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曹氏父子

老杨书棚子2018-03-12 08:45:25

 


曹操

曹操被加封魏王的当天夜里,他遇着了从未遇过的两个大难题:一是门人送来孙权的密信,劝他称帝;一是儿子曹丕反对他回家乡药都,为吕伯奢建祠。

这俩事都碰到了曹操的麻骨上。前者,想而不能但不忍,后者,能而不想但又必做。挟天子以令诸侯,他拥有的是“奉皇帝命讨伐有罪之人”的政治上的主动,而此时称帝无异于炉上自烤;为吕伯奢建祠,虽属应当,但正如丕儿所言也是炉上自烤,只不过烤的是自己千百年后的名声。天亮时分,曹操最后一次把豆青茶盅重重地顿在几上时,已无茶水溅出了。

曹操背手昂胸迈出殿门,一轮红日正好血艳艳地打在他的左脸上。他只觉眼前一红,就见曹丕正红彤彤地站在前方,很是精神。

曹丕赶紧迎来,“父王?”


曹操目光朝前,定定地瞅了曹丕足有一个时辰,突然仰天大笑,“败操者,操也;胜操者,亦操也!”

曹操再颔首注目时,曹丕依然圆张着嘴,仰头向天。“丕儿,安排车马,回乡!”

鼓号相应,车马辚辚,旌旗飘扬。还乡路上,曹操的眼前却是另一番景象——

也是一个秋天,百物萧瑟,他从京都单骑而出,两耳呜呜的秋风,两眼血色的高粱红。马背上的他,脑子里始终是捧刀见董卓的一幕。皇室衰微,董卓弄权,一心重整汉室的曹操,本想献刀杀董,却落得被迫逃离,亦凄更壮。一路上,曹操恨从心生,鞭急马快,不觉间又到傍晚。勒马眺望,前面竟是自己熟悉的吕庄,正是先父的结拜弟兄吕伯奢的庄子,离药都城仅有三十里了。

于是,决定进庄,一是好好的歇一晚上,二则可向吕伯奢讨教。

吕伯奢一见曹操,高兴异常,再听其刺董賊未遂,正遭缉拿,更是唏嘘良久。之后,转身出门,命四个儿子杀猪宰羊,自己则去四里外的集上打酒。

这些天来,曹操就没有真正静下来过,即使在吕伯奢的客堂里,他依然两耳高竖,坐立不宁。他刚喝完了一杯茶,就听到了嚯嚯的磨刀声,侧耳再听,竟有人说,“马上堵了门,别让他跑了!”他眼前突然一黑,拔剑出门,“好一群不顾大义的小人!”

吕伯奢的小孙子正在瞪目瞅他,却忽地一剑两开,一股红流喷在曹操的胸部。曹操没有任何反应,仍是一剑一人地杀向后院。提剑的曹操,见后院内吕伯奢的四个儿子正在捆猪,心中猛地一顿,继而挥剑砍去。又是四剑之后,曹操觉得自己的身体突然软了下来,遂拄剑在地,闭目不语。良久,忽拔剑挺直,对天长笑,“宁负天下人,不让一人负我!”笑毕,一剑砍断马缰,手抓马鬃,跃身而上。

手提酒葫芦,疾步而来的吕伯奢,听到重重的马蹄声,猛一抬头,见是曹操,心中突的一凉。此时,高坐在马上的曹操已到了眼前。仰头见曹操一身血红,吕伯奢全然明白,“你!”

曹操坐在马上,长叹一声,“我!”

“把剑给我!”吕伯奢抬手把酒葫芦扔给了曹操。同时,也接到了曹操扔过来的长剑。

“国可无我吕伯奢一家,不可无你!念你一心报国,为不辱你日后尊名,我去也!”话毕,剑抬头落,身体直立不倒。

吕伯奢的这一幕,永远刻在了曹操的心中,几十年不但没有淡去,却越来越清晰与生动。

    曹操离乡的前一天,十八间青砖高廊的吕公祠矗于吕庄。

    曹丕代曹操祭奠后,回见父亲曹操,仍是不解:“父王,缘何要让一件鬼神无知的事,来污我曹氏万代名声!”

