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新婚,姐夫却爬上了我的床……

学习养生保养2018-05-15 03:29:29
故事导读
❤❤❤

每一个女生,都有一个白马王子的梦,但命运来临时,却都以自己的方式败露无遗。 
为了母亲,她不得不代替姐姐,嫁给一个陌生人。横亘在两人之间的谎言,让苏颜兮如履薄冰,然而爱情,却在这绝境中,悄然萌发。 

咄咄逼人的情敌,归来夺位的姐姐,面对被揭露的各种真相,苏颜兮无言以对,唯一不舍,确是那份感情,如果不是爱,那也是最接近爱的感情。 

剪纸太忧伤,回不去那些再也得不到的美好,然而纵使来路漆黑,也有爱的权利。



开始阅读

    A市,圣雅斯教堂,新娘休息室。

小姐,妆已经化好了!

听到化妆师的声音,穿着婚纱的苏颜兮终于松口气,赤着脚轻快地从椅子上跳下来。

她抿唇走到落地镜前,打量镜中穿着婚纱的自己。

肤如凝脂,肌如白雪,加上洁白的婚纱,将平凡的她衬托的得高雅动人。

在原地转了一个圈,歪着小脑袋,瞥瞥小嘴。

原来,她穿婚纱是这个样子!

化妆师见她没有不满,于是功成身退,离开了休息室。

休息室的门在关上后,又忽然被打开,只见一道身影缓缓走进来。

很漂亮,这件婚纱非常适合你。

清脆熟悉的声音在休息室里响起,刹那间惊扰了正对着镜子发呆的某人。

透过镜子看向身后的人,苏颜兮明亮的双眼瞬间张大,猛地转过身看向走来的人。

虽然对方带着鸭舌帽,带着口罩,虽然她们从小就分开,可她仍然可以一眼认出。

因为,她们真的太熟悉了,她们来自同一个母体,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孔。

苏颜兮压抑着愤怒快步走向她:“贺锦兮,我已经代替你穿上婚纱,你什么时候把妈妈还给我?

不急!带着口罩的贺锦兮优雅地转过身,像是在打量休息室的格局。

我说过期限是一年,等我回国,我自然会还你妈妈,还有还你一个自由。

我凭什么相信你,至少也要我见妈妈一面吧。

苏颜兮,别和我谈条件,你现在没有资格!

……还是和以前一样冷漠,看着妈妈和我被赶出贺家,你可以不管不顾。而现在更过分!居然绑架妈妈,威胁我,你还有人性吗?苏颜兮越说越生气,小脸也被气得通红:贺锦兮,你到底把妈妈怎么样了?

贺锦兮眼神一沉:“放心吧,我不会让她有事,毕竟……她也是我的妈妈!

你还是闭嘴吧,你觉得你有资格叫她妈妈吗?苏颜兮鄙视地瞪她,有谁会利用自己的妈妈去达到自己的目的?

够了,苏颜兮!一次次被呛声,贺锦兮极其不悦:我来不是和你耍嘴皮子的,我是要警告你,好好将这场戏演下去,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你这辈子也别想见到妈妈!

你敢!!!

你最好不要给我试试的机会!否则你会知道我到底敢还是不敢,当然,后果是你绝对承受不起的。

贺锦兮,你真卑鄙!苏颜兮感觉自己快被气炸了,眼前这个人怎么会是她的姐姐?怎么会是妈妈的女儿?

贺锦兮依旧冷漠的表情,主动伸手整理着苏颜兮的婚纱,原本属于她的婚纱,想到此,眼眸中闪过一丝狠劲。“苏颜兮,你听清楚了,如果你破坏了我的计划,我还会做出更卑鄙的事情。到时候我说不定会把妈妈送去世界的另一个角落,与你相隔千里,让你永远也找不到。更或者,我会让她早点解脱,不用再继续活得那么痛苦……”

不可以,贺锦兮你疯了吗?你不能这么做!苏颜兮的小脸一白,伸手一把拽住她的手。

贺锦兮非常满意她的反应,嘴角不觉上扬,带着一抹冷笑,她还是那么胆小不禁吓。

我会怎么做,这就要看你的表现,如果你乖乖地嫁入顾家,全力保护贺氏,我一定很快让你见到妈妈,否则……”

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不可以伤害妈妈。苏颜兮紧紧咬着唇角,眼里充满着挣扎、怨恨,但最终都化作了无奈。

她真的好想好想送对方一记耳光,可是她不敢,妈妈在她手上,无论如何,她也不能拿妈妈去冒险。那样的后果,她的确承受不起。

不过,她还是勇敢抬起头撂下了一句狠话:“贺锦兮,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但是我也警告你,如果妈妈出了什么事情,我一定亲手毁了贺家毁了你的一切。

她说到做到!

