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派 | 20世纪英美现代诗歌的发轫:意象派

扬子江诗刊2018-02-12 07:43:56

意象派诗人群合影,右三为庞德


流派概述

20世纪英美现代主义诗歌运动的谱系之中,意象派(Imagism)无疑是发轫流派。在意象派活跃英美诗坛的八年之中,庞德、艾米·洛威尔、威廉·卡洛斯·威廉斯等诸多意象派诗人以其意象鲜明、简练含蓄的诗作,革新了维多利亚时代无病呻吟的伤感诗风,开创了英美现代诗歌发展的新方向。意象派诗歌多受中国古典诗词和日本俳句的影响,也为东西方的诗歌交流搭建了桥梁。



艾米·洛威尔Amy Lowell1874-1925),意象派代表诗人


意象派的前身是英国批评家托马斯·休姆鼓吹的“新古典主义”。1909年,24岁的埃兹拉•庞德来到伦敦,很快跃升为伦敦文坛的领袖人物。休姆的诗人俱乐部也成为意象派的沙龙。1912年,希尔达·杜利特尔和理查德·奥尔丁顿的诗歌经庞德推荐,刊发于芝加哥《诗刊》,希尔达的诗下被署名“意象派H·D”。1913年,弗林特在《诗刊》上发布意象派的三条宣言。1914年,庞德出版的第一本《意象派诗选》问世,三年后庞德退出,由美国女诗人艾米·洛威尔接手引领意象派运动。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意象派在英美逐渐瓦解,却在俄国梅开二度,叶赛宁等青年诗人成立意象派团体。尽管该团体也于1927年解散,但到了20世纪中叶,意象玄学派和深度意象派再次亮相美国诗坛,可见意象派生命力之茁壮。

创作特色

发表在《诗刊》上的“意象派三规则”涵盖了意象派诗歌在内容和形式两方面对19世纪西方传统诗歌的革新:

一、直接处理无论主观的或客观的“事物”。

二、绝对不用任何无益于表现的词。

三、至于节奏,用音乐性短句的反复演奏,而不是用节拍器反复演奏来创作。

意象派是一个“务实”的诗歌流派,主张以鲜明凝炼的意象形象地展现事物,反对空泛的抒情和陈腐的说教。但实际上,意象派又吸收了中国古典诗歌的“务虚”美学,尤其是艾米·罗厄尔提出的“要含蓄,不用直陈”原则,更贴合了东方诗学蕴藉的审美。意象派诗歌的短小精悍,也打上了中国古典诗词和日本俳句的诗体烙印。在对现代自由诗格律的改良上,意象派也贡献卓著。


兹拉•庞德(Ezra Pound)(1885-1972


埃兹拉•庞德,意象派诗歌运动的开创和领军人物。18851030日,庞德出生于美国爱达荷州的海利镇。早年就读宾夕法尼亚大学,后在哈密尔顿大学获得硕士学位。1908年,庞德的第一部诗集《灯火熄灭之时》在威尼斯出版,庞德本人定居伦敦,并先后出版《人物》(1909)、《反击》(1912)等诗集,以及囊括了其早期译作的《罗曼斯精神》(1910)。


少年庞德

庞德和友人


作为引领意象派诗歌运动的“革新派”人物,庞德以其渊博的学识、打破陈腐的创作理念,以及活跃的社交能力,开辟了欧美诗坛的新局面。在旅居伦敦巴黎期间,庞德与欧美文学界人士交游甚广,帮助提携TS艾略特、海明威等人出版过作品。


1916年的庞德

以《论语》中“日日新”为座右铭的庞德并未固守于意象派,1914—1915年间,庞德与温德汉•路易斯办起《风暴》杂志,开创“漩涡主义”。 不同于意象派的清新诗风,漩涡派更重视强有力的意象节奏。


