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波黑

环球相互贸易平台大连运营中心2018-04-15 16:52:37
一、波黑概况
波黑,全称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位于东南欧巴尔干半岛西部,面积5.12万平方公里,人口460多万,国内居民主要信奉伊斯兰教、东正教和天主教,官方语言为波斯尼亚语、塞尔维亚语和克罗地亚语。波黑境内拥有丰富的矿产、水资源和森林资源等,煤藏储量巨大,除此以外还蕴藏有铁、铝等金属矿藏,该国木材加工业发达,木制品是主要出口商品之一。
二、国内政治环境和对外关系
1、政治环境概况
冷战结束后的1992年5月,波黑脱离前南斯拉夫成为独立的主权国家,但国家独立后旋即爆发了内战。最终,在美国和欧盟的调停下,内战相关的前南斯拉夫联盟、克罗地亚和波黑三国领导人于1995年11月21日在美国俄亥俄州签订了《代顿和平协议》,结束了波黑国家长达三年半的内战,协议规定由国际社会负责维持其来之不易的和平局面,至今欧盟和北约的维和部队仍驻扎在波黑境内,以保证该国的和平局面能延续。
内战结束以后,波黑逐步确立了国家政体结构和相关政治制度,其国家结构呈现出“一个国家,两个实体,三个民族”的特点,两个政治实体是由穆斯林族和克罗地亚族组成的穆-克联邦,和由塞尔维亚族组成的塞族共和国;三个民族是指穆斯林、克罗地亚族和塞尔维亚族。穆克联邦和塞族共和国两个加盟共和国内部,拥有各自的政府、议会、军队和警察。而在联邦一级,设立波黑国家最高领导机构“波黑主席团”,主席团由三大主体民族各选一人组成,轮流坐庄,下设部长会议(国家政府)和议会。主席团成员由人民直选,主席团提名部长会议主席,由议会通过。波黑议会实行两院制(代表院和民族院),拥有立法权,议员三分之二来自穆克联邦,三分之一来自塞族共和国。另根据波黑宪法,波黑设宪法法院,是裁决两实体之间以及两实体内部各机构间纠纷的唯一法律授权机构。2003年12月,波黑通过《国防法》,设立了统一的国防部。
波黑的国家和实体机构中实行严格的民族平等原则。在国家主席团、民族院、部长会议、宪法法院、中央选举委员会等国家机构中,三族均拥有相同的名额,若有违反,各族可以按照宪法赋予的权力以“侵犯重大民族利益”为由提出异议。国家的职能微弱,仅掌握外交、国防、货币等方面的权力,其他主要权力分属两个实体,因此从这个方面来看,波黑尚不是一个绝对意义上的独立主权国家。
2、外交关系概况
代顿协议签署后,联合国、世界银行、欧安会、北约和欧盟和美国组成波黑和平理事会及其执委会,向波黑派驻国际社会高级代表,其职能包括统筹和协调驻波黑国际组织,监督落实代顿协议,推进经济改革,帮助波黑融入欧洲一体化进程等。相应地,波黑对外政策也重点发展与美国、欧盟关系,将加入欧盟和北约作为其外交的中心任务,同时也致力于睦邻修边,加强区域合作。波黑于2006年加入“北约和平伙伴关系计划”,2008年4月,在北约布加勒斯特峰会期间,波黑获得欧盟对话国地位。6月,同欧盟签署了《稳定与联系协议》。
而在中波关系方面,两国人民之间的关系可追溯到古代丝绸之路时期,丝绸之路不仅开启了两国之间的贸易往来,也为两国社会和文化纽带的建立铺平了道路。而在现代,1992年5月当波黑加入联合国时,中国作为当时的共同提案国给予了支持,也等于事实上承认了波黑。同年6月和1995年3月西拉伊季奇分别以波黑外长和总理身份两次非正式访华。1995年4月3日,中国和波黑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并签署建交联合公报,两国政府同意,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发展两国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在对等的基础上,根据国际惯例,互相为对方在其外交代表履行职务方面提供一切必要的协助。波黑战后重建期间,中国向波黑提供了棉花,面纱,拖拉机以及医疗,教学设备等无偿援助。2010年5月,波黑部长会议主席什皮里奇对中国进行工作访问。2013年11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会见了波黑总理贝万达。2014年李克强总理出访中东欧,并参加第三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议,与包括波黑在内的16个中东欧国家发表《中国-中东欧合作贝尔格莱德纲要》,就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合作达成重要共识并制定了行动纲领。
三、主要经贸关系及投资环境
1、主要经贸关系
波黑经济对外依赖度较高,其主要投资来源国以及贸易往来国家多为周边地区与欧盟国家,外商投资主要集中于制造业,银行业,通信业及商业。波黑对外贸易总量不大,但从贸易走势看,进出口逐年增长,主要特点是贸易逆差居高不下。出口商品主要是再生资源、电力及文化娱乐类产品。主要进口商品类别是专业技术,矿产品与石油,通讯产品,农产品以及工业制成品。波黑享有欧盟给予的优惠贸易安排;除欧盟外,土耳其、伊朗、澳大利亚、日本、新西兰、俄罗斯和美国等国也给予波黑进口优惠税率。根据波黑外经贸部发布的数据,波黑2014年对外贸易额约为140亿美元,同比增加5.66%,其中欧盟仍然是波黑的首位贸易伙伴,占63.55%,中东欧自贸区国家占12.95%,其它市场占23.51%。波黑的主要出口国包括德国、意大利、克罗地亚、奥地利、斯洛文尼亚、黑山、土耳其,匈牙利和瑞士,占出口总额的75.97%;主要进口国包括德国、克罗地亚、意大利、塞尔维亚、中国、俄罗斯、斯洛文尼亚、土耳其、奥地利和美国,占其进口总额的74.13%。