贺锦兮一怔,或许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有片刻愣住。

交换身份的决定,真的是对的吗?

心里开始有些疑惑,不过,不管怎么样她已经答应不是?

咚咚咚……

忽然,礼堂的钟声敲响,宣誓着婚礼即将开始。

随着钟声的敲响,苏颜兮的心也跟着加快了跳动,她就要去当一个骗子了。

这出戏要开始了,我也该走了,苏颜兮,我现在将我的身份交给你,你最好别让我失望。

贺锦兮说完,淡淡一笑,转身离去,。

一瞬间,偌大的休息室只剩下苏颜兮一个人。

她安静地站在原地,看着贺锦兮的背影消失在眼前,她还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她的亲姐姐,用她们母亲威胁她嫁给一个根本不认识男人。

哎,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昨晚睡觉的时候,她都没想到她会在今天穿上婚纱。

听着外面的钟声,苏颜兮有种想逃走的冲动,可是她却无法移动脚步。

妈妈,为了妈妈,她别无选择!

兮兮!苏颜兮的好友兼陆安安走了进来,当看到发呆的苏颜兮,她疑惑地拍了拍她。

你怎么傻站在这里呀?疑惑的目光在房间转了一圈,居然没有一个助理和佣人。

苏颜兮回神,淡淡回道:“贺锦兮刚才来过。

什么?陆安安惊讶地看着她:你姐姐贺锦兮?今天真正的新娘子?

嗯!

她来做什么?是要做回新娘子吗?那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不是!

嗯?那是什么意思?

安安,我必须代替她将婚礼进行到底,而且还要一直待在那个男人身边。直到贺锦兮回来。

什么?陆安安惊讶瞪大双双眼:苏颜兮,你疯了吧!

苏颜兮无奈地叹息,小脑袋一歪:“或许是疯了。”“你知不知道你姐姐要嫁的是什么人?

“……男人!

废话!陆安安恨铁不成钢地戳戳她的脑袋:那不是一般的男人,他可是顾西城,A城女人都想嫁的钻石男。他不只长得帅,还很有钱,关键是他还够狠,对待敌人从不手软,谁犯在他手上,不死也脱层皮。如果被他发现你是冒牌货,那你的小命就没了。”“…难怪贺锦兮不愿意嫁,原来有生命危险!苏颜兮拍拍胸口,小脸瞬间变得苍白。 所以趁现在婚礼还没有开始,我们赶紧撤吧!

说着,陆安安就拽着苏颜兮准备撤离。

苏颜兮却反应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安安,我不能走!

如果走了,她可能永远都见不到妈妈呢。

不管贺锦兮的威胁是真是假,她都不能冒这样的风险。

这个世界上,妈妈才是她最亲的人,也是唯一支撑她活下去的力量。

兮兮,你不会真的决定嫁吧?

是,我决定嫁了。不然还能怎样?

不管对方是谁,只要她嫁了,妈妈就很快会回到她身边。

如此,就好!

瞧苏颜兮心意已决,陆安安想劝说的话都被打住,她只能无奈地叹息一声。

好吧,既然你找死,我就是送你一程,我今天就做你的伴娘,陪你走下去。

谢谢你,安安!苏颜兮感动地抱着安安,在这个时候,有这样的朋友真的是一种再美好不过的事情。

安安拍拍她的肩膀,嘴角微扬:“走吧,新娘子,时间差不多了。

好,你陪我!

苏颜兮挽着陆安安的手腕,两人相视一笑。

当两人刚走出几步,陆安安突然惊叫一声,伸手指向苏颜兮的脚。

你怎么没穿鞋?

