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童年

家在黄岛2018-05-15 17:35:22


别样童年
文宋荣芳

儿子生日是十一月份,这几天整天磨叽要提前两个月过,究其原因是想提前买到自己梦寐以求的玩具—铠甲勇士套装!在我的反对声中,儿子抽时间就抱着iPad在淘宝网页浏览,问他干什么,说看玩具,让人哭笑不得!从刚开始的喜欢一百块钱左右的,到现在看中坚决想买的三百多元的玩具。孩子对钱没有概念,还经常说我们小气,不就三百块钱吗!当然我不想让其养成这样的坏习惯,所以玩具的问题还在母子之间拉着长锯战,估计到十一月份就能出结果。

孩子难得喜欢的一件自己钟爱的玩具这无可厚非,但从孩子无休无止的索求中让我开始思考现在孩子的童年和我的童年……

先说玩具,我们小时候的玩具都是自己亲自动手制作的。泥巴是小时候玩的最多的,找好土和水,用木板搅匀,不干不硬的泥巴和好了,用泥巴捏搓小动物是我们的最爱。记得刚上一年级时,就连老师的作业也是回家用泥巴做拼音字母,放在窗边晾晒干了再拿到学校,技术不过关,一些字母在收起的时候,难免出现缺胳膊少腿的,没办法再重新和泥重新再做,这样一遍遍往返乐此不疲!一块泥巴,几颗石子,一根木棒,一个沙包记录了童年的全部。

再说现在的孩子一日三餐。整天大鱼大肉谈不上但生活调理的也算丰盛,依然还是满足不了他们的需求,隔三差五要去下趟饭店,吃顿洋快餐才过瘾。我是一个不喜欢在外面吃饭的人,喜欢自己动手变换花样做出饭菜,看着一家人团团围住,有家温馨的感觉和氛围,饭菜有妈妈的味道,多好!但孩子还是容易吃腻,总想换换口味,还总是不满足。

回想我们小时候,那时落后,温饱问题刚解决,对饭店一词压根就没有概念,童年的主食就是地瓜再者煎饼,早上母亲早早起床把地瓜洗好倒到锅里,开始拉着风箱煮,那风箱有节奏的呱嗒声,是我童年最好的音乐节奏启蒙。地瓜熟了,母亲总是把锅里最软的挑出来给我,因为这样的地瓜最甜。在外边饿了回家就打开锅盖拿出几个地瓜,吃完撒腿跑出去再接着玩。没有哪个孩子向大人提要求或者嫌弃饭不好吃,只记得童年的嘴巴里都是甜甜的味道!

生活似乎稍好一些了,能吃张煎饼比起天天吃地瓜就是一件幸福的事,那时的孩子特容易满足,刚刚烙好的一张煎饼,母亲轻轻铺开,用小勺在里面抹上一层薄薄的花生油,然后再用手捏住一小撮盐粒,均匀的撒在煎饼里,轻轻卷起,一个世界上最美味的煎饼卷递到了就要流口水孩子的手中,轻轻咬一口,那叫一个香,那种味道而今只能凭着记忆去寻找了。现在每每回想起来,那个平常不过的煎饼果子,不亚于现在孩子吃披萨的感觉,吃着煎饼卷在胡同里和伙伴转悠着玩,感觉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如今到了喜欢回忆的年龄,我经常为自己小时候生长在农村感到自豪,现在孩子生活在钢筋混凝土浇筑的楼房里,童年少了孩子本该有的野性,热了有空调,冷了有暖气,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对孩子来说没有了概念。现在的孩子童年我理解成可悲的,像小动物一样父母们过份的保护圈养在房子里,扼杀了孩子的好奇之心,阻断了孩子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楼上楼下不交流乃至相互防备,现在独生子女多,孩子除去在校很少有玩伴,所以电子时代的孩子生活的很悲哀,一大堆高档玩具陪伴还是感觉到无聊,他们的童年用无忧无虑形容有点言过其词,看似丰富多彩实则单调孤独!
 
