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元饭堂开张4个月来,每天都有意想不到的感人故事发生

特区青年报2018-03-12 17:15:48


     

今年7月24日,三元饭堂开张,这个旨在关怀贫困人士的爱心饭堂一下子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4个月过去了,当记者再次来到饭堂时,了解到的故事甚为感人,无论是店长、义工或受助老人,他们与三元饭堂之间的关系,很好地诠释了三元饭堂的存在意义。


饭堂外等待领饭盒的老人。


肖毅:将感动与善举日常化


三元饭堂成立之初,备受质疑与非议,而作为“三元”店长,肖毅与一班义工的坚持和付出,最终得到社会各界普遍的认可,甚至有部分最初的质疑者后来成为“三元”的义工。

  
每月15日,在三元饭堂门口,会有理发师义工为贫困老人免费理发,对一些腿脚不便或身体残疾的老人,理发师会上门为其服务;每月20日为探访日,三元饭堂会组织义工上门探访乌桥的贫困老人,陪老人们聊天,了解他们的各项需求,并为他们打扫房屋;中秋送月饼,重阳送生活物资,协助寻找走失老人……三元饭堂通过种种方式,将温暖洒向需要关怀的乌桥老人的心房。肖毅说:“我们希望能将感动和善举日常化,让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其中。”

  
义工自发的两个行为让肖毅很感动:第一件事,义工们约好在三元饭堂过生日,生日的义工自费购置食材,为当天饭堂的饭盒加菜,让乌桥的受助老人享用更丰盛的午晚餐;第二件事,较年长的义工,周末经常带他们的小孩来饭堂一起帮忙、一起当义工,教育孩子要感恩生活、珍惜粮食、帮助他人。

  
肖毅告诉记者,为进一步扩大辐射地区,三元饭堂拟建三元中央厨房,近日将完成选址工作。中央厨房一旦落成,每日将产饭盒1000-1200个,届时借助街道、社区及热心商家的力量,将爱心饭盒派送到汕头各片区需要援助的困难市民手中。

  
谈到饭堂运营遇到的困难,肖毅表示还是资金和人手问题。近期拟建中央大厨房并配备10个保温柜约需资金20万元,通过发动义工捐款以及在网上发起众筹,目前已募集近15万元。义工群人数可观,但其实能够长期坚持为三元饭堂、为乌桥老人服务的“铁粉”义工仅有20名左右。然而,肖毅相信,种种困难最后都会得到解决。“递饭给别人时,那一声感谢会变得很不同。”这是肖毅一直在饭堂坚守着的原因,也是肖毅相信会有越来越多人加入三元饭堂的原因。



义工为盲婆婆夹肉菜。


徐承泽:送餐的同时也送去关爱


徐承泽便是肖毅口中的“铁粉”。

  
徐承泽在保险公司任内勤工作,他几乎凭借一己之力担负起三元饭堂中午的送餐工作,周末无休。乌桥片区路况较差,若开摩托车会导致泡沫饭盒颠簸外洒、铝饭盒摩擦受损。而且部分路段极为狭隘,摩托车无法通行,所以三元饭堂准备了两辆单车供义工送餐,来到崎岖路段,便下车推行。采访当天,记者与徐承泽一同骑行送餐,听他讲送餐见闻,并亲自目睹乌桥片区贫困老人的起居环境。

  
“我没有想到乌桥还如此落后,这个片区有很多人需要帮助。”徐承泽出生于老市区,但此前从未涉足乌桥岛,自8月中旬申请成为饭堂的义工,便承担起每天中午送餐的任务,其间所见所闻让他感慨不已。“前面的阿伯是抗战老兵,在战争中丢了一条腿”;“给精神病患者送餐经常是将饭盒递到窗边,敲门告知后便走人,与其接触有危险性”;“每逢下雨或涨潮乌桥岛就会积水,一积水我们就只能徒步送餐,因为乌桥路面不仅凹凸不平而且时有坑洞,看不清路况骑车很危险”;“巷里的阿伯失明、独居,一旦我敲门得不到回应,我会进屋看看(门没有锁),因为担心阿伯……”

  
徐承泽告诉记者,所有送餐对象中,盲婆婆的情况是最糟的。盲婆婆87岁,育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儿女都患有不同程度的精神病。病情严重的儿子和小女儿常年住院养病,病情较轻的大女儿嫁给一个身患残疾的男人,一家居住于汕头市区。由于母女感情不佳,某次争吵后大女儿再没来看望母亲,盲婆婆变成孤寡老人。

  
徐承泽回忆起第一次送餐到盲婆婆家里,满屋子的蜘蛛网让他恶心。几天后,他便与三元饭堂另外几名义工来给老人家里大扫除。现在每次给盲婆婆送餐,徐承泽都会陪她聊会儿天,经常自费为婆婆购置所需生活物资,周末带领其他义工来为婆婆洗衣洗碗、打扫卫生……徐承泽成为盲婆婆身边唯一的“亲人”。 