……忘记了。

天哪,这你也能忘记?真是让人佩服,陆安安摇头,在屋里找到鞋盒,将一双名师设计的高跟鞋拿给她穿上。

“OK,现在可以走了。

“……好!看到自己脚上的鞋,苏颜兮忍不住牵动了几下唇角。

最后在陆安安的催促下,两人走出休息室。

当她们走到走廊,就听到充满幸福喜悦的音乐从远处隐隐传来。

苏颜兮一顿,整个人僵站在原地,手扶着一旁的围栏。“咦?陆安安见她停下脚步,疑惑地看向她:怎么呢?

……”我害怕……从未说过谎的苏颜兮,却要去演绎一场设计好的谎言戏,她害怕自己不能将这场戏演下去。

原本想诉说心里的畏惧,可看到陆安安担忧的目光,她便说不出口了。

轻轻抿唇,强迫自己挤出一抹轻松的微笑。

没事,我就是脚痛,安安,我可以不穿高跟鞋吗?

当然不可以!陆安安的情绪立马被带动,忍不住又伸手戳苏颜兮的脑袋:你还是女人吗?连高跟鞋都不会穿,你也不看看你那个高傲的姐姐,她可是有名的高跟鞋女王,以后你要冒充她,就不能像以前那样只穿什么平底鞋、球鞋,那样引起别人怀疑,知不知道!

嘘嘘……”苏颜兮赶紧出声阻止这位大小姐继续说下去:小心隔墙有耳。

她可不希望第一天,身份就被揭穿了。

呀,对对对!陆安安也回过神,捂着嘴,看看四周,幸好没人。

大家似乎都去礼堂了,我们也去吧,对了,我来的时候看见你……你父亲正等着你。

父亲,苏颜兮的笑瞬间僵住。

作为苏颜兮闺蜜的陆安安知道苏颜兮的一切,自然也知道她与贺家的一切。

瞧她突然变得不开心的脸,心里就为她感到疼惜。

好了,今天你可是新娘,不管真真假假,都要做一个漂亮的新娘。

好!

苏颜兮点点头,撇开悲伤,再次扬起笑。

安安,我穿高跟鞋走不了,你扶着我吧。

服了你了,走吧!

呵呵,谢谢安安!

龙神集团顶楼办公室

某个硕长健壮的身形正窝在大班椅上中,嘴里叼着细长的雪茄,烟头上积累的长长烟灰正开始洒落,却没有丝毫要动手拿下雪茄的迹象,修长的手只是拿着打火机无意识地开合着,这样的动作似乎已经保持了很久。

七月的天气,异常炎热。

要是换做平时,一定觉得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

可是今天,对于他顾西城来说,简直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日子。

叩叩……

办公室的大门随着敲门声被打开。

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目光闪烁地看着顾西城。

顾西城无动于衷,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动作。

仿佛,来人不存在。

西装男人似乎早已习惯他这样的对待,今日更是万分理解。

于是,毕恭毕敬地说道:“老大,时间差不多了……

顾西城手上的烟灰瞬间脱落,冒出一点一点的火红星子。

空气中的气息透着几分冷意,西装男咽了咽口水,目光对上他深邃的双眸。“总、总裁……”

浩子,你说……我现在悔婚还来得及吗?某人终于从唇间拿出了雪茄,语气淡淡地问。

欧阳浩嘴角一抽,带着诚实的模样摇摇头。

少爷,这可是你自己的决定。潜台词是你不能不守信用,难道想气死老夫人?

坐在大班椅上的顾西城,双眸一沉,似乎想起什么。

终于,收起慵懒的姿态,优雅地从椅子上站起来,顺手拿起外套,帅气地穿上。

然后,伟岸的身躯朝外走去。

走,结婚去!

额,好的总裁!

对了,新娘叫什么来着?

“……贺锦兮!

姓贺的?就那个快要倒闭的贺家?

没错!

 ……

婚礼现场,人潮正向喜气腾腾的教堂内走去,今日可谓是各界名流齐聚一堂,目的就是参加这即将举办的盛世婚礼。

属于A城钻石顾西城的婚礼!