曹操长吁,“不负人者易,不负己则难!”言毕,良久无语,两行清泪顺颊而下。

这一年,曹操六十五岁,第二年春正月便离开了人世。


 曹丕

曹丕出生的那一天,十三只大雁盘旋鸣叫于谯东精舍上空。隆冬时节有此吉兆,曹操甚喜。

生于军旅之间的曹丕,自幼娴习弓马,诸子百家也多有阅览。曹操因此把他与其弟曹植看作是最有出息的儿子。

这年春天,回药都祭祖的曹操就是带着曹丕和曹植而来的。药都的春天别有风致,清绿的涡水象温柔的处子静静地躺在河床上,风儿吹起,她才和着两岸泡桐树上紫白相间的喇叭花香、四处怒放的芍药花香,涓涓流淌。在药都城南郊的祖茔祭扫之后,便策马向北,沿涡河游观。曹操诗性大发,令曹丕和曹植每人写一首临涡之赋。

一会儿,曹丕来到曹植面前,索看其赋。只扫一眼,便惊讶道:“怎么不谋而同!”曹植大惊。曹丕便说,“我拿给你看。”不一会儿,便从侍从手中拿来。曹植一见,“荫高树兮临曲涡,微风起兮水增波;鱼颉颃兮鸟逶迤,雌雄鸣兮声相和;萍藻生兮散荆柯,春水繁兮发丹华——”,墨迹犹湿,豁然而言,“既是一样,我的就不呈父亲了。”于是,曹丕扬鞭打马,追到向东而去的曹操。曹操一看,眉飞色舞,“果不辱曹氏门第!”


其实,曹丕也是绝顶聪明的。建安七年,曹操与袁绍相持官渡之后,曹操驻军家乡药都城募兵储势。但此时的曹氏,可谓兵少将寡,难以威慑袁绍。曹丕便对其父曹操说,“实则虚,虚则实。可令城中驻军以城中心为起点,从城下把东西南北四门挖通。”曹操开始不解。但他相信曹丕,就令其督挖。延时一年又三月,纵横交错相通,隐攻息屯自如的隐兵道挖就。曹丕就把数量不多的士兵,从暗道悄悄地送出城外,再从城外进入隐兵道开进城内,反复如是,迷惑世人,出奇而胜。自此,曹操神兵百万之说遍传天下,所遇敌手无不未战先怯。

曹丕一生,对故乡药都甚是留连。多次借出兵回朝之际而停。曾从药都出水师东征孙权,在乡之间于他的故宅前大飨门军及药都父老。现仍有“大飨元碑”为证。

黄初六年五月曹丕再次回药都,从涡河乘船东征,八月返师又经药都。此时的曹丕虽为皇帝,但依然诗不离口。这年深秋,他独自夜访药都乡闾。见一妇女独对孤月,自守空房,思念从军在外的丈夫。曹丕接住农妇递来的蒲团,坐了下来。听着听着,不觉泪下湿衣。与农妇分别后的曹丕,行走在月光斑驳的乡路上,口吟《燕歌行》:明月皎皎照我床,星汉西流夜未央;牵牛织女遥相望……到了住处,仍吟咏不止。这一年,从秋到冬,他每每生出农女们思夫怀人的感伤,有时竟深夜独自流泪以至天亮。

第二年正月,他决定离药都去许昌,脱去一秋一冬的伤感。然而,启程的前一天,忽报许昌城南门无故自崩。曹丕便长叹一声,“天下征伐苦矣,以至农女城门!”

当年五月,史书便记下了,“黄初七年五月,文帝驾崩,简葬于首阳陵。”

 

曹冲

 

七岁的曹冲依然如故,虽面色微红,但还是常染伤寒,身子就总是单薄轻飘。

这一日,曹冲用刀子一下一下地把衣服刺破,被刺的上衣象老鼠咬啃过的一样。之后,他单薄的身子随风一动一动地飘到父亲曹操的帐内。曹操已有几天没见过自己这个最心爱的儿子了,虽说自己不怎么喜欢环夫人,可对曹冲却别有一番疼爱,就放下手中的书卷,起身问道,“仓舒儿,为何愁眉苦脸?快把不顺心的事告诉为父!”

曹冲忙走上前去,“父亲,我在家乡药都时曾听说过,老鼠咬衣服,主人大不吉。昨晚我的褂子被老鼠咬了,是不是不吉利的事就要来了?