乌桥岛路线复杂,街巷交错,徐承泽骑着送餐单车穿过每一条小巷,留下一个温暖的背影。


陈育彬:几经缠磨终成为义工


陈育彬就读于红桥第三小学六年级,是个活泼好动的孩子,遇到陌生人也会礼貌地打招呼。但若细察他的眉间目际,便会发觉有点儿异样,他是一名轻度弱智患者。

  
经媒体报道与街邻传播,三元饭堂的事迹迅速传遍乌桥,红桥三小几名小学生闻讯前来申请成为义工,其中便有陈育彬。其他同学都被顺利录用,唯独陈育彬被好言婉拒,因为担心他的病情无法履行义工工作。不甘被拒的陈育彬几经缠磨,隔天又找来乌桥街道相关管理人员为其说情,终于成为三元饭堂义工的一员。饭堂的义工告诉记者,跟陈育彬混熟后很喜欢这个善良的孩子,来饭堂帮忙也很能干,没出过大差错,只是送餐时他自行车骑得很快,总担心他摔倒。

  
记者询问陈育彬,为什么那么想来三元饭堂当义工,陈育彬带着腼腆的笑容回答:“因为我喜欢送饭盒。”

     

林碧芬:自己能走动就不能再让义工送餐上门


林碧芬是土生土长的乌桥人,今年67岁。现在她还每天通过做手工赚钱,“我手工做得快,以前通过做手工养兄养母,现在通过做手工养自己养女儿。”林碧芬每天午餐、晚餐来三元饭堂各领取2个饭盒,一个给自己一个给女儿。她的女儿因患癌症入院治疗。

  
林碧芬告诉记者,她全身上下都有病史,1998年车祸导致的腿疾最严重。前些天她没能下床行走,三元饭堂的义工便送餐到她家。能走动了,林碧芬便坚持一瘸一拐来饭堂领饭盒,她拒绝了义工继续送餐上门的提议,表示接受免费的饭盒已经很感激,自己能走动就不能再让义工送餐上门了。

  
在林碧芬面临极大困难时,三元饭堂的义工送来衣服等生活物资,还帮忙给家里做清洁,林碧芬很感动,事后她到饭堂申请成为义工,希望借此报恩,但饭堂管理员以腿疾为由婉拒了她。

  
林碧芬希望记者进一步报道、宣传三元饭堂的感人事迹:“他们为我们做了很多,不仅仅是送饭盒。”



义工正在迅速地盛饭。


街坊邻居:不怕影响生意,愿意提供支持


在三元饭堂同一条街上,林女士经营着一间面包店,蔡伯经营着一间粿面店。他们告诉记者,乌桥片区的一些居民还生活在贫困线上,因此,义工们的行为对乌桥百姓意义很大。“乌桥的居民都知道三元饭堂,也对这群年轻人的事业很赞赏。”

  
当记者询问饭堂的运营会否对他们的生意产生影响时,两位店主都表示不会。蔡伯直言“即使有影响也会支持。”而林女士则表示,如果三元饭堂哪天供应的饭菜不足,她愿意无偿提供面包、馒头作补给。


后记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间三元饭堂

三元饭堂坚持每天为乌桥岛的孤寡老人及伤残人士免费派送爱心饭盒,每日多达450个。义工们的坚持,不仅赢得乌桥百姓一致的赞赏与感激,也换来社会各界的关注与支持。泡泡小栈如今每天为三元饭堂供应100个面包,为乌桥受助百姓加餐;珑玺珠宝捐款5000元,用于购置三元饭堂所需的配套设施;三元饭堂的义工微信群的人数由营运之初的400人增加至700人,每天都有人赴店咨询如何成为义工……


肖毅的朋友圈里有一张照片,拍摄三元饭堂停电后摆上蜡烛进行照明。蜡烛左边是等待用餐、领餐的乌桥百姓,蜡烛右边则是正在准备饭菜的义工,一盏小小的蜡烛照亮所有人的脸,照亮整间三元饭堂。


这张照片拍摄于台风“海马”来袭当日,乌桥片区受台风影响断电,饭堂摆上蜡烛照明,坚持在台风天做餐、送餐。肖毅、徐承泽都是当天的义工。害怕孤寡贫困老人挨饿,他们趟着漫到大腿的积水送餐上门,得知乌桥救助站在台风天粮食供应不足,他们还赶制一定数量的饭盒送到救助站去。


4个月来,这里发生的一桩桩故事,看似平凡,但在平凡的背后,让人窥见。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间三元饭堂,因为都有一颗爱人的初心。看见有人受苦会同情,有能力帮忙的尽力去帮!一束微弱的烛光便能照亮整间饭堂,但愿这微光能够生生不息,照亮更远的地方。


本报记者 辛挺 摄影报道




长按图框识别二维码关注“特区青年报”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