顾西城,他是豪门贵公子,他是龙神集团首席,他是A市四公子之首。

他有着令女人倾慕的俊逸外表,有着让男人嫉妒的伟大事业。

作为单身贵族的他,今天,终于要结婚了。

这可让无数女人的心碎了一地,誓要看看,这位未来的顾夫人美,还是她们最美。

不过眼看婚礼还有一个小时就要举行,可新郎顾西城却不见踪影。

前来的宾客忍不住纷纷交耳揣测!

找到少爷了吗?顾家老夫人的声音永远是那般透着威严。

站在最高处,环视四周人群,寻找不到孙子的身影让她异常恼火。

她身边的手下都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不敢作声。

老夫人不必担心,这不是来了吗?作为伴郎的司徒朔身着一身剪裁合体的手工西服,拿着香槟,优雅地走到顾老夫人面前。

黝黑的眸子看向远处大门口从车上走下来的人,嘴角带着一丝玩味地扬起。

他总是那么准时,分秒不差!

顾西城从容下车,清冷的目光扫向四周,俊美的脸上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深邃而分明,犹如希腊的雕塑,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气息,而他的出现也带来了不一般的轰动。

一群前来的名媛淑女们,忘记了自己的矜持,蜂拥而上。

幸好顾家的保全人员出动,拦下他们,才制止了这场混乱。

顾西城好似没有看到那般,孤傲地在众人的瞩目下走进礼堂。

顾老夫人见到他出现,暗暗松口气,但也忍不住厉眼扫他一眼。

顾西城仍然自动忽略,优雅地走上台。

司徒朔见状,赶紧跟着他身后,低声说道。

我以为你逃婚了。

顾西城斜睨他一眼,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人!

苏颜兮与陆安安两人相互扶持朝礼堂走去,刚走到门口就有顾家的佣人前来帮忙。

除此之外,还有贺家的人,站在最前面的人就是她的父亲贺振东,那个曾经抛弃她和妈妈的男人。

想不到,她会在这样的场合再次见到他。

贺振东一脸喜色,因为自己的女儿即将嫁给A市名门望族顾家。

如此一来,他们贺家就有救呢。

锦兮,爸爸的好女儿,时辰到了,我们进去吧。

贺振东笑说着就想上前牵苏颜兮的手。

苏颜兮在他那声‘锦兮中猛然回神,心莫名痛了一下,然后不着痕迹,快速地避开他的触碰。

不用,我自己可以进去。语气冷淡,拉开彼此距离。

她的路,一直是她自己在走,不需要陪伴,更不需要父亲的陪伴。

你行吗?陆安安表示怀疑。

苏颜兮俏颜一笑:“不是还有你吗?

然后不管贺振东的疑惑,一步一步开始走向礼堂。

等等我!陆安安作为伴娘,自然相伴左右。

留在原地的贺振东不明所以,心中更是疑惑不解。

锦兮,她今天是怎么了?

金碧辉煌的礼堂,宾客如云。

随着音乐,苏颜兮走上了早已铺好的红地毯,前往她未知的旅途。

一步一步像是踩在棉花上,那么不真实。

幸好有婚礼进行曲在她耳边旋转,提醒着她。

不远处,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他正和其他宾客一样看着她。

苏颜兮知道,他就是顾西城,她要嫁的人。

在此之前,他们从未见过。

因为他们身份悬殊,他是上流社会的贵公子,而她是贫民区的小丫头。

命运总是这么奇妙,苏颜兮做梦也不会想到会跟他有所牵扯。

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莫过于一夕间,你成为了新娘,而新郎你却不认识。

透过头纱,苏颜兮打量着教父面前的顾西城。

曾听安安说,他有张迷惑众生的脸,超越世界男模的比列身材,而且富可敌国。

女人若是可以嫁给他,这一生就完美呢。

苏颜兮苦笑,为什么她有种即将坠入地狱的感觉?

不过,她不得不承认,顾西城的确如传言般俊朗不凡,气宇轩昂。

看来传言偶尔也是真的!