晚年庞德

二战期间,庞德在罗马电台多次发表反美宣讲,于1943年被控叛国罪,被监禁在意大利比萨俘虏营中。1945年,庞德被押往华盛顿受审,但经一些文艺界名流和政界人士的幕后活动,以其患精神病为由免予起诉。之后,庞德在圣伊丽莎白医院度过了十三年的监禁岁月。在此期间,庞德写出《诗章》的第71—84章,于1949年获得了由美国国会图书馆颁发的博林根诗歌奖。1958年,庞德获释,返回意大利,并于1972111日在威尼斯逝世。



庞德与中国

倾注了庞德一生心血的长诗《诗章》,耗时50年,融汇了希腊、罗马的神话,中国和欧美的历史。具有抒情诗、戏剧、日记、报道、讽刺文、颂歌等多重面貌。《诗章》中有十二章以中国为题材,充分展现庞德对中国文化的热衷。早在1915年,庞德就出版过译诗集《神州集》,这是他根据日本文学专家费诺罗萨的译稿整理而成,收有《诗经》、汉乐府、《古诗十九首》中的诗作,以及陶渊明、李白等人的诗歌。庞德改译的中国古典诗歌,成为意象派诗人们借鉴的对象,由此赋予了意象派诗歌鲜明的“东方神韵”。



庞德诗选

赵毅衡翻译

少女


树长进我的手心,

树汁升上我的手臂,

树在我的前胸

朝下长,

树枝像手臂从我身上长出。

你是树,

你是青苔,

你是轻风下的紫罗兰,

你是个孩子——这么高,

这一切,世人都看作愚行。

          选自《里波斯忒斯》(1912

注:此诗为庞德献给昔日恋人希尔达·杜利特尔的习作



花园


象一络散开的丝线吹在墙上

她走着,沿着肯辛顿花园小径的栏扦,

她正在一片片地死去

死于感情贫血。

而周围有一伙

肮脏、健壮、杀不死的穷人家孩子。

他们将继承这世界。

高贵的血统到她而告终,

她的慵倦很高雅,但未免太多。

她希望有人来跟她聊聊,

却又害怕

我会如此不知检点。

选自《鲁斯特拉》(1915


刘彻


绸裙的窸瑟再不复闻,

灰尘飘落在宫院里,

听不到脚步声,乱叶

飞旋着,静静地堆积,

她,我心中的欢乐,睡在下面。

一片潮湿的树叶粘在门槛上。

选自《鲁斯特拉》(1915


庞德这首名诗是伪托汉武帝(刘彻)思怀李夫人所作《落叶哀蝉曲》的改作。原诗是:“罗袂兮无声,玉墀兮尘生。虚房冷而寂寞,落叶依于重扃。望彼美女兮安得,感余心之未宁。”



地铁站台


人群中出现的那些脸庞:

潮湿黝黑树枝上的花瓣。

选自《鲁斯特拉》(1915


这是意象派最著名的一首诗。据庞德自述,1911年某一天,他在巴黎协和广场走出地铁,突然在人丛中看到一些姣美的脸宠。晚上写了一首三十行的诗;六个月后,他改成十五行,仍未能满意;一年之后,他写成了目前的形式:只有两行。



舞者


(为伽利利地方加那村的婚礼而作)①


黑色的眸子,

哦我梦中的女人,

象牙的舞屐,

跳舞的人没一个能如你

脚那么轻捷。

在帐篷中,

在破碎的黑暗里,

我找不到你。

在井边,在提水的妇女中,

我找不到你。

你的手臂,象树皮下的嫩枝,

你的面容,象闪光的河水。

白得象杏仁是你的双肩,

才剥开硬壳的新鲜杏仁。

没有阉宫看守你,

投有铜栏挡住你。

你休息的地方,有镶金银的绿松石,

棕色的长袍,有金线绣成花纹,裹在你身上,

哦,Nathat- Ikanaie,“水边的树”。

你的手搁我肩上,象菖蒲丛中的润溪,

流水凝冻成你的手指。

你的女友白如涧底的圆石,

她们的音乐唱着你——

跳舞的人没一个能如你,

脚那么轻捷。

选自《鲁斯特拉》(1915


①据圣经,耶稣曾在伽利利地方的加那村参加婚礼,并在那里第一次显示奇迹,将水变成酒:

②据庞德研究者们考证Ikanaie可能指公元前十四世纪的一个埃及法老,但这个词组意义不明,看来,是庞德生造,以增添异国情调。





诗章第四十九


献给七湖,不知是谁写的诗:

雨;空阔的河;远行,

冻结的云里的火,暮色中的大雨

茅屋檐下有一盏灯。

芦苇沉重,垂首;

竹林细语,如哭泣。

秋月,山从湖中升起

背倚着落日,

夜晚象一幅云幕,

抹去了轻波;而桂树

枝于尖细,刺穿夜幕,

芦荻丛中一支凄凉的曲调。

风从山背后

吹来钟声。

帆船四月过去,十月可能归来

船消失于银光中;缓缓地;

只有太阳在河上燃烧。

在秋旗抓住落日的地方

只有几缕炊烟与阳光交叉。

然后,雪急落于河上

整个世界盖上白玉

小船象一盏灯在河上漂

流水似乎冻住了,而在山阴

却有人自在悠闲

雁扑向沙洲

云聚集在窗口

水面空阔;雁字与秋天并排

乌鸦在渔灯上喧噪

光亮移动于北方天际,

那是孩子们在翻石头抓虾。

一千七百年清来到这些山间

光亮移动于南方天际。

生产财富的国家却因此而负债?

这是丑事,是盖利翁

这条河静静地流向Ten  Shi

虽然老国王建造运河是为取乐

卿云烂兮

糺缦缦兮

日月出兮

旦复旦兮

日出;工作

日落;休息

掘井而饮水

耕田而吃粮

帝王的力量对我们它又有什么意义? 

第四度⑦;静止度。

降服野兽的力量。


《诗章第四十九》常被称作《七胡诗章》。这是庞德从一本题为“潇湘八景”的诗画册为素材写成的。此画册每诗附有一幅中国画和一幅日本画,诗无作者署名,据考可能是日本汉学家所作。

①原文为San Yin

②原文为Tsing,可能指康熙皇帝南巡一事。

③盖利翁,希腊神话中守卫地狱第八层的怪兽,欺骗的象征,人首,兽身,蛇尾。

④原文如此,看来是地名,未能考实。

⑤原文是汉字日语读法的拉丁字母拼音。这是《尚书》所载据说是舜时的民歌“卿云歌”。

⑥这一段诗据称是尧时的“击壤歌”的相当忠实的翻译。

⑦庞德对爱因斯坦的四度空间理论相当反感,认为它“没有哲学意义”。

裘小龙翻译



仿屈原


我要走入林中

戴紫藤花冠的众神漫步的林中,

在银粼粼的蓝色河水旁,

其它的神祇驶着象牙制成的车辆。

那里,许多少女走了出来,

为我的朋友豹采摘葡萄。

这些豹可是拉车的豹。


我要步入林间的空地,

我要从新的灌木丛中出来,

招呼这一队少女。




题扇诗,给她的帝王


噢洁白的绸扇,

象草叶上的霜一样清湛,

你也被弃置在一旁。


中文原诗为班婕好的《怨歌行》,也是庞德的改作。



蔡姬


深山中花瓣飘零,

还有橘黄的玫瑰叶,

叶子的赭色紧贴在石头上。




阿尔巴


幽谷中百合花

苍白、潮湿的叶子一样冷,

拂晓时,她躺在我的身边。


①意为“破晓歌”



石南


黑豹走在我的身边,

在我的手指上

飘着花瓣一样的火焰。


牛乳一样白的少女

从冬青树中直起身子,

她们雪白的豹子

注意着跟随我们的足迹。




相遇


这一会儿他们全在谈论着新道德,

而她的眼睛打量着我。

我站起身来要走,

她的手指就象

日本纸餐巾的纤维。





[ 扬子江诗刊 ]

大型原创汉语诗歌双月刊

读 诗 依 然 是 富 有 魅 力 的 行 为

Reading poems is still a charming behavior



关注群星璀璨的西方诗坛

关注扬子江诗刊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