2014年根据目的地和来源地国家计算的波黑进出口额
单位:千美元
数据来源:波黑统计局
2、投资环境分析
在经历经济停滞不前、失业率高居欧洲榜首、贫困人口持续不断增加的内战之后,波黑政府为挽救经济于2010年发表了《波黑发展战略》,这是一项为期十年的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战略规划。其目标包括:保持宏观经济稳定,财政预算保障;大力吸引外资,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增加生产性投资,扩大出口,解决就业困境;积极发展旅游业,同外国建立旅游合作;节约行政开支,紧缩银根;修订行业法规,与欧盟保持一致。在这项战略的指导下,波黑经济开始走向复苏,其投资优势也逐渐凸显。首先,波黑地理位置优越,是从陆路进入欧盟的门户,且波黑已经与欧盟正式签署了《稳定与联系协议》,这意味着波黑生产的任何商品都可以在欧盟地区销售,而不受配额、关税等条款的限制,因此,波黑可以作为中国企业进入利润丰厚的欧盟市场以及中欧市场的战略门户;其次,波黑拥有一批高素质劳动力队伍,且价格较低;第三,波黑拥有与欧元挂钩且较为稳定的金融体系;第四,外国投资者享有与本国公民同样的权利,因此投资更为便利,收益更高。最后,波黑政府重视引进外资,以改善其落后的基础设施建设,为外商投资波黑承包工程提供了商机。
中波贸易规模虽然目前尚小,但互补性强,增幅可观。中国在波黑的投资合作处于起步阶段,但发展潜力巨大。2000年,波黑与中国签订经济贸易和技术合作协定,2001年6月两国签署《中国与波黑关于促进和保护投资协定》。2003年双边进出口贸易额为635万美元,十年后的2013年却大幅跃升至1.12亿美元。中国主要向波黑出口计算机与通讯技术;轻功、箱包、纺织品和服装;五金建材,机械设备以及少量化工产品;而波黑主要向中国出口木材;皮革,皮毛及其制品;纺织品以及家具及其制品。2013年5月,中国东方电气公司承包建设的波黑斯坦纳里火电站,在合作建设基础设施方面实现零的突破。
2008—2013年中波贸易统计
(单位:万美元)
资料来源:中国海关
随着中国与波黑双边合作不断深化,两国在以下领域合作的可能下潜力较大。首先,两国可加强在能源产业的合作。电力出口是波黑重要的出口行业之一,传统悠久,开发潜力大,投资前景广阔。中国企业可以投资此项目,包括修复改造电厂,以及新建,扩建电厂;其次,两国可加强在基础设施产业领域的合作,当前,波黑在港口、铁路、公路、电站、通信等基础设施方面具有较大的发展需求,而中国企业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有较强实力和丰富经验,二者互补性强,因此,中国与波黑开展“一带一路”建设合作前景广阔;第三,双方在旅游产业合作前景也较为乐观。旅游产业是波黑经济发展的重要产业,波黑政府大力吸引外资,重视与中国的旅游合作,欲实现双边旅游往来常态化,欢迎中国投资旅游设施项目;第四,波黑在发展蔬菜种植、大田作物、家畜饲养、水产养殖等方面具备一定的优势,中国可以在这些方面加强与波黑的合作;同时,因为波黑是食品进口国,因此中国在加大食品加工业投资方面具有较大潜力。
四、投资政治风险分析
第一,波黑体制复杂,国家权力有限,中央政府制定的具体政策措施难以落实,给投资带来不便。穆-克联邦和塞族共和国两个实体独立性较强,掌握着各实体内的政治、经济等各项实权,致使波黑国家机构运转效率低下。政治实体与民族之间均以各自的利益为重,因此易在投资利益分配问题上产生分歧与争执,影响外国投资效益。
第二,民族矛盾与社会问题突出,难以营造良好的国家发展环境。穆、克、塞三族民族属性不同,宗教信仰各异,在冷战后就因独立问题而发生战争。不仅如此,穆-克联邦中的穆斯林和克罗地亚族也充满矛盾各自为政,相互制约,将本民族利益置于首位,无视人民整体利益,因此各项改革措施受阻,人民饱受贫困,诉求难以得到回应,加之腐败现象长期存在,导致民生问题堆积,百姓的不满不断积蓄,2004年穆-克联邦内部多个地区曾发生大规模抗议活动。不稳定的社会环境和潜在的民族冲突无疑增加了投资的风险。
第三,由于波黑内战在欧美等国调停下结束,这也意味着美国与欧盟对波黑的内政至今进行着某种程度的监督和指导,导致波黑政策难以实现独立自主。美欧作为波黑独立的幕后推手,通过《代顿协议》结束波黑内战,同时也将其置于国际社会监管之下,通过设置高级代表继续控制波黑内政。欧盟和美国需要保证自身对波黑的经济控制能力,而波黑目前的国家体制仍然脆弱,需要依靠国际社会的力量压制主张分裂的民族主义力量,协调三族利益,维护国家统一。因此可以认为,波黑的生存取决于美欧大国的决心,波黑的对外交往也正置于欧美的监控之下。因此,中国深化与波黑的经贸联系难以避免与欧美的竞争,合作的广度和持久度仍待后续评估。
文章来源观点中国



Copyright © 广西有色金属价格联盟@2017