想到此,苏颜兮的眉头忍不住跳动了一下。

那么,关于他不喜欢女人而是喜欢男人的传言也是真的

苏颜兮恶寒,整个人一颤,脚一扭,险些摔倒。

小心啦!幸好安安眼明手快扶着她。

不过,还是让宾客惊叹一声。

噗……站在顾西城身旁的伴郎司徒朔忍不住笑了。

在顾西城耳边低语:“你的小新娘看上去有些紧张。

顾西城双眸一沉,斜睨他一眼,隐约带着警告。

聪明的司徒朔连忙止住笑:“OK,我没看见她差点摔倒。

他的回答让顾西城忍不住嘴角一抽,将埋怨的目光移向走来的苏颜兮。

这个女人……

还没等到我们的顾大少爷找到能形容某人的词,某人似乎感觉到他射来的目光,紧张得又几次三番地险些摔倒。

此刻,就连客人们都忍不住低笑出声。

顾西城对此异常不满,丢脸,丢他的脸。

他不满的一个眼神射向身后的助理欧阳浩。

欧阳浩反应极快,连忙走到他跟前。

总裁!

这个女人脚有问题?

据调查,没有!

那她走得怎么跟鸭子一样!一摇一摇的难看死了。

“……”欧阳浩汗颜,这个他怎么知道?

哈哈哈!!!司徒朔再也憋不住,大笑出声,并且再次在顾西城耳边小声提醒:你的新娘可已经走近了。

他们、他们居然又靠那么近!

苏颜兮的在心里哇哇大叫,目光好奇地看着顾西城和司徒朔。

两人都是颜值超过的男人,站在一起怎么看都觉得很登对。

难道他们才是真爱?

一直纠结这个问题的苏颜兮,刚才才几次三番差点摔倒。

就连宾客的笑,她也没心思理会,更感觉不到自己丢脸。

因为她所有的心思都去打量新郎和伴郎去了。

前面是阶梯,陆安安不安地提醒苏颜兮。

小心一点!

啊?苏颜兮回神,茫然地转头看向陆安安,却没有注意到脚下的阶梯。

于是,穿着洁白婚纱的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摔倒了,而且整个人朝台前倒去。

啊啊……”

兮兮!陆安安瞪大双眼,伸手想去挽救,可惜只抓住了苏颜兮的头纱。

稍稍一用力,头纱就从她发间脱落,因此也没能阻止苏颜兮倒下的身体。

在场的宾客也刷地站起来,那动作一气呵成。

完了,完了……苏颜兮在心里哀叫,只感觉眼前的事物都在旋转,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掌控,吓得她闭上了双眼。

眼看就要摔下去,忽然,腰间一紧。

苏颜兮只感觉自己倒下的身体被人一把抱住。

她一惊,猛地睁开双眼,顷刻间撞上一双黝黑深邃的眸子。

四目相交,苏颜兮的心莫名地跳动了一下。

光洁的额头,挺拔的鼻子,浓密的眉毛,深邃的双眸,如精雕的轮廓,性感的薄唇。

这个男人长得真心好看!

还不站好!薄唇轻起,声音却带着冷意。

苏颜兮嘴角一颤,从发痴中醒来。

这才发现,自己正趴在某人怀里,而这个某人就是今天的新郎,她要嫁的男人顾西城。

看着自己紧抓着他纽扣的手,苏颜兮尴尬地红了小脸。

……抱歉!她快速地站直身体,却忘记自己穿的高跟鞋。

脚一扭,整个人又朝他怀里摔去。

苏颜兮的脑袋直直撞到顾西城的下颚。

该死!顾西城吃痛,忍不住低咒一声。

愤怒的目光瞪向苏颜兮,这一秒,他忽然想将眼前的女人甩出去。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苏颜兮无辜地揉着脑袋,看向顾西城。

你没事吧?

白皙的双手自然地上去捧着顾西城的俊脸,想要替他检查。

我看看,有没有撞伤。

顾西城被她的举动怔住,脸上传来她手心的温度,忽然间他烦躁的心开始平静下来。

这种奇妙的感觉让他疑惑,不觉地挑眉,低眸打量着近在眼前的苏颜兮。

这个女人……在勾引他吗?

