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人的旗袍里, 装的, 是他的一辈子。

地产课堂2018-04-15 05:23:39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子,

上面爬满了虱子。


第二皮肤


长乐路,

算是上海的一条老马路。



路边都是上了年纪的法国梧桐。

即便在盛夏,

走在长乐路上,

总有种遗世独立的荫凉感。



“旗袍穿好,

量尺寸叻!”



长乐路221号,

一声低沉的吴侬软语,

从一面不大的橱窗里传来。



一个温婉的女人,

直立立站在那儿,

毕端毕正,挺着腰板。



身旁忙碌的裁缝师傅,

一头华发平整地梳向脑后。

一根皮尺 ,一支笔 ,

一包大头针。



这家店子是长乐路的“瀚艺服饰店”,

这位老师傅是上海滩“最后的裁缝”:

褚宏生。



80年来,

他只做旗袍。



从胡蝶那身轰动一时的

“魔都上海·蕾丝旗袍  ”开始。



18岁的他,

大胆选用当时最流行的蕾丝,

完成自己的第一件作品。



法国进口蕾丝做的中国旗袍,

由中国最红的电影明星演绎,

迅速形成一股风潮。

褚宏生因此名声大噪。



而这距离他从苏州老家,

跑到上海学手艺,

不过短短三年时间。

除了天分,更是努力。



外面淞沪战争打着,

铺子里衣裳做着。

师傅画好线,

褚宏生要一针一针缝起来。



钉直角扣、划线、刮浆、开滚条,

一切从头学起。

缝纫、盘扣、量体、打样,

十八般武艺都要学会。




量尺寸最是考验人,

一件旗袍要量取三十六个点,

有名的大裁缝只管量体。




单单一种抢针刺绣,

就有正抢、反抢、叠抢三种。



小小一个盘扣,

一做就是三个钟头。

裙摆滚边,

重重叠叠,要滚上三四道。



“学三年,帮三年。”

真正要出师,

没个六年不行。



不是女人,

却要比女人更懂女人。

褚宏生知道,

怎样能让一个女人卖相好。



胡蝶喜欢淡雅,

他就给她做一条

翠绿色蝴蝶图案的软缎旗袍。



他至今都记得那天,

她穿着旗袍,

一下拉开试衣间的帐子,

像是从画里走出来。




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

喜欢大方古典的花色,

他用单色的素色料子,

给她做了一条暗色大花旗袍。



王光美穿着这个旗袍出访,

光彩照人,

甚至招来江青的嫉恨。



女人呐,

都逃不过一件旗袍。



宋美龄的大衣橱里,

塞满了旗袍,

出国留学也清一色穿着旗袍上课。



张爱玲高傲地头,

甘愿为旗袍低下。

她甚至自己做旗袍,

开了个“造寸”旗袍店。



而男人,

也逃不过一件旗袍。



《色戒》里的老易,

是否因那旗袍包裹下的曼妙,

落入了佳芝的温柔陷阱里?



《花样年华》里的周慕云,

是否在暗夜里,

想着丽珍的诗一样的背影,

辗转难眠?



他们都爱着旗袍,

只有褚宏生,

是最懂旗袍的男人。



身高1米6到1米65,

上半身一定不要比下半身短,

三围要清楚,千万别太瘦,

这样的女人穿旗袍最好看。



胸、腰、“浪腰”(后腰最细处),一定要格外讲究。提高腰线,能掩饰小肚子; 降低一些,能把女人勾勒得更玲珑。料子薄,臀围要略紧一紧,厚重的织锦缎,要略微留些空隙。



如今98的褚宏生,

说起他做了一辈子的旗袍,

仍头头是道。



他一直为客人量体到95岁,

从来不需要老花镜。

量长度时,手指就是铅坠,

一拉笔直。



量体宽时,一绕一滑,

软尺和模特之间,

只有空气能穿过去。



从18岁一举成名,

到耄耋之年,

他是全上海滩,

乃至海内外名媛们“最爱”的男人。



如今的旗袍,

走过了民国的黄金时代,

成了橱窗里和照片里的衣裳。




手工制作旗袍,

更是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



褚老总说,

现在总是怀念过去的十里洋场:

大家穿着旗袍,擎着洋扇,

有动听的吴侬软语,

有悠悠上扬的小调,

还有着醇厚舒缓的美丽。



“机器踩出来的衣服硬梆梆的,

体现不出女性柔美的气质。

人手才能缝出圆润的感觉”




2015年,外滩22号,

98岁的褚老办了自己第一个旗袍高定秀。




这场致命的“中国式”诱惑,

是褚宏生八十年来用针脚谱写的

花样年华。



有人让老人回老家颐养天年,

有人请老人去国外开辟新天地,

他哪里也不想去,

只想留在上海。




因为上海女人的旗袍里,

装的,

是他的一辈子。


- END -


你没看错,地产课堂。


自从空间研习社再出发,黄章林原创文章多数那里推送,面向C端用户的会在网易号,那这里呢?地产课堂,黄章林の营销学院,基本上打算重回教材课件之路。推送的图文,都是黄章林亲自遴选的奇文干货,也有湿漉漉的故事,希望你会喜欢,期待你的参与!


《匠心之城》,一个不错的公众号。


你也说匠心,我也说匠心。

房企那么多,谁家最匠心?


—— 黄章林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