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千里流亡小组 采访预告

何问归期2018-01-11 22:12:07
七千里流亡

    


日本侵华,不仅仅是烧杀抢掠,更可怕的是日本帝国主义对待中国沦陷区的民众采取了更可拍的奴化教育!



七七事变后,日本军队沿津浦路向南侵犯。时战区逐步扩大,山东大批沦陷区的学校师生不愿接受奴役教育,纷纷奔向大后方,成为了流亡学生。



     

 为了能让流亡学生继续完成学业,储存国家后备力量,教育部在战争大后方设立国立

中学以收容流亡学生。国立中学施行贷金制度,国家出钱让学生有学上、有衣穿、有饭吃。


流亡场景




 1937年9月,山东省教育厅即计划山东省公立中学向西撤退,设河南许昌、方城为全体师生集合址,继尊教育部令成立国立湖北中学,设校址为湖北(汉江畔)的郧阳、均县



由于战争形势不利,于1938年11月间再迁四川绵阳、梓潼县区,并更名为国立第六中学。山东流亡师生横跨鲁、豫、鄂、陕、川五省,行程七千里,虽征途艰辛,仍玹歌不辍。






我们的
   七千里流亡




这段历史逐渐被人遗忘,所为了铭记这段历史,我们成立了《七千里流亡》小组,参加家春秋口述影像史的比赛,通过采访多位参与过流亡老人和相关学者,力图以口述史的形式来记录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
流亡学生

辛自强
辛自强老人今年101岁,抗战爆发时在山东菏泽中等师范学校读书,随学校向后方流亡,1937年途经开封,参加国军20集团军的抗日宣传队,随军几多辗转,然后经湖南长沙入川后到重庆,后来受国民政府电台所托,留在重庆重建小学直到抗战胜利。

老人20岁时

老人70岁时合影


采访波折
老人的健康问题




老人年事已高,身体多有不便,前一段时间手臂骨折后健康情况急剧下降,出院后。发烧、电解质紊乱,嗜睡,思维也不是太清晰。

         



我们《七千里流亡》小组知道消息后心都一直悬着,老人在整个片子里举足轻重,同时也是为这位世纪老人的身体担心。



老人手臂骨折



老人亲属
   的来信
  


  老人的侄女郭老师说道“老人当时身体不佳,但当她看到马英九签名的国民政府颁发的抗战老兵纪念章时,目光变得清亮有光,并开始讲述往事,但口齿已不清楚……我也是在那之后,因为《七千里流亡》引出的历史才知道大姨还有过一段加入国军抗战队伍热血救国的经历。她的武器是家仇国恨激发的义愤和得天独厚的歌喉。而之前只知道大姨夫妇在49年之后历尽磨难坎坷。很遗憾于涓老师的口述团队没能采访到大姨,现在唯有祈求上天保佑出现奇迹,也许又有一段珍贵的历史记忆将随当事人离去消逝了。无奈之极……。”


由于老人身体的原因,我们不得不遗憾放弃拍摄计划



抗战老兵纪
念章的授予
这份迟到的嘉奖是台湾吴新让先生请国防部陈上校破例为老人补办的(整个工作已于5.19政权交接后停止)


最后的
  转机
郭老师来信道:“ 前天接到我外甥女电话,我大姨已经基本康复,出院回家了!这几乎是奇迹,101岁的大姨竟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外甥女说,钠、钾补得还可以,但仍低于正常水平。所有器官都无大碍,胳膊上的绑带也拆了,关键是脑子清醒的很……又是一个新阶段。下午又接到外甥女发来大姨今天的照片,说“很精神、很健康,同意接受来人采访。”



我们在感叹奇迹的同时,开始了对老人采访的准备工作。

老人恢复良好







排版:杜艺炜
编辑:杜艺炜

七千里流亡口述小组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