不过,她的手似乎很温暖。

两当事人忘我地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将一群正好奇的宾客抛在了脑海。

贺锦兮她在做什么?前排宾客座位上,一位穿着华丽的贵妇不满地质问身旁的男人。

这个男人便是贺振东,而这位贵妇是他的妻子宋雅珍。

宋雅珍的脸色极其难看:“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如此丢人的事情。

她第一次做新娘,大概是紧张!贺振东极力地为女儿贺锦兮解释,虽然他心里也不解。

哼,在商场上谈生意我也没见她紧张过。

雅珍,你怎么总是对女儿挑剔。

她是你女儿,并不是我女儿。宋雅珍语气带着满满的嘲讽,斜睨贺振东一眼看见她就让我觉得恶心。

……”贺振东被气得老脸通红,却无从辩驳。

最后只能咬牙,不与她计较。

而同一排的另一边坐着顾家的老夫人,看着台上的一幕,潜意识地皱紧了眉头。

这个她亲自挑选的孙媳妇,似乎给她带来几分意外。

贺锦兮,她真的适合做顾家的当家主母?

瞧她摔跤的样子,顾老夫人连连摇头。

新娘子,结婚仪式还没有结束,你是不可以提前亲吻新郎哟。

司徒朔调笑的声音一出,瞬间缓和了现场的气氛。

所以的宾客听到他如此说,都哈哈大笑起来。

不在状态的苏颜兮也终于清醒过来,瞧着自己放在顾西城脸上的小手,眼角猛地抽了一下。

连忙退后一步,隔开她与顾西城的距离。

脸上突然失去温度,顾西城有些失落地皱了皱眉。

不过转念一想,他有什么好失落的?

俊脸微沉,今天中邪了吗?

顾公子,刚才是不是差点擦枪走火呀?司徒朔在顾西城耳边小声陶侃。

顾西城正好有股怒火无处发泄,这一下被司徒朔全挑起来了。

看到司徒朔那欠修理的样子,顾西城邪魅一笑。

接着,用手肘快狠准地朝司徒朔的肚子上顶去,

司徒朔吃痛,捂住肚子却不敢叫出来,整张俊脸憋得通红。

只能用埋怨的目光死死地瞪着顾西城。

顾西城无所谓地耸耸肩,从一旁礼仪小姐手中拿过对戒,并将女式的那枚戒指丢给发愣中的苏颜兮。

自己戴上,婚礼结束!

啊?苏颜兮彻底傻了。

在场的宾客全雷倒在座位上,不可思议地望着顾西城。

顾西城一把扯掉领结,迈步打算离开。

神父从震惊中回神,上前拦住他。

新郎,你还未宣誓!

顾西城深邃的眸子微眯,看向发愣中的苏颜兮。

她,从今天开始就是我顾西城的妻子,她也是我顾西城唯一要负责的人。

哇……在场女士统统大声惊呼。

有的是羡慕,有的是埋怨,有的是生气。

将现场扰乱的顾西城嘴角冰冷地扬起,帅气地走出礼堂。

苏颜兮望着他的背影,傻傻发呆,为什么她有种错觉,他刚才说的话似乎不像是对她说的?

羡慕嫉妒恨呀!陆安安一副抓狂的样子,戳了戳苏颜兮的手。

你怎么这么好的运气,居然可以嫁给一个如此完美的男人,天哪,我不求有男人对我说:随便刷,只求有那么一个男人能像顾少这般:她是我唯一要负责的人。哇哇哇,太美妙了。

停停停!花痴 。苏颜兮受不了她的疯狂。

一个不愿意跟你一起宣誓走完婚礼行程的人,到底哪里好呢?

看着手中价值不菲的戒指,苏颜兮有种拿着破铜烂铁的感觉。

唉,难道你不感动吗?陆安安不服气地一掌拍在苏颜兮的肩膀上。

苏颜兮走神没有注意,肩膀牵动着手抖了一下。

结果,手中的戒指从手中脱落,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朝远处滚去。

呀,我的戒指!

苏颜兮猛地瞪大双眼,目光追着戒指滚去的方向。

只见,戒指以圆润的姿态朝台下滚去。

她心里一急,连忙追去。

啊!!!