我跟孩子经常形容我的童年那叫一个丰富多彩,每天上演的不亚于现在的美国大片。因为相比现在孩子来说,我们小时候是属纯野生的一代,父母忙着田间劳作,把我们随便一扔就不管了,那时的孩子大多数时间都在村子和田野里疯,只在吃饭的时候听见母亲的叫唤声才跑回家。

记得有一次我给儿女讲我小时候的故事,孩子们听的津津有味,妈妈口中冒出的话语对他们来说仿佛天方夜谭!小时候,喜欢成群结队,那时候穷,但孩子多,每家都有三两个,所以从不觉得什么是孤单,小河边的沙滩上撒满了我们足迹,河里冲个澡趁着身上湿漉漉的赶紧一起跑到到岸上在沙地里打个滚,每人身上都裹着厚厚的一层沙衣,相互取笑一番接着扑通跳到河里,瞬间沙衣不见了,再跑上岸继续,乐此不疲,那开心的欢笑声在杨树林里久久回荡。累了游到水里在水底睁大眼睛摸石子,摸出来比一比谁找的石子漂亮,在水里的时间长了,疯够了回家时每个伙伴的眼睛都是红红的,玩的自己都觉得累才想到回家,曾没见到过哪个家长来河边找,那时候的家长怎么对我们那么不负责任,也不怕溺水啥的。
没有零食,爬树摘榆钱吃,田野里挖茅草根,折秋后地里的玉米拮,快要成熟的麦穗……纯天然无污染!所以我们不像现在孩子今天缺钙明天缺锌,体弱多病,那时感冒好像都是个稀罕事,即便流鼻涕咳嗽,捱几天过去也就没事了,那时没有吊瓶点滴,生病都是扛着好起来的。

记得一次刚下过大雨,浑浊的河水汹涌而下,我们又去河边洗澡,大人只顾忙不太关心我们的行踪,河水很深都要没过头顶,我们多了一份小心更感觉多了一份刺激,在河里尽情的玩。记得有一次玩着玩着发现少了一个小伙伴,于是大声吆喝,叫了很长时间看见下游有个衣服在飘动,小伙伴在水里扑通着,我们离得太远束手无策,过了一会儿只看见她抓住了一棵让河水冲倒的大树的树枝,爬了出来,上岸后大家轮流拍她的后背,她痛苦的吐了几口水,然后就没事了。我们就约定谁也不准告诉家人今天发生的事,怕以后父母给河边玩的机会变少。每当讲到这里孩子们都一脸愕然,他们不相信这是真的,这群野孩子的确在风雨里成长,个个都是野小子。
 
村里偶尔来一场露天电影那就是一顿视觉大餐,全村老老少少早早吃完饭赶集似的陆续赶来找好位置,享受那个年代最奢侈的精神大餐,现在回想电影情节也不咋地,但全村老少爷们围坐一起,场面堪称震撼!露天电影是我们那个年代心底最美好的记忆,我们喜欢那种氛围!现在孩子看电影已经当作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所以他们永远体会不到一片黑压压的人群围着一块幕布那乐开花的心情。
小时候的我们怎么就那么胆大,晚上玩捉迷藏,因为那时没有表,都玩到月亮走远,而且还专找地瓜窖,玉米柴火堆,墙头的树上藏起来,让伙伴找不到。记得有一次终于找了一个好地方,玉米秸子里,是又舒服又安全。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时发现不知何时小伙伴们都早已散去,皎洁的月光泼洒在一个落寞孤单的小孩身上,没有抱怨,轻轻推门回家和衣而睡。嘿嘿,那时的自己傻的真是可爱!

清楚记得有次晚上玩的太嗨,夜也很深了,有个小伙伴回家推门却怎么也推不开,叫父母也没回声,于是把她领我家住了一宿,第二天在我家吃完饭就回家了。一晚没见,人家父母也没有东找西找。我在想是姐弟多了,少了一个,父母没有发觉,还是父母明知没回也不过分担心呢?一个小孩子一晚没回家,父母照样睡觉,今天看来是不可思议吧!究其原因主要还是那时的民风纯正吧,一个村庄就像一个大家庭,你的孩子端着小碗去我家吃饭,我的孩子去你家睡觉再普通不过,何来担心。
时代变了,现在没有父母的陪同哪个家长敢让孩子自己出去,报纸新闻丢孩子的,走失的,在周围充斥着,作为家长加倍小心,从而孩子也变的唯唯诺诺,特别胆小,毕竟社会环境不再那么纯正,唯利是图的人多了,也替孩子感到可怜!

我们的童年虽然没有父母过多的呵护,但个个像顽强的小树苗,健康茁壮的成长。也许童年是不能拿出对比的,现在孩子拥有的是我们小时候所缺失的,我们童年拥有的现在的孩子也许永远找不到了。

作者简介:宋荣芳,家在黄岛长江路。热爱生活,闲暇之余喜欢静静聆听心灵感悟并付诸于文字,只有真实的生活才能打动读者,只有真性情的人才能感悟生活的真善美。

 
投稿:[email protected]
编辑:jing1qiu(静秋)
校稿:Z1535654123(杨柳依依)
注:文中插图来自网络
长按二维码关注家在黄岛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