一向不信鬼神的曹操,用手抚着曹冲的头发,哈哈大笑,“此乃民间无稽之谈,我儿不要相信。”说罢,即命人拿围棋来。与儿子曹冲下棋是曹操最近一年多来的快事,因为他也开始输给曹冲了。

棋到中局,曹操正为一子而躇踌,老库官张张慌慌跑来。刚到门外,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战战惊惊地对曹操说,“大王,小人罪该万死,一时马虎,你的马鞍被老鼠咬了!”曹操脸色一寒,正要发作,却见儿子曹冲正望着他,微作一停,突然笑了,“公子的衣服穿在身上都被老鼠咬了,何况马鞍挂在柱子上呢!下次小心便是了。”老库官连叩三头,弓腰退着出了屋门。这在平时,可是要处以死罪的呀。

老库官退出后,曹操起身对曹冲说,“今儿,为父认输。”站立着的曹操,双目盯着曹冲,一动不动,偌大的军帐内立刻凝固了。一刻千年,曹操突然转身快步到了书案前,挥笔疾书。当曹操把“聪慧仁爱”四字递给曹冲时,他的眼、眉、口、发以及全身都是笑着的。这一刻,曹操一定是想到了曹冲称象的事儿,也一定动了将来立曹冲为太子的念头。

随着日月的增长,曹冲的身体显得越来越弱了。这年秋天,十三岁的曹冲又一次染了伤寒,这一年他几乎就没有好过几天。病重的曹冲面色更红,呼气更轻,身子象是被药水腌过的一样,散发出的竟是酽酽的草药味儿。曹操焦急不安,悔不该杀了华佗,此病要是华佗还在,冲儿定不会受此折磨。这些天,一见曹冲,曹操就会突然想起另一个儿子曹丕,想起那次华佗提出为他开颅治病时,曹丕要他杀华佗的情形。

曹冲终于还是走了,平平静静地握着曹操的手,两眼微笑着走的。曹操竟也一病不起,一直到第二年春天,才略有恢复。这时,来他身边最多的儿子就是曹丕了。

这一日,曹操与曹丕下起了棋。几乎是半天时间,曹操才赢了曹丕。曹丕就要离开军帐时,曹操忽然长叹,“冲儿的死,是我的不幸,却是你的大幸啊!”

此话一出,曹丕扑通跪在了地上。


 曹植

 

曹植是曹操的四儿子,天资聪颖,十岁便能诵读诗论及辞赋数十万言,尤好乐府,俳优小说亦能过目熟记。谢灵运曾称“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独得八斗”,此为后话。但,即使到了二十岁,其父曹操仍怀疑这个儿子“话出即论、笔出则文”这般才学的真伪。

建安十七年,铜雀台新成,曹操携曹丕、曹植登台,要其以登台为赋。曹操此话刚毕,曹植张口即出:建高殿之嵯峨兮,浮双阙乎太清;立冲天之华观兮,连飞阁乎西城;扬仁化于内兮,尽肃恭于上京——曹操大为惊奇,遂向东大笑,“建安文事兴矣!”

曹植雅性节俭,为人随和,出行一无仪仗随从二无华服新车。这一点与曹操契合,于是,就倍受宠爱。曹操东征孙权,使曹植留守邺城,临行前召曹植到帐内说,“我作顿丘令时也是二十三岁,回想当年的作为,今无可悔恨;现你也正二十三岁,更要努力,唯此,日后方能定大事矣!”

自古以来文人都有文人的毛病,任性而行、饮酒不节。建安二十二年,曹植乘曹操出行,与其弟曹彪饮酒大醉。酒后曹植要与曹彪出宫猎狩,命公车令开司马门。公车令下跪祈求:公子,司马门乃宫门,不能擅开呀!门外驰道乃皇帝的车马御道,请改行它门!曹植酒意正浓,拔剑大吼:吾剑认不得宫门俗门的!


于是,闯开司马门,乘车行驰道中,直至金门。曹操回还,大怒,立杀主管宫门的公车令及兵卒三十六人。之后,令人把曹植传来。曹操望了一眼跪着的曹植,转身出门,在帐外踱了一个时辰,回到帐内,威声问道:汝饱读史书,不知宫禁吗?曹植低声回道,父王,曹氏没有走宫门的时候吗?我只是先走了一步而矣!你,你愧对为父,难成大事矣!我,我?曹植一脸不解。你先走一步,吾曹氏就要晚走十年啊!说罢,曹操拂袖而去。

建安二十四年,关羽围曹仁于樊,汉水暴涨,于樊七军大败。曹操命曹植为南中郎将,行征虏将军,往救曹仁。临行时,曹操派人去召曹植,要有所训诫。可曹植正与其兄曹丕饮酒大醉,终未受命。曹操只好悔而罢之。