又一次忘记穿着高跟鞋的苏颜兮,再一次狼狈地摔了出去,

兮兮……”

少夫人……”

锦兮……”

一声惨叫,倒下的背影,简直是惊艳四座。

号外号外,顾少夫妻恩爱。

这这这……”苏颜兮看着报纸上的报道,简直欲哭无泪。

结婚当天,新郎丢下她一个人走了,一宿未归。

在结婚典礼上摔得狗吃屎的她,在医院住了一晚才被接回顾家。

请问,这是哪门子的恩爱呀?

全是瞎扯淡!

呵,人家说的也有几分道理!陆安安捡起被苏颜兮扔掉的报纸。

调侃地说道:“顾少当着那么多宾客的面,向你宣誓。而你为了他送你的婚戒,从台上摔下来,这不是秀恩爱,又是什么呢?你难道不承认你在乎顾少,不然你怎么那么在乎他送你的戒指?

拜托,我在乎戒指是因为我赔不起!那枚戒指属于贺锦兮而不是我苏颜兮。

苏颜兮时时刻刻记得自己的身份,所以永远记得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看她一副倍感委屈的样子,陆安安也不逗她呢。

无奈地摇摇头:“你干嘛那么较真,我开玩笑的。别人的东西,咱们不稀罕。

可是,兮兮,面对这样的顾西城,你可以守住自己的心吗?

这才是陆安安最为担心的,她害怕自己的好友最后受伤。

而完全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的苏颜兮,只希望贺锦兮能早日回来,结束这场荒谬的游戏。

……”

……”

各怀心事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叹气。

欧阳浩走到房门口,就听到两人的叹气声,疑惑的眨了眨眼。

少夫人!

“……”没动静!

苏颜兮完全没有注意欧阳浩的到来,坐在床上低头沉思。

欧阳浩黑线,只能伸手敲敲房门。

少夫人!

咦?这一次陆安安先反应过来了,她转头看向门口的欧阳浩,只是一眼,她就想起他是顾西城的助理。

于是,她连忙拍怕走神中的苏颜兮。

少夫人,叫你呢!

啊?苏颜兮茫然地抬头,一副云里雾里的样子。

陆安安恨铁不成钢的瞪她一眼,指向门口。

苏颜兮顺着看去,这才发觉欧阳浩的存在。

你找谁?

……”陆安安绝倒!

欧阳浩的俊脸抖了几下,他的存在感好低呀。

硬着头皮走过去:“少夫人,少爷回来了,请少夫人下楼。

苏颜兮嘴角一抽,少夫人?少爷?

额,你是说顾西城?

当然!不然还有谁?

苏颜兮眉头微挑,她一夜未归的‘老公居然回来了。

恩,我知道了,我马上下去。

欧阳浩点点头,退出了房间,顺便把房门关上。

苏颜兮从床上下来,套衫外套就准备下楼。

一旁的陆安安一把将她拦住:“你该不会就这样出去吧?

有问题吗?苏颜兮上下打量自己,很好呀,运动服,简单方便。

我服了你啦!陆安安摇摇头,将她带到更衣室,替她挑选衣服。

这些衣服全是顾家人替她置办的,每一件都价格不菲。

你记住你是贺锦兮,贺家大小姐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装扮精美。

陆安安挑选了一件白色蕾丝连衣裙:“所以,你时时刻刻都要做到她的美丽。

可是……”

没有可是,你不要忘记你的任务。

苏颜兮无言以对,只能听从陆安安的安排,任由她给自己打扮。

短短十分钟的时间,苏颜兮就从大学生模样变成了明艳动人的贵夫人。

好了,我也该撤退,你加油。

咦,你要回家了吗?

当然,陪你一晚,现在正主回来了,我当然得功成身退。

怎么说的我们好似在偷偷摸摸做什么似的?

苏颜兮说完,俩人都忍不住笑了。

送走陆安安,接下来,只能靠她自己了,苏颜兮心里难免有些空荡荡的。

因为不太会穿高跟鞋的缘故,所以在下楼的时候,苏颜兮走得非常小心翼翼。

加上昨天婚礼上摔了一跤,虽然没有重伤,但是脚还是有点痛。

因此,她的步伐非常缓慢,倒是颇有几分淑女气质。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顾西城,在抬眸之际,看见下楼的苏颜兮,有那么一瞬愣住。

仿佛透过她,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同样的白色裙子,同样的茫然表情,同样的纯洁模样。

你找我?

