青年笛子演奏家,文学硕士,《中国竹笛》杂志执行主编,音乐专栏作家

推荐阅读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