曹操病死,曹丕受禅。从此,曹植再没有了吟风弄月、斗鸡走马、饮宴猎射的好日子。有的是,一次次地被削官爵与复爵远迁。建安四年五月,曹植受曹丕之命,与各路藩王会聚京都。就是在这次曹氏弟兄的相会上,曹彰死于非命。七月,曹植本想与其弟曹彪同路东归,监国使者不许,曹植愤而作《赠白马王彪》诗七首。生离死别之悲溢于言表,心灰意冷之意生于骨髓。

曹植毕竟是曹植,本性难移。曹丕之子曹叡即位后,疏骨肉而任异姓,以至外无蕃国之援,内无宗亲之辅。于是,竟痛哭流涕,手捧《陈审举表》向曹叡长跪进言:权之所在,虽疏必重;势之所去,虽亲必轻。盖取齐者田族,分晋者赵魏,非吕宗姬姓也——曹叡听后,甚为恼怒,令左右掌嘴一百,拖出门外。

回到府中的曹植,第一件事,就是把书房中的诗文一篇篇的扔进火盆。边焚边笑,“志困于丕之父子,文亦成于丕之父子;志不能遂,辞采华茂又何用!”夫人来阻其焚烧时,诗篇仅剩一二。

    当天夜里,四十一岁的曹植便笑而西归了。


曹 彰

 

黄初四年的这个春天,都城洛阳的牡丹,比往年开得都艳而芬芳。

这些日子,曹丕心情也出奇地好了,即位四年,总算风平无浪。慢慢地生出,让各路藩王到京都洛阳来聚会一次的念头。有了这个想法后,曹丕就觉得真有点儿对不起众兄弟。自即位以后,为防内患,按华歆之奏,将彰、植、熊、彪各兄弟封王四散,不得擅自回京,想来已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了。

于是,快马四报:五月初五,令各路藩王会聚京都,以叙别情。

然而,就是在这天夜里,曹丕却再也不能入睡。父王曹操辞世的一幕幕又在眼前。

曹丕清楚地记得,父王曹操病重之时,突然要让他的另一个儿子、自己的亲兄弟鄢陵侯曹彰,火速进京。可等曹彰带十万大军从长安赶到京都时,曹操早死,曹丕也正与下属杯盏相交。曹彰只身见到哥哥曹丕时,第一句问的就是,“先王已去,玺绶安在?”諫议大夫贾逵挺身正言,“家有长子,国有储君,玺绶之事,非君侯之所宜问也!”曹彰无言。曹丕见曹彰无语,便笑而出声,“胞弟带兵来此,欲奔丧也,欲争位耶?”曹彰手捻黄须,百下之后方才笑道,“吾要将本部兵马交与长兄。”话毕,泪却已夺眶而出。曹丕只是一怔,就猛地向前扑来,抱住曹彰,失声大哭起来。

其实,曹丕深知这个长着一脸密密的黄胡须的弟弟,是父亲生前非常喜欢的。这不仅因为他深通武艺、勇猛强悍、性情刚硬,更重要的是他战功赫赫,国人称道。曹丕本想重用这个弟弟,可有一件事永远地改变了他。据说,曹彰曾对其弟曹植说过“父王临终特地令我来京,为的是立你啊”。虽然是据说,但曹丕心里却长了一块心病,怎么也不能去掉。

但让藩王都来,怎好仅不让任城王曹彰来呢?曹丕很是费神。皇帝更有皇帝的难处啊。

众藩王如期而至,这一天正是五月初五,但姹紫嫣红的各色牡丹却早已谢了。

曹彰进京,曹丕格外地重视,把他安排与母亲卞后同住一宫。第三天,曹丕就亲来曹彰住处,与其下棋。

这一天,紫藤架下,绿树流荫,蝉鸣鸟啼。曹丕与曹彰一边下棋,一边你一个我一个地吃着盘中的红枣。曹彰棋力不错,几乎快要赢曹丕时,却突然向前倒了下来。在殿中的母亲卞后,听到响声,急令宫女端水抢救,谁知平日满满的水缸今日却滴水全无。卞后望着起身而去的曹丕,向院内的井边跑去,可水筲竟也没了踪影。

卞后抱住曹彰时,曹丕正大声长叹,“既生丕,何生彰?”言毕,转身而去。

此时,曹彰的鼻翼仍一翕一合地动着。


   本作品选自短篇小说集《药都往事》,先后被中国文联出版社与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并刊载于《中国作家》2010年第3期。

     本文内容来自原创,想知前面发生了何事请点击标题下蓝色字体,选择查看“历史消息”,欲知后来之事请明天继续关注!公众号原创功能已开通,欢迎大家留言!

长按二维码关注“老杨书棚子”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