可不同的声音,终究将他拉回到现实。

面对眼前突然不一样的陌生面孔,顾西城的心情顿时跌入谷底。

他随手将茶几上的文件扔给苏颜兮:“将你们贺氏的企划书拿回去,龙神集团不是慈善机构,这样稳赔不赚的生意,龙神集团没兴趣。

顾西城冷漠的语句犹如一记棍棒敲打在苏颜兮身上,她的手微微一颤,拿过属于贺家的企划书。

有那么一瞬,她真的想将企划书砸回到顾西城的脸上。

你有钱了不起吗?

不过,最后她还是忍了下来,因为她不能破坏这场婚姻。

面对冷漠的顾西城,苏颜兮抿了抿唇,目光落在企划书上。

这份企划书她知道,贺锦兮给她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让顾西城在这份企划书上签字。

看样子,不太顺利。

苏颜兮冷静下来,与顾西城直视:“我可以让他们将企划书重新改过,希望你能再给我们一些时间。我……”

 “贺锦兮!顾西城突然开口打断了苏颜兮的话,意味深长的眼神打量着她。

这就是你嫁到顾家的目的?

当然不是……”我是因为我妈妈!

那是为什么?

因为……因为……”苏颜兮皱眉,她不能说。

面对苏颜兮纠结的表情,顾西城忽然来了兴趣。

他优雅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慵懒的模样一步一步朝苏颜兮靠近。

你别告诉我,你是因为喜欢我,所以……

不是的!苏颜兮被他逼得连连后退,赶紧摇头解释:我不喜欢你。

你说什么?顾西城表情一敛,她居然和她说同样的话。

西城,我喜欢的不是你,我喜欢的是付博雅。

这一句插在他心窝子的话,他似乎很久没有想起了。

五年前,那个他一直宠着的女人,在说完这句话以后,就从他的世界消失得无影无踪。

现在想起,他的心还像是被人用刀在凌迟一般,疼入骨髓。

今日,这句话从别人口中说出来,仍然让他的神经感觉到了痛。

疼得他不觉地用力抓住对方的手,好似抓住的是她。

呀,疼,放开我!苏颜兮没想他会突然出手抓住她,想躲都来不及。

总裁!欧阳浩瞧着气氛不对劲,连忙出声提醒。

顾西城一怔,收回了思绪,深邃的目光再次看向眉头紧皱的苏颜兮。

瞧她一副难受的样子,他的心情才稍稍好了些,冷漠的表情又恢复到刚才的风轻云淡。

既然不是因为喜欢我,那么就是因为顾家的钱?果然,金钱才是女人的最爱。

他怎么忘记了,女人都是爱慕虚荣的。

眼前这个女人也不例外。

恶心!顾西城厌恶地将苏颜推开。

苏颜兮险些被他推倒,顿时火气就窜上来。

既然你这么恶心我,干嘛要答应结婚呀?

她还真好奇,他不是喜欢男人吗?为什么会同意和贺锦兮结婚呢?

顾西城冷笑,一副嫌弃的样子盯着苏颜兮。

语气冰冷地回道:“贺锦兮,别在我面前装疯卖傻,虽然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手段得到顾老夫人的认可,但是我警告你,你只是我顾家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守好你的本分,安安静静做你的顾少夫人。如果做出任何让顾家名誉受损的事情,我一定饶不了你。

警告味十足的话语后,可下一秒,顾西城话锋却突然逆转,变成了一位极其绅士的男人。

明天,陪我回顾家老宅,记住,要做一个让顾老夫人喜欢的孙媳妇。

苏颜兮感觉自己好似看了一场变脸,唯一的感触就是:这个男人有病。

忍,她一定得忍。

暗暗咬牙,强撑起一抹笑:“你放心,我一定遵守本分。

*
未完待续……

顾西城会怎么对待苏颜兮?他们两个在一起会幸福吗?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有等不及更新的朋友可以点击左下角“阅读全文先睹为快!


↓↓↓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