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病号饭”

德阳阅读2018-04-15 06:36:22

难忘“病号饭”

何一东


在我这个长子的心中,几十年来,

对父亲的感情,是递进式的增加。

不像对母亲的感情,

天生有一种特别的亲近和依恋。

大约是因为小时候,自己调皮捣蛋,

有意无意给家里惹事,作为一家之主、

性情刚直的父亲,

自然信奉“黄荆棍下出好人”的古训,

愤怒之下,少不了给我体罚,

打得我“哇哇”直叫,痛哭流涕,方才罢手。


成人后,每提及棍棒教育之事,

父亲表情便有一点尴尬,

但语气仍如当老师一般理直气壮:

“你小时候确实淘气,

那时我们大人事情又多,心里烦!”

呵呵,是呀,毕竟那个年代,

小时没挨过父母打的恐怕不在少数。

我弟弟妹妹就比较听话,

他们就没尝过父亲的“竹片炒肉”、

“耳朵拧全频道”等家法。


虽然父亲对我很严格,但他内心,

其实对儿女是很爱的。

其中,一顿“病号饭”,

更令我深感父爱的温暖!


大约是1974年,父亲外出被一辆车撞伤,

脚踝骨折,住进雅安市的解放军陆军第37军医院。

周末,我们三兄妹(我最大,也不过十来岁)跟着母亲去看父亲。

正是吃午饭时间,护士送来饭菜。

当时,大家生活都紧巴巴的,

我家一星期也就吃一两次肉(肥肉居多),

我感觉整天都馋“嘎嘎”,难得饱餐一顿。

我看见父亲打开铝制饭盒,

那热气腾腾的雪白米饭、

香气扑鼻的蒜苗回锅肉、京酱肉丝,

立马吸引住了我和弟妹的眼光,

一个字,馋!三兄妹,

记得老幺小妹还胸前拴着个小围裙,

只有4岁多,楚楚可怜,口水都流出来了。


母亲见状,忙对我们说:

“让爸爸吃哈,他受了伤,需要营养。”

她从军挎包里摸出几个自己做的尚有余温的菜包子,

递给我们:“乖乖,吃包子啰,香得很!”

我突然嚷道:“我不吃菜包子,我要吃爸爸的肉!”

父亲见状,忙说:“好,东儿,别急,你们都来吃。”

说罢,父亲端着饭盒,

用筷子夹着回锅肉和肉丝喂我们三兄妹。

我们站在病床边,像树上羽毛未丰的雏鸟,

大张着乳白色的嘴,等待老鸟的喂食。


弟弟还把父亲给他的一片回锅肉舍不得吃,

放在手心里,像吃棒棒糖一样慢慢地舔。

我看见,父亲的眼睛此刻充满父爱,似还有一点泪光!

几分钟的时间,父亲饭盒里的“嘎嘎”被我们吃个精光。

我们舔着嘴唇,仍意犹未尽。

父亲干脆把饭盒里的饭和菜里剩下的油搅拌在一起,

用瓢羹喂我们吃,眨眼间,半盒米饭一扫而光!


这顿在医院的“病号饭”,虽过去几十年了,

我后来也吃过各种美食,

但都没有父亲亲手喂我们这顿美味可口,暖心难忘!


如今,父亲依然像一头老牛,

为了让儿女们工作顺利、家庭幸福,

仍不知疲倦地操心和奔波!

当我深表歉意时,瘦削的父亲总是微笑道:

“没事,我现在还能跑动,说明身体没问题!

只要你们过得好,我和你母亲也就放心了!”


亲爱的父亲,有您,是我们的福气!

相信勤劳善良的您,一定会期颐可待!


转自德阳日报10月19日文艺副刊第6版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