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世界对话 | 李俊峰:西方用40年治理污染,而中国只需要三步

凤凰国际智库2018-05-15 05:52:28

编者按

在日前举办的2016凤凰国际论坛上,国家应对气侯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在“全球气候治理与中国绿色发展机遇”分论坛中对绿色低碳发展中的手段,包括碳市场、电力市场改革等对可再生能源发展有何种促进作用等问题进行了深度探讨。


李俊峰认为,《巴黎协定》为全世界释放低碳信号,促使世界各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走低碳发展之路。“发展过程中的气候治理没有一个固定模式,都需要我们不断探索,摸着石头过河。尽管目前我国在环境治理方面还困难重重,但是我们应当提振信心不断向最终目标努力。” 



以下为李俊峰发言摘录精编,与凤凰国际智库读者分享:   


一年前,巴黎协定的达成经历了整整11个月。当时专家们都在估计协议何时生效。秘书处认为碳排放将于2017年升级。最终协定能快速生效的有很多原因,各大国领导所做出的贡献功不可没。气候变化谈了20年不是没有收获的,给全世界发出了一个信号,即各国必须走一个低碳的道路,必须转型经济增长方式、能源系统和消费模式。经过20多年,中国虽然没有赶上发达国家,但是,这种转型是一直在进行的。技术为转型提供了实现的可能。企业家们落到实处,形成了一批很棒的产业。这促使政治家们有力量、有能力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去年年底,国家能源局局长宣布新的能源战略,即安全高效的绿色低碳战略。


1997年,欧盟提出2050年把新型能源比例提高到50%,外界认为是天方夜谭,不可能实现,但现在各国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今年3月份,国家能源局局长在讲话当中谈到中国能源转型三步走的方针:首先非化石能源可以满足新增量的需要。然后开始逐步地替代化石能源。最终完全取代化石能源。2015年第一步已经做到了,2014年到2015年中国的煤炭消费出现了负增长,非化石能源可以满足新增需要,并且有了实质性的替代。去年,中国的煤电装机量上涨,发电率降到百分之四,实际发电量增长了0.2%左右,近乎零增长。新增部分满足的需求基本上就是用非化石能源来满足的,并且还有一个实质性的替代。从观念和技术上来看,这些成果都是巴黎协定达成的。

 

另外一个方面,走可持续发展道路是可行的。1972年,第一次大会提出来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当时并不被称为可持续发展,而是叫“永续”。80年代可持续发展的口号慢慢被提出,一直到1992年达成了气侯变化框架公约,这么多年的实践以后,大家发现走绿色发展的道路,不仅是走得通,还可以走的好。对于人类解决国际和国内环境问题都是可行的。伦敦烟雾事件、日本、美国儿童铅中毒等等问题,经过40年努力都是已经解决了,大家的生活也变得越来越好。



工业化带来的很多问题都能得到解决。因此走绿色发展的道路是可行的。1992年在里约召开的环境大会形成一个共识,必须走可持续道路。会议制订了16个目标。包括中国在内,也认同按此方法解决中国的绿色发展问题。 16大、17大已经提出了这些概念,真正把生态文明作为国家治理和国家建设的一个重要的方略,18大正式提出“五位一体”,即社会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经济建设,还有生态文明建设。大会郑重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些成果都是水到渠成的。

 

发展过程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然后逐步找到一条比较正确的道路。这是我对气侯变化和绿色发展的一种解读。当然,现在还有各种各样的困难。怀疑气侯变化的人也大有人在,但我们大可以不必要担忧这样的事情会发生。美国所有做过的承诺,不用任何的政府干预都可以实现。技术上面可行,经济上面也可行。用天然气取代煤炭,成本大大降低。

 

中国发展核电,常常纠结安全不安全的问题。国家已经有很多个核电站,但是由于天然气、太阳能、风能比核电便宜,有声音称发展核电不经济。走绿色发展这个道路是水到渠成的。巴黎协定也是水到渠成一个成果。所以,虽然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和挑战,但是这个是一个向好的方向,这是一个正确的道路。因此,我对这种转型很有信心。

 

中国在能源的低碳转型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同时面临着很多发展过程当中的问题。过去不提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原因是可再生能源的量很小,不影响其他发展。现在能源需求高速增长,所有能源都满足不了要求,发展可再生能源不再有障碍。现在经济进入一个调整、转型期。新常态带来的实质性后果就是能源增速放缓,2012年、2013年和2015年基本上都是一两个百分点的增长。新能源,可再生能源以25%、30%的速度在增长。

 

虽然国家提出了一些转型战略,但是并没有被每一个企业接受,也没有被每一个省份接受。每一个省采取的政策不一样,带来的结果也不一样。现在发展可再生能源是一个国家的责任,必须让每个地方政府,每家企业都感受到这种责任。所以,国家现在开始做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非化石能源要求最低的保障小时数。第二件事情,是要落实生态文明建设提出的绿色调动效率优先政策。第三是要调整观念,搞明白低碳转型对于中国的长期发展是一件好事情还是坏事情。2015年习主席指出,应对气候变化不是别人让我们做什么,而是自己做什么。不可以将发达国家提出来的事情一概而论,到现在为止,所有发达国家都是高碳的。高碳情况下,发达国家也是不要让大家重复过去走错的道路,发达国家现在在纠正错误。但同时,也有一些国家很激进。

 

十六大、十八大提出了一个重要理念——发展就是让生活更美好,所有发展都是为了人民的福祉,为了人们生活得更健康。因此,中国面临的不是简单的收入陷阱问题,而是温饱之后体面的问题,这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到2020年,中国要实现小康,2050年实现现代化,生活质量翻倍。人们只有消费好东西,消费高质量的东西,才可以跳出陷阱,这一点很重要。淘汰落后产能,才能有更多的新能源企业存在和发展。现在,国务院发出指令,煤炭去产能,决心不可以动摇,措施不可以手软。另外,国家能源局也做出相关指示。


关注往期凤凰国际论坛“与世界对话”栏目,敬请点击:


王忠明:世界经济标准源于文明的沉淀

曾鸣:国有电力要放开,允许混合所有制存在

陈卫东:中国能源革命?先革“煤炭”的命|与世界对话

陈新华:全球大变局下,中国能源决策千万不能“自说自话”|与世界对话

于宏源:如果中国实现不了低碳目标,会被西方“阴谋论”绑架|与世界对话

艾平:中国与西方软实力PK,突破点在非洲|与世界对话

梁春晓:西方科技巨头格局终会被中国科技企业打破,最看好阿里 | 与世界对话


责任编